约翰·丘吉尔:一个投机主义者的自我修养

引言:

2016年英国脱欧(Brexit)被看作英国投机主义传统的又一次复苏,所谓“有福同享,有难你当”。

投机主义也算是英国几百年来的光荣传统了,这一传统正是从“光荣革命”开始的,要说“光荣革命”中最大的投机家,则非约翰·丘吉尔莫属。

正文:

老丘吉尔(约翰·丘吉尔,第一代马尔博罗公爵,John Churchill, 1st Duke of Marlborough,1650年5月26日-1722年6月16日))是十八世纪初英国最有权势和最有钱的男人。在英国军事史上,老丘吉尔与霍雷肖·纳尔逊(Horatio Nelson,1st Viscount Nelson,1805年特拉法尔加战役的英国皇家海军指挥官)及威灵顿公爵阿瑟·韦尔斯利(Arthur Wellesley, 1st Duke of Wellington,1815年滑铁卢战役的英军指挥官)鼎足齐名,被看作是伟大的英国民族英雄。

英国民族英雄的含义,就是用生命与法国死磕的男人。在这三大猛男中,老丘吉尔当仁不让排在首位,几乎可以说,他用一己之力,终结了法国路易十四称霸的野心。辉格党史家屈勒味林(Trevelyan George Macaulay,又译作:崔伟林)给予老丘吉尔至高的评价,把他的军事天才与外交天份,比作是威灵顿与外交大臣卡苏里的综合体。

路易十四的克星——约翰·丘吉尔

拿破仑的海上克星——纳尔逊

拿破仑最终克星——威灵顿公爵

丘吉尔家族有史可考的起源,是从老丘吉尔的祖父(也叫约翰·丘吉尔)那一辈开始,他的祖父和父亲都是铁杆保王派,因为父亲温斯顿·丘吉尔(与他的后代那个著名的英国首相重名)在内战中为国王查理一世作战,保王党失败后,丘吉尔家族也就跟着“成王败寇”,失去了赖以维生的地产,因此家道败落。老丘吉尔在贫穷的环境中长大,养成了爱财如命的秉性、对金钱与名利的贪婪欲望以及不择手段力争上游的野心。他的吝啬相当有名,据说他成为公爵以及英军统帅之后,总是去部下将领那里用晚餐和社交,但是从来也不回请别人,这是从小蹭饭留下的后遗症。

查理二世复辟之后,凭借着父亲温斯顿·丘吉尔与王室的密切关系,老丘吉尔的姐姐阿拉贝拉在约克公爵夫人身边找了个差事,借机勾搭上约克公爵成为其情妇,生了私生子菲茨·詹姆斯(这个私生子在历史上很有名,后来成为法国元帅,指挥法军在1734年波兰王位继承战争赢得胜利,而自己战死沙场)。依靠姐姐与约克公爵的裙带关系,老丘吉尔由此获得“姐夫”约克公爵的提携,在1667年当上查理二世身边的王家卫士。

王家卫士在普通人心中已经是难得的美差,但是在老丘吉尔看来是远远不够的。为了获得进一步晋升的机会,二十岁不到的老丘吉尔四处进行钻营活动,不惜施展“美男计”,利用自己英俊的外表和年轻的身体,取悦有权有势的宫廷贵妇,甚至搭上了查理二世当时的头号情妇——帕尔马女公爵芭芭拉。芭芭拉在1672年生下的女儿芭芭拉·菲兹萝,公认是约翰·丘吉尔的私生女,丘吉尔这个小白脸也从芭芭拉身上,取得一共五千英镑的巨额“包养费”。这笔钱是个什么概念呢?1675年查理二世下令兴建英国皇家天文台(即现在的格林尼治天文台),预算是500英镑。也就是说,老丘吉尔从一个贵妇的床上,就挣到了修十座天文台的钱!而在天文台里苦哈哈看星星搞科研的,正是牛顿那个老处男(牛顿由于性格羞涩,不懂如何与女生搭讪,终身未婚)。

查理二世与老丘吉尔的共用情妇芭芭拉

要说老丘吉尔也是胆大包天,居然敢给国王戴绿帽,这要换成别的国王(比如亨利八世),早就被咔嚓了。但查理二世偏偏是个与众不同的国王,他热衷于偷情,还有NTR情结(NTR来自日语“寝取られ”(Ne To Ra Re),指的是“自己喜欢的异性与他人发生性关系、自己却感到兴奋”的嗜好)。在得知老丘吉尔上了自己情妇的床,查理二世反而更加赏识这个“同道中人”。

在英国,有个流传很广的老丘吉尔的风流韵事:查理二世有次跑去芭芭拉的住处幽会时,正与芭芭拉偷情的老丘吉尔听见外面的动静,立刻光着身子从床上跳起来躲进衣柜中,但很快被偷情经验老道的查理发现了蛛丝马迹(估计他也没少躲别人家的衣柜)。当丘吉尔跪在国王的脚边祈求原谅时,查理宽大地对他说:“你是个无赖,但我原谅你,因为你这样做的原因是为了讨生活。”

查理二世与老丘吉尔的感情跟这个差不多……

在王政复辟时代道德败坏、好色亵教的风气下,老丘吉尔与国王共用情妇,姐姐成为王位继承者詹姆斯的情妇,凭借双重裙带关系以及自己英俊的外表,他获得王室和上流社会的青睐,也不可避免地引来不少嫉妒之人的闲言碎语。如果仅止于此,老丘吉尔不过就是那个荒诞时代众多浪荡子中的一个而已,他的牛逼之处在于,不仅在交际场合以及贵妇的床上倍受欢迎,在战场上也能一展雄风。

老丘吉尔在1672年随同约克公爵参与第三次英荷战争,以作战英勇而获得称赞,进一步获得后者的赏识与提拔;在法荷战争时参加法国军队作战,接受法国军事天才蒂雷纳元帅指挥,并从中学习蒂雷纳优秀的作战技巧。此时他逐渐展现出促使他未来成功的种种特质,诸如出众的个人魅力、恭维技巧、游说能力,远超常人的见风使舵、虚伪狡诈和卑鄙无耻;当然最重要的,是冷静敏锐的战略能力。这些特质最终使他成为伟大的军事天才和第一流的政客。法王路易十四也注意到这个年轻人,但是却被老丘吉尔的那些风流韵事打消了招揽的念头,从而错过了将一生大敌录为己用的机会。

1677年,27岁的老丘吉尔与年仅17岁的萨拉·詹宁斯秘密举行了结婚仪式,这则婚姻忤逆了父亲温斯顿·丘吉尔的心愿,他本来指望儿子迎娶一个贵妇来改善家里的经济状况,没想到居然娶了一个身份卑微的侍女。事后证明,萨拉对老丘吉尔未来事业的辅助,远超英国任何一个贵妇。实际上,这次婚姻是老丘吉尔人生中最重要的一次政治投机,并对老丘吉尔未来的前途产生了十分深远的影响。

老丘吉尔的贤内助萨拉·詹宁斯

(不是女王胜似女王,萨拉的政治影响力一直延续到十八世纪中叶,“七年战争”的领导者老皮特正是由她一手提拔)

萨拉表面上的身份是侍女,但同时是约克公爵次女安妮公主的亲密好友,被约克公爵视作自己的养女,这一婚事进一步强化了丘吉尔与老上司约克公爵一家的亲密联系(婚礼很可能就在约克公爵夫人的家宅中)。至此,詹姆斯已经将老丘吉尔视作己出,是最为信赖最可靠的心腹。

萨拉除了是安妮公主的闺中密友(据传闻她们也是同性恋伴侣),也是公主最有影响力的顾问。安妮公主和萨拉的关系,就相当于相当于韩国(前)总统朴槿惠与其闺蜜崔顺实的关系。威廉三世在1702年意外身亡,安妮登基为女王,英国也就进入闺蜜干政的时代,丘吉尔夫妇几乎把持了英国朝政(当时的舆论普遍认为,安妮女王在某种程度上受到了萨拉的摆布)。

韩国闺蜜干政

1678年,老丘吉尔受托利党领袖丹比伯爵的派遣,赴荷兰与威廉三世共商英荷结盟事宜。丘吉尔于此次出访中展现了出色的外交才干,他的谈判技巧与翩翩风范,给威廉三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两人结下了良好的男人间的“友谊”。威廉三世与老丘吉尔同岁,威廉三世是个历史上有名的同性恋国王,老丘吉尔又这么帅,所以,大家懂的。

1678年老丘吉尔刚满28岁,他已经与英国和荷兰的主要头面人物都建立了良好的关系,荷兰共济会金融寡头们正在苦苦思索如何实现将金融资本转移到英国,显然要将老丘吉尔这个八面玲珑的青年才俊视作关键人物而大加拉拢。在老丘吉尔看来,这些荷兰金融寡头都是富可敌国的大人物,对他们的拉拢自然是求之不得。

此后,老丘吉尔一直作为詹姆斯的第一亲信的面目出现。詹姆斯带着老丘吉尔在1681年出奔荷兰,1682年5月从荷兰回到英国,并在1685年查理二世驾崩之后继位为詹姆斯二世;詹姆斯二世刚一登基,丘吉尔立刻被任命为北美哈德逊湾公司的第三任总督(詹姆斯二世是前任总督)。同一年,前国王查理二世的私生子蒙默斯公爵起兵叛乱,老丘吉尔受命为平乱主帅,在镇压叛乱的战斗中,由于辉煌的战功,他被擢升为少将,又被授予男爵爵位,这一年他刚满31岁。

詹姆斯对老丘吉尔虽然无比信任,并且不吝啬给他加官进爵,但是如果无法从战争中获取功劳的情况下,继续给他升官也是不现实的。老丘吉尔太过年轻,蹿升得实在太快,难免引起其他人的嫉妒与不满。老丘吉尔也敏锐地感觉到,詹姆斯只是一个还算出色的军事家,但绝不是合格的政治家,缺乏平衡各方矛盾与利益的手段。他的宗教政策激起了国内的普遍不满,却不知圆滑变通;原本只是辉格党反对他,丹比伯爵被释放后不但不感激国王,反而也站在国王的对立面。对于老丘吉尔这个聪明绝顶的投机分子来说,宗教什么都是糊鬼的,利益才是高于一切。既然大家都反对詹姆斯二世,那么他也就“弃暗投明”,顺势而为了。

如果说之前老丘吉尔只是被动地与辉格党和荷兰金融寡头交好,如今他积极主动地与辉格党以及荷兰方面联系,共同参与了推翻詹姆斯的大计谋划。反抗同盟最大的问题在于如何对付詹姆斯手中这支令人望而生畏的军队。出于对丘吉尔的信任,詹姆斯几乎把全部军权都交到他手里,因此,有了老丘吉尔加盟,一切难题迎刃而解。

为了更加容易地推翻国王,老丘吉尔作为詹姆斯的头号亲信,对国王进行了有意误导,使其认为一切进展顺利。在老丘吉尔的误导之下,詹姆斯更将主要精力都放在与威廉·佩恩一起,更加激进地推动宗教宽容政策。而反抗派则联为一体推波助澜,将国王推行天主教政策的负面影响极大夸大,引发国王与公众情绪的严重对立。国王处于严重孤立的地位,但他自己却毫不知情。

根据共济会已公开的资料显示,佩恩家族早已是共济会世家,威廉·佩恩的父亲就是共济会会员,而他的表亲乔治·佩恩爵士1720年担任英国共济会第二任会长,并是《共济会宪章》的撰写人之一。威廉·佩恩建立的宾夕法尼亚殖民地,实际上就是根据共济会理念“和平、平等、自由,公正”建立的“理想国”,是美利坚合众国的beta版,宾州首府费城后来成为美国共济会的发源地。威廉·佩恩也是美国立国精神的奠基人之一,他所撰写的《权利宪章——政府构架》是美国宪法以及《独立宣言》的蓝本。他作为国王詹姆斯二世最重要的谋士,却在光荣革命这一段时间的史料中如同隐形了一般,只知道在光荣革命之后,贵格会被免除了受歧视的地位(这正是詹姆斯二世极力想争取的),威廉·佩恩此后仍然大部分时间呆在英国,直到在英国共济会成立的第二年即1718年逝世于伦敦。

费城共济会会所(Masonic Temple)

威廉·佩恩作为除老丘吉尔之外,同时可以接近王权以及共济会核心的另一位关键人物,在光荣革命中所起的作用却在各种史料中要么完全被忽略,要么语焉不详。这里我们只能根据他一生的表现进行大胆猜测。威廉·佩恩一生坚持完美主义和理想主义,他心目中的理想世界是宾夕法尼亚那样,人人平等自由相处,因此他肯定是厌恶王权的。威廉·佩恩并不像表面看上去的那样只是一个怀着乌托邦理想的书呆子,他代表着共济会中最为原教旨的一支力量(贵格会可以看作共济会中的原教旨分支)。如果说老丘吉尔主要是出于现实利益的考虑而投身革命,那么威廉·佩恩则完全是为了理想而行动。为了将英国也变成共济会的理想国,他不惜接近他最厌恶的世俗权威力量核心,并对詹姆斯二世进行战略忽悠。他的忽悠作用可能比老丘吉尔更大,因为他基本上天天在国王身边出现,在他的误导下,詹姆斯二世对于当前形势发生了完全的误判。

詹姆斯二世也真是悲剧,他的左膀右臂都是存心来忽悠他的,想不败也难啊!

1688年4月底,詹姆斯二世根据威廉·佩恩的建议,签发第二个《宽容法案》,并指示在每个教堂里宣读这一命令。5月18日,坎特伯雷大主教威廉·桑克洛夫特和另外6个主教拟订了一份“请愿书”,指出国王此举是非法的。“请愿书”中说:“国王的‘赦免宣言’是建立在国王豁免权基础上的,但这种豁免权,国会早已多次宣布其为非法。”詹姆斯二世相信威廉·佩恩所说的话,宗教宽容是正义的,而国会利用立法程序多次阻挠,实在可恶,于是下令将7名主教以煽动罪交付法庭审讯。骑墙派大臣桑德兰为此感到震惊,他极力劝说不要采用这样极端的举动。连沾满血腥的掌玺大臣杰弗里斯也说,国王做的太过分了。可是詹姆斯一意孤行,下令进行审判,7个主教拒绝保释,被关进伦敦塔。

七主教

反政府人士所能获得的最高荣誉就是蹲监狱,南非已故前总统曼德拉不就是因为坐牢而名声大噪吗?詹姆斯的不智举动,使得原本不受欢迎的主教成为全国崇拜的偶像。在1640年的时候,国王和国会之间的争执就是国王要推行主教制度,国会主张信仰自由;而如今,国王推行信仰自由被解读为推行天主教制度的前奏,主教反而成为反国王的象征。当主教们登上驳船前往伦敦塔时,无数人向他们欢呼致意。

就在“七主教请愿事件”正在发酵,引发全国的反国王情绪时,突然传来了王后玛丽在6月10日生了一男孩的消息。原来人们还抱有一线希望,即在信奉天主教的詹姆斯二世死后,将由信奉新教的玛丽公主或安妮公主继位,君民之间由于宗教问题而引起的矛盾可望逐步消失。后来国王有了男性后裔,将来必将由他继承王位,而这个王子很可能将是一个天主教徒。人民的希望破灭了,群众的情绪更加激动。

为了否定詹姆斯二世有了新继承人,避免天主教徒继承王位的严酷事实,反对派立即编造了一个传言,说是一个孩子被装进长柄炭炉里偷偷带进王宫,并一度将是否相信长柄炭炉的传说作为衡量政治立场的准绳。谁不相信谁就是反革命!直到尘埃落定,这个问题已经没有任何实际价值的时候,他们才放弃了这个传说。

6月30日,法庭做出主教无罪的判决之时,人们欢声雷动,当主教们离开法庭之时,许多用毕生精力反对主教制度的人跪下,请求主教给予祝福(真是演得一手好戏)。当时,詹姆斯正在亨斯洛军营中,当他听到震耳欲聋的欢呼声时,问到:“这是在喊什么?”“陛下,没有什么,士兵们为主教无罪获释而感到由衷的高兴。”詹姆斯大吃一惊:“这怎么能说是没什么呢!”詹姆斯此时才知道自己推行宗教自由居然如此地不得人心,但他相信威廉·佩恩所说的,宗教自由是大势所趋,民众一时被反对派蒙蔽,但早晚会明白他的良苦用心。而且他手中掌握着强大的军队,反对派也闹不出什么花样。

他还不知道,他的对手已经不是乌合之众一般的辉格党,而是一心想要鸠占鹊巢的荷兰共济会金融资本。经过辉格党长期的洗脑宣传,再加上荷兰共济会大把金元的运作,英国从上到下,从政坛到军队,已经结成了广泛的反国王统一战线,准备把英国这个仍然以王权为主的国家,变成金权为主导的国家。

在七主教被法庭宣布为无罪的当天晚上,后来被称作“七圣人”的七名英国政治家——包括之前停职的伦敦主教康普顿与两位托利党领袖和四位辉格党领袖——聚集在一起,按照预先的约定,给威廉三世写了一封署名的邀请信,因为威廉三世在春天的时候说过,只有在接到英国知名政治人物的正式邀请之后,他才会率军前来。他的这个要求实际上是要一份投名状,用命运锁链将大家捆绑成同呼吸共命运的一个整体,万一兵败,这封信拿出来这些政治人物一个也跑不了,因此他们必须竭尽全力帮助威廉三世夺权。

这封邀请外国势力侵略本国的信措辞平和,倒是更像一份商业合同:“我们深信我们的状况将一天比一天坏,而我们又无力保卫我们自己,因而我们恳切希望在为时不太晚的时候,能找到一种补救的办法,我们也将对此作出我们的贡献……如果形势的发展使您认为能够在今年及时赶到这里给予援助,……我们必将迎接阁下登陆。”随后,他们各自出钱或者组织私兵,准备在威廉登陆时给予援助。威廉三世收到这封信,得知他的继承权因为新的男性继承人出现而化为泡影,激动地喊道:“如果现在不动手就再也没有希望了!”于是他积极准备对英国发动远征。

威廉三世一边热火朝天地准备入侵英国,一边还在焦急等待老丘吉尔给他发出动手的信号。英国政治人物的表态其实无关大局,只有老丘吉尔的态度才是成败的关键。八月份,威廉终于等到了他梦寐以求的东西——老丘吉尔秘密发出的一封亲笔信,这封信中写道:“西德尼先生将向您介绍我的意图,我认为这是我对上帝和祖国应尽的义务。我把自己的荣誉寄托于阁下之手,以保无虞。倘若您认为我应作出其他努力,请尽管吩咐,我当完全遵命。因为我决心献身于上帝欣然给您意志和力量以保护的宗教。”就如同收到吴三桂投诚信的皇太极,威廉三世收到这封信后长舒了一口气,抚掌大笑。威廉三世入侵之时,詹姆斯必然派老丘吉尔率军迎击,到时候他率军临阵倒戈,则大事可成!

按照荷兰的传统,重大军事行动之前,议会与执政总要扯皮半天,但这一次完全不同,荷兰从上到下迅速动员起来,荷兰议会以前从来没有像这样与执政紧密配合过,4万人的远征大军被迅速调集起来,各项军备工作迅速完成,包括53艘军舰在内的463艘船只用作这次远程登陆作战的运输工具。之所以战舰较少以运输船为主,是因为英国皇家海军已完全被渗透,即使有交战,也不会发生在海上,而是发生在登陆以后。在此之前,荷兰从未尝试过这种远程登陆作战方式。

这只荷兰远征军的规模,实际上已经远超英国人的期望。英国人本指望荷兰人带着几千人来意思一下就行了,只要看到威廉三世的旗号,他们就会率领各自的部队望风归降,消灭效忠国王的残余部队(如果有的话),然后拥戴威廉三世加冕。这事在英国历史上早有先例,亨利四世或者亨利七世不就是这么夺得王位的吗?

这次远征,关系到荷兰金融资本是否能够成功进入英国这个“应许之地”的关键一战,只许成功不许失败。本来,威廉三世在收到老丘吉尔的信之后就可以发起远征,但他不得不按兵不动,因为他要确保法国在他远征期间不能进攻荷兰。如果远征尚未成功之时传来荷兰被进攻的消息,军心乱了,远征军也就完了;而荷兰的军事力量几乎倾巢出动,如果法军趁虚而入攻打荷兰,荷兰必亡无疑。

荷兰金融资本几乎是孤注一掷,能否鲤鱼跃龙门,就看这一博了,不成功,则成仁!

从这孤注一掷的劲头也可以看出,荷兰的金融家族已经放弃了荷兰这片曾经的栖身之地,荷兰民众的死活此后与他们没什么关系了,可以任其自生自灭。在威廉三世远征军启程的一刻,荷兰帝国的结局已经注定。

1688年8月,威廉三世的远征已经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而这个东风是法国路易十四的动向。这位太阳王此时到底在忙啥呢?而光荣革命到底是如何进行的?欲知详情,请看下一章。

(未完待续……)


相关内容

  • [财富]推荐的必读书,让你受益一生

    < 财富>推荐的必读书,让你受益一生 在一个完美的世界里,我们每个人都该有自己的"军师",就像<教父>里的那位律师,或是德尔斐神庙的神使,他能一天 24 小时跟随我们,在我们耳边说著妙策良言: & ...


  • 华尔街鬼才伯纳德·巴鲁克:从白手起家到总统顾问

    约翰·肯尼迪总统在白宫接见伯纳德·巴鲁克. 丘吉尔(左)和巴鲁克(右) 美国女诗人多萝西·帕克曾说,有两样东西困惑着她:拉链的原理和伯纳德·巴鲁克的确切作用.对于后者,帕克小姐是指巴鲁克在其成人生活的大部分时间里没有一份有薪水的日常工作. ...


  • 丘吉尔家族秘史:上推10代,他的祖祖母竟然是这样一个人(图)

    一 许多人不喜欢历史.这不能怪他们.实际上,中国根本就--没有堪称历史的记载--没有历史. 啥?中国没有历史?太偏激了吧?那堆如小山一样的文字资料,难道不是历史?那浩如烟海的祖先往事记载,难道不是历史?说中国没有历史,置"二十四史 ...


  • 历届诺贝尔文学奖获奖英语作家

    英美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1. 1907 吉卜林(Rudyard Kipling) 2. 1923 威廉·勃特勒·叶芝(W. B. Yeats)Irish poet and playwright 3. 1925 萧伯纳(George Bern ...


  • 外国文学研究模拟试卷

    外国文学研究模拟 一.单项选择 1.在<伊利亚特>中,因为女俘被夺而退出战斗的英雄是( ) A阿基琉斯 B 赫克托耳 C 阿伽门农 D奥德修 2.在古希腊文论家中,创立"理念论"的是( ) A亚里斯多德 B ...


  • 简介福利多元主义:一个新的社会政策研究范式的文献综述

    福利多元主义: 福利提供从国家到多元部门的转型① 彭华民② 黄叶青③ (南开大学 周恩来政府管理学院, 天津 300071) 摘要:福利多元主义是继古典自由主义.凯恩斯--贝弗里奇范式之后为解决福利国家危机,于80年代新兴的理论范式,它主张 ...


  • 一,饥饿与骄傲:战后的英国 前言

    Andrew Marr:当代英国简史 To Andrew Marr, journalist, news commentator, intellectual, Glaswegian. 前言 这出戏开始于1940年5月28日,下院旧址首相办公室 ...


  • 名言警句 道德修养

    十一.道德修养 佚名刘白羽 品德--"立身之本,非钓名之具也"毛泽东比彻达·芬奇徐世昌司马光傅玄诸葛亮胡宏约翰·洛克毛姆徐特立于谦辛尼加文天祥林肯武则天陈毅叔本华德克斯特陶铸 ... 更多 修养--"修身则道立 ...


  • 改变世界的100个伟人

    <改变世界的100个伟人> 本书无意把伟人塑造成一个完美的偶像,他们身上也有许多瑕疵,比如有的用情不专,有的精神脆弱,有的脾气暴躁--正是因为同时具有的缺点,他们才显得真实.只要像伟人一样努力,你也一样能成功. 读一本好书就是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