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少年抗逆力的研究及其培养_朱虹

2013年第9期(总第314期

)GLOBALEDUCATIONVol.42No9,2013

青少年抗逆力的研究及其培养

摘要虹抗逆力的培养对于解决当前青少年心理健康问题具有重要意义。抗逆力是指个体身处困难、挫折、失败等逆境时的心理协调和适应能力。抗逆力研究始于20世纪70年代,从抗逆力保护因子的分析逐渐过渡到在发展观和生态系统视角下研究保护因子作用机制。抗逆力的内在保护因子包括身体健康、智力、计划能力、内部控制源、胜任感、自尊、自我效能感、目标感等,外在保护因子包括支持性家庭环境、动机性和信息性教师支持、成功或快乐经验、良好同伴关系等等。提高青少年抗逆力,需要从系统生态的角度制定全方位的干预计划,包括培养儿童面临逆境时的积极情绪,加强家庭成员之间爱的联结,开设抗逆力课程,对危险因子较多学生提供个别化辅导,构建关怀学生生存价值的学校文化,以及从社区或政府角度对处境不利儿童或家庭提供必要的经济、法律、社工等支持。

关键词

作者简介抗逆力;保护因子;干预计划朱虹/华东师范大学心理咨询中心讲师(上海200062)

近年来,青少年的心理健康成为日益严重的教育问题。从骇人听闻的马加爵事件到复旦的投毒案,校园悲剧时有发生。在大、中、小学,每年都有不少学生因为学习压力、情感困扰、家庭挫折等原因走上不归之路。在这些事件中,一个共同的特征是当事人往往对所处环境或经历的事件具有消极负向的认知或体验,缺乏适当的协调和适应能力。而相比之下,同样是在充满压力的处境中,或经历人生的重大逆境甚至困境,有些人却可以保持积极乐观的心态,不屈服于命

“杰出澳洲青年奖”运。比如澳大利亚获得者尼克·胡哲天生没有四肢(海豹肢

症),但他不仅能够生活自理,完成像刷牙、洗头、打电脑、游泳、踢足球、骑马等事情,还拥有两个大学学位,成为企业总监。因此,研究不同个体为什么在同样或类似的外在压力或困境中却有不同的发展,对于当前心理健康教育具有重要意义。藉此,本文对抗逆力研究进行分析,并在此基础上提出如何培养青少年抗逆力的针对性建议。

一、什么是抗逆力

抗逆力(resilience),亦称心理弹性、韧性、复原力或压弹,是指个体身处

[3]困难、挫折、失败等逆境时的心理协调和适应能力。从这一概念的基本内涵来

看,具有高抗逆力个体的典型特征是其心理功能或发展没有受到严重压力或逆

—94—[1-2]

境的损伤性影响。

目前,不同学者站在不同的角度对抗逆力进行诠释和研究。对研究者而言,首要问题是如何鉴别或发现个体是否具有抗逆力,以及抗逆力水平如何。回答这一问题,需要研究者界定具有抗逆力的个体在逆境中所表现出来的心理健康状况或行为特征的性质。在这一问题上,不同学者所理解的抗逆力存在区别。和上述基本内涵相一致,有的学者强调抗逆力是在面临失去、困苦或挫折时,能

[5-6]够有效应对,保持良好的适应性。对这些学者来讲,在逆境中能够适应或者

保持心理健康,就是个体具有抗逆力的关键特征。然而,有些学者认为,抗逆力[4]的关键特征在于能否在压力事件中获得成长,对相关经验进行积极的改变。对这些学者而言,仅仅能够克服逆境,恢复心理健康是相对较低的抗逆力表现。高抗逆力的关键特征是能够在这一过程中进行积极调整,获得能够应对后继逆境的发展性心理功能。

从结果角度关注抗逆力,有助于研究者对抗逆力进行观察和测评,从而判断不同个体抗逆力的表现水平,但却无法回答个体何以出现这种抗逆力的问题。这导致许多学者致力于寻求个体外在抗逆力表现背后的深层特征。在这一问题上,最为常见的理解是将抗逆力视为个体的一种心理特质,既包含个体的某些人格特质,也包含个体所具有的某些自我观念。正是个体所具有的这些心理特质

[9-10]使他们能够从困难、挫折和不幸中很快恢复和调整过来。

无论是关注抗逆力的外部特征,还是将其理解为深层的心理品质,都不能提供个体是如何在逆境中调整和保持心理健康状况,积极适应环境的。因此,有学

Garmezy和Rutter认为,者从过程的角度关注抗逆力的具体内涵。比如,抗逆力

[11]是指个体在压力事件中如何保持良好适应的过程。因此,合理理解抗逆力的

内涵,需要了解:(1)个体所处危险或负面情景的具体特征;(2)在这一情景中,个体所采用的适应或应对逆境的各种方式或技巧。对这些学者而言,个体在适应逆境过程中的具体表现就是抗逆力的具体内涵。[7-8]

二、抗逆力研究的发展演变

抗逆力研究植根于20世纪70年代前对处境不利儿童的研究。当时,研究者试图发现生活中的高危因子和不同形式的心理疾病或精神发展失调之间的关

——压力———适应不良”联。大量相关研究基本上遵循一种“处境不利(高危)—

“线性模式”。然而,的研究发现,有些儿童即使经历了严重的压力或逆境,长大

[12]以后却依然社会功能完好,发展出色。这一现象引起了研究者的广泛兴趣。

Rutter(1972)在对母爱剥夺的研究综述中,就曾报告了同一逆境下个体差异的现象与证据。不过,真正开展抗逆力研究的先驱者是NormanGarmery。他从1970年代中期开始,研究了为何许多孩子不会因为与患精神分裂症的父母一起生活而患精神疾病。他由此得出结论,抗逆力的某种特性在心理健康方面所起

[13]逆境对个体影响的差异研究逐步增多。的作用比人们以前想象得要大。自此,

—95—

NormanGarmezy等人在20世纪80年代开展了一个“才能项目”(ProjectCompetence)来理解抗逆力。在超过10年的时间里,他们追踪了各种生活中的压力源对200多名在校儿童才能的影响。这些奠基性研究工作使得儿童抗逆力

[14]的研究逐渐成为一个独立的研究领域。八十年代中期起,抗逆力及保护因子

的研究逐渐获得重视。寻找并促进儿童抗逆力发展的保护性因子(protectivefactor)是研究者们的主要关注点。保护性因素可以缓冲逆境的负面作用。Garmery简单地归纳了三项保护性因子:积极人格特质的建构、家庭支持系统的建立、社会支持和外在资源的建构。其他多项纵向研究,也得出了相似的结论。其中比较著名的是夏威夷研究。该研究由Werner和她的同事在夏威夷开展,在历时20年的时间里追踪考察高危环境中发展良好的儿童。Werner和Smith(1982)总结出了三大保护性因子群:(1)智力正常和具有能引发别人肯定反应的倾向性特征;(2)与父母或祖辈等“替代父母”的情感纽带;(3)存在外部

[16]支持体系,个体在体系中获取技能,获得对生活的可掌控感。

随着研究的进展,有关保护性因子的研究逐渐从对青少年人群中保护性因

[17-18]子的单纯鉴别,转变到揭示这些因子随时间而变动的复杂交互作用过程。

二十世纪90年代以后,研究者开始从发展和生态系统的视角来研究抗逆力。这

[19]Rutter一阶段的研究焦点是儿童与环境的关系及其相互作用。早在1987年,

就提出了抗逆力研究需要关注个人与环境互动的过程。他在1993年的研究中进一步提出,抗逆力并非一种固定不变的绝对能力。抗逆力能否产生作用,取决于个人与环境互动的结果。

随着对青少年抗逆力表现、保护性因子以及抗逆力所用机制的理解,干预研究或实际应用研究开始出现。干预研究旨在回答什么样的干预策略能够有效的提高不利处境中儿童的积极发展。许多干预研究主要关注婴幼儿和学期阶段,采用各种方式改善父母教养方式,为儿童提供丰富的学习环境。研究发现,系统的干预计划,尤其是在降低危险因子、及早发现和处理问题的基础上,重点关注儿童自身能力和心理力量发展,及其他们所处家庭情况的干预,前景非常看好。干预研究是开始检验抗逆力理论的实验研究,对抗逆力培养的实践具

[22]有指导意义。[20-21][15]

三、抗逆力的结构和作用机制

(一)抗逆力的结构

抗逆力是一种多维度的复杂现象。这些现象带有领域具体性,随着时间不

[23-24]断发展变化。研究发现,抗逆力可以大体分成两个组成部分:内在保护因

子和外在保护因子。内在保护因子是指个体本身具有保护因子作用的心理能力和特质。内在保护因子包括身体健康、基因素质、智力、计划能力、内部控制源、胜任感、自尊、自我效能感、目标感和有意义的感觉等。可以看出,这些因素分为

[25]两类,一类是生物或生理因素,另一类为心理因素。

—96—

Luthar(1991)发现内部控制源(aninternallocusofcontrol)是一个明显的保护因子。所谓的内部控制源是指一个人能控制自己生活的信念,属于心理控制源(locusofcontrol)的一种。后者是心理学家Rotter(1966)在社会学习理论中提出的一个概念。内部控制源在抗逆力研究的早期就被许多研究者认为是个体的一种保护因子。高抗逆力水平的个体更相信有能力控制自己的生活,相信自

诸多研究表明,抗逆力与计划能力、认知和情己有能力应对遇到的逆境。此外,

感加工风格等都有密切相关。具有较强的计划能力的个体,通常预示着高等教育经历、高职位及低婚姻失败率。积极心态和积极情绪也有助于提高儿童的抗逆力水平。[27][26]

抗逆力的外在保护因子也主要分为两类:家庭内的保护因子以及家庭外的

Rutter认为支持性的保护因子,即学校、社区和同伴的保护因子。从家庭角度,

家庭环境,如温暖的亲子关系、热情及时的照料、精心的抚育、相互关心的家庭氛围、家人之间的良好互动、家庭凝聚力和坚毅力等等,对个体具有保护作用。学校、社区和同伴环境同样是抗逆力的重要组成部分。教师提供的支持、成功或快乐的积极经验、良好师生关系、良好同伴关系等等,都对个体抗逆力有支持作用。

家庭、学校或社会交往网络主要是对个体提供了逆境中所需的社会支持。研究发现,从父母及同学那里获得很少社会支持的儿童平均自我价值感偏低。即便是对成人,支持关系也是缓和危机因子的关键因素。[28]Gore和Aseltine(1995)通过研究发现,社会支持、胜任感(mastery)和社会性一体化等具有明显地缓冲压力的作用;而生活压力过重、过度劳累以及糟糕的人际关系,预示着一年之后高水平的压抑心境。[29]

特别需要指出的是,即便具有不幸童年经历的人,成年后如果能够拥有和谐的婚姻,将会大为减少本来将延续至成人的反社会行为。和谐美满的婚姻具有修复的功能,会逐步改变人们的自我认知,以及对生活的态度和期望。它使那些经历童年不幸的人依然认为自己是个有价值的人,对生活充满希望。

(二)抗逆力发展的作用机制

Rutter(1990)在对许多经验性研究文献进行归纳总结后,提出了抗逆力发展的四种作用机制:(1)降低危险因子的影响。包括改变个体对危险因子的认知,避免或减少与危险因子的接触。积极认知让个体有信心应对危险因子,先让儿童在危险性低的环境下学习如何成功地应付这些危险因子,积累经验,以便应对更大的危险。(2)减少由于(长期的)危险因子而产生的消极连锁反应。例如,单亲家庭的儿童由于得到父亲或母亲,或者祖辈的良好照顾,得以幸免由于父亲或母亲一方的去世或离开带来的消极连锁影响。(3)通过自尊和自我效能的提高促进儿童抗逆力的发展。研究发现,与他人建立安全与爱的和谐关系和获得成功的解决问题经验是提高儿童自尊和自我效能感的两个有效途径。(4)为个体获取资源或为个体完成生命中的重要转折期而创造机会。即在个体成长过程中,为他提供更多支持和机会。[31][30]

—97—

四、基于研究结果的青少年抗逆力提升思考

众多的抗逆力研究,为提升青少年的抗逆力提供了理论依据和干预方向。临床实践表明,个人特质、家庭支持及外部环境支持系统是提高抗逆力的三种重要资源,需要综合考虑三者之间的有效匹配。

(一)从系统、生态的角度制定全方位的干预计划

抗逆力的形成方式是多元的,影响抗逆力水平的因素也有许多层面,如先天遗传的个人生理或心理特质,早年的生活和学习经验,家庭及外部环境特点,遭遇危机事件后个人的学习经验等。研究发现,高抗逆力水平儿童在任何一个时

[33]间点上都至少存在三个保护因子。保护因子在个体遭遇高危情境时,可以起

到压力缓冲作用,抵消危险因子对个体的不利影响。因此,这提示我们在制定干预计划时,应尽可能考虑可能对儿童、青少年产生影响的众多保护因子,应从系统、生态的角度来审视青少年的个人生理、心理特质、生活环境(包括家庭、社区、学校等)、同伴的交往情况等,尽可能挖掘和提升个体自身和周围的保护因子,促进各类资源的良性互动,提供更多支持。

(二)从积极心理学视角,提升个体抗逆力

随着积极心理学的兴起,越来越多的研究者关注于积极情绪的功能。Bar-baraL.Fredrickson(1998,2004)提出积极情绪的扩展-建构(Broaden-and-build)理论。该理论认为:各种具体的积极情绪,如高兴、满足、胜任感、轻松和爱等,虽然表现的方式不同,但都有拓宽人们瞬间知行能力、建构和增强人们个人资源(如扩展注意力、增强人的精力、心理调节能力等)、提升人们主观幸福感等功能。[34][32]

有关抗逆力与积极情绪的研究表明:高抗逆力水平的个体被认为具有高水

[35]平的积极情绪。认知行为科学指出,一个人的情绪并不是由事件本身引起的,

而是由个体如何看待这一事件的观点、态度决定的。如果个体能够有积极的认知,就能引发积极的情绪体验,比如当个体面临逆境时,把它看成是积极的挑战,就不会害怕、退缩,而是积极去面对。按照积极情绪的扩展-建构理论,积极的情绪体验可以让个体充分调动各种资源去战胜逆境,在此过程中,个体又可以获得胜任感、自我效能感和能控制自己生活的信念,抗逆力水平得到了进一步提升。

个体是否有积极心态,对逆境是否有积极的认知,与其周围环境息息相关。当个体周围环境,包括家长、教师、同伴等,提供了最优的支持时,他最有可能拥有良好的心身健康和人际关系;反之,个体易于出现不健康的情感和行为方式。此外,父母、教师、同伴的榜样作用也很重要。周围人是如何看待、解读、处理压力情境、逆境和危险情境的,很大程度上会影响青少年的认知。

青少年在成长过程中不可避免会遇到各种危机,尤其是当个体有着各种非理性认知时,危机可能就会演变为恶性事件。比如考试成绩不理想、学业压力、

—98—

情感问题等等,充其量称之为一种挫折。然而,有些青少年把这种挫折感放大,产生了绝望感,选择死亡作为一种解决方法,从而导致事件演化成危机情境。因此,当青少年们遭遇危机时,正是家长和学校进行危机干预与教育的契机。首先,在确保青少年人身安全的情况下,陪伴和支持他们渡过最初的情绪混乱期。然后,在其情绪稳定后,逐步引导他们反思自己认知上的非理性部分,比如一次失败是否代表终身失败,是否可以调整自我认知或期望,对父母或教师是否存有

“一次失败将导致永久丧失他们的支持”错误理解,误以为等等。从这个意义上

“危”。正是在危机情境的体验和适应过程中,讲,危机通常是中有“机”才有可

能逐步提高个体抗逆力水平。

(三)加强家庭对个体的外在保护功能

家庭是抗逆力建构中重要的外在保护因子。研究表明,温暖、支持性的家庭环境对个体有保护作用。家庭不仅在个体遭遇逆境时,可以作为外在保护因子。在儿童成长过程中,家庭中的各种因素还会影响个体抗逆力内在保护因子的形成。学龄前儿童大部分时间是在家庭中渡过的。早年的家庭氛围、父母或其他照料者的关心程度、教养方式、互动模式、心理健康状况等都会影响儿童的性格、安全感、自我效能感、自尊、胜任感等。父母和孩子是否建立了安全与爱的和谐关系、是否有意识地为孩子的成长提供机会和支持、父母对孩子是否有积极的评价等等,对于孩子是否发展其良好的抗逆力至关重要。

加强家庭对个体抗逆力的培养作用,需要加强家庭成员之间有意义的爱的联结。通过定期的家庭聚会、固定的家庭日活动、生日等重要聚会加强联结,增强家庭凝聚力;重视家庭成员之间良好沟通和互动方式的养成,分享快乐,在困境中相互支持;父母或其他主要照料者需要关心孩子成长,给予正向期待,有意识创设机会让孩子有成功体验;家庭成员建立良好的社会支持网络,与亲朋好友之间时有互动。这些都有助于提升家庭成员的抗逆力水平。

(四)发挥学校的教育功能,构建健康的抗逆力文化

学校是青少年成长的另一个重要环境。儿童通常在7岁以后就开始长达10多年的学校学习生涯。学生和老师、同学的相处时间甚至比父母还长。随着年龄增长,同伴关系对青少年的影响日益增大。

从学校教育的角度,可以考虑开设帮助青少年成长的抗逆力课程。研究表明,对抗逆力知识的了解有助于培养青少年的抗逆力。抗逆力课程涉及到的议题可以包括自我认知、人际交往、时间管理、压力处理、情绪管理、挫折应对等。除了知识的传授,抗逆力课程要重视让学生有体验的机会,通过体验式学习,提高认识、学会适应方式。在课程编排上,可以考虑螺旋式发展的设计方式,同样的议题可以在不同层次上重复出现,从而循序渐进提高抗逆力。

加强对学生个体的个别化辅导。除了加强抗逆力教育外,学校也需要针对部分群体、个别学生开展更深入的心理辅导和危机干预工作。事先对每一届新生做好排摸工作,重点了解哪些是成长过程中存在较多危险因子的学生,比如单亲家庭、家庭贫困、父母疏于管教、过于溺爱等。对这些群体可以加强抗逆力的

—99—[36]

训练,比如通过参加吃苦夏令营、开展户外生存训练等,让这些青少年在创设的逆境中得到锻炼的机会。对于目前处境不利的青少年,学校需要给予个别辅导,必要时需要心理咨询老师或者社工的介入。

除了开发课程和关注个别个体,学校更要营造一种健康的抗逆力文化。抗逆力形成需要关怀与支持的环境,缺少这样的环境,提升青少年克服逆境的能力

[37]也就无从谈起。因此,学校需要通过各种途径,营造一个彼此关怀、支持、友好

的文化氛围。要倡导学校每个人不仅要关心学生成绩,更要关心学生作为一个独特个体的存在价值,关心其成长,鼓励和支持学生的发展,让学校成为青少年成长和发展的保护性环境。

(五)社区和社会机构的积极参与

对抗逆力而言,某些危险因子(如贫穷、成为孤儿、不为社会所接纳等等),并不是靠个人或家庭就能够解决的。因此,社区或各种社会机构应积极参与。如对于丧失双亲的儿童、或因为父母吸毒、入狱等原因无法监护儿童时,应有完善的道德、法律和社会保障措施或制度,需要提供必要的福利机构或监管场所,及时监护和照料儿童的生活,以减少高危因子对他们生活的影响。对于家境贫寒、父母关系不好、或者家庭暴力等情况,社区、社会机构或政府部门应该提供必要的经济、法律、社工等方面的支持,帮助这些家庭抵抗不利因素,尽可能减少对儿童的不利影响。[38]

参考文献:

[1][4][22]席居哲,.心理科学,2008,31桑标,左志宏.心理弹性(Resilience)研究的回顾与展望[J]

(4):995-996.

[2][8][28]阳毅,2006,14(5):539.欧阳娜.国外关于复原力的研究综述[J].中国临床心理学杂志,

[3][13][15][32]沈之菲.青少年抗逆力的解读和培养[J].思想理论教育,2008(01):71-74

[5][35]Tugade,M.M.,&Fredrichson,B.L.Resilientindividualsusepositiveemotionstobouncebackfromnegativeemotionalexperience[J].JournalofPersonalityandSocialPsychology,2004,86(7):320-333.[6][34]应湘,J].心理学探新,2010,30(4):81.白景瑞.不同心理弹性大学新生的积极消极情绪特征[

[7][10]Wagnild,G.M.Resilienceandsuccessfulagingamonglowandhighincomeolderadults[J].JournalofGerontologicalNursing,2003,29(12):42-49.

[9][11]Masten,A.S.ResilienceinIndividualDevelopment:Successfuladaptationdespiteriskandadversity.InM.C.WangandE.Gordon(Eds).Educationalresilienceininner-cityAmerica:Challengesandpros-pects.Hillsdale,NJ:LawrenceErlbaumAssociates,Inc.1994:3-25

[12][31][33][38]曾守锤,J].心理科学,2003,26(6):1091-李其维.儿童心理弹性发展的研究综述[

1094.

[14]Garmezy,N.,Masten,,A.S.,&Tellegen,A.Thestudyofstressandcompetenceinchildren:Abuildingblockofdevelopmentalpsychopathology[J].ChildDevelopment,1984,55:97-111.

[16][27][29]席居哲,J].健康心理学杂志,2002,10(4):315-桑标.心理弹性(Resilience)研究综述[

316.

[17][26]Luthar,S.S.Vulnerabilityandresilience:Astudyofhigh-riskadolescents[J].ChildDevelop-ment,1991,62:600–616.

—100—

[18]Masten,,A.S.,Best,K.M.,&Garmezy,N.Resilienceanddevelopment:Contributionsfromthestudy

J].DevelopmentalPsychopathology,1990,2:425–444.ofchildrenwhoovercomeadversity[

[19]Wright,M.O.,&Masten,A.S.Resilienceprocessesindevelopment.InS.Goldstein.,&R.B.Brooks

(Eds.).HandbookofResilienceinChildren[M].KluwerAcademicPublishers,2005:17-37.

[20][36]Shonkoff,J.P.,&Meisels,,S.J.Handbookofearlychildhoodintervention[M].2nded.New

York,NY:CambridgeUniversityPress,2000.

[21][37]Weissberg,R.P.,Kumpfer,K.L.,&Seligman,M.E.P.Preventionthatworksforchildrenand

youth:Anintroduction[J].AmercianPsychologist,2003,58:425-432.

[23]Benard,B.(1999).Fosteringresiliencyinkids:Protectivefactorsinthefamily,school,andcommunity.

Portland,OR:WesternRegionalCenterforDrug.FreeSchoolsandCommunities,NorthwestEducationalLa-boratory.

[24]李海垒,2006,51(3):150.张文新.心理韧性研究综述[J].山东师范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

[25]Rutter,M.Familyandschoolinfluencesoncognitivedevelopment[J].JournalofChildPsychologyand

Psychiatry,2001,26:683-704.

[30]Laub,J.H.,Nagin,D.S.,&Sampson,R.J.Trajectoriesofchangeincriminaloffending:Goodmarriages

1998,63(2):225-238.andthedesistenceprocess.AmericanSociologicalReview,

FosteringResilienceinChildren:AResearch-based

Approach

ZHUHong

(CenterofPsychologicalCounseling,EastChinaNormalUniversity,Shanghai,200062,China)

Abstract:Resilienceplaysanimportantroleinpsychologicalwellbeingofchildreninadversity.Resiliencereferstothecapacityofsuccessfuladjustmentandadaptiondespitechallengingandthreateningcircumstances.Researchonresiliencewasoriginatedfromthe70sof20thcentury,shif-tedgraduallyfromidentifyingprotectivefactorstocausalmechanismofsuchfactorsunderadevelop-mentalandecologicalperspective.Whileinternalprotectivefactorsincludephysicalhealth,intelli-gence,planningability,internallocusofcontrol,self-esteem,self-efficacyandsenseofgoal,externalprotectivefactorsincludesupportivefamilyenvironment,motivationalandinformationteachersupport,experienceofsuccessandhappiness,goodpeerrelationetc.Fosteringresilienceforchildrenrequireaninterventionpackagethatcoordinatesandintegratesmultiplestrategies,whichincludebutnotlimitedtothefollowing:(1)sustainingpositiveattitudetowardadversity;

(2)enhancingintimateconnectionsamongfamilymembers;(3)offeringtrainingcourseonresili-ence;(4)providingindividualizedsupportforstudentexperiencingmoreriskfactors;(5)cultiva-tingaschoolculturethatcarestheexistentialvalueofthestudentasanindividual;and(6)offeringnecessaryfinancial,legal,andsocialassistancesforchildrenorfamiliesatriskvialocalcommunityorgovernment.

Keywords:resilience;protectivefactor;interventionstrategy

(责任校对:邹逸)

—101—


相关内容

  • 402少先队活动课程实施记录册

    <少先队活动课程指导纲要(试行) >试点少先队活动课程实施记录册县(市.区) 学 中 校 队义乌市 徐江小学 402 2013 / 第二学期学 年 /学 期少先队金华市工作委员会制目一.中队组织概况(一) 二.中队组织概况(二) ...


  • 由"变形计"谈青少年抗逆力的两面性

    [摘要]抗逆力是个人应对压力或逆境的一种能力,它可以让人们从困难的生活经历中恢复过来,变得更加坚强.国内外许多学者都对抗逆力的作用和意义给予了积极的肯定.本文试图结合"变形计"这一综艺节目所讲述的内容,指出青少年的抗逆力 ...


  • 社会工作理论与实务的_优势视角_模式(2)

    国际关系学院学报 2010年第2期JournalofUniversityofInternationalRelations,2010No12 社会工作理论与实务的/优势视角0模式 赵罗英 (中国青年政治学院社会工作学院,北京100089) [ ...


  • 杨绛的一生:尊严和信仰

    杨绛的一生:尊严和信仰 作者:王恺 "大嫂杨绛"的韧性 钱锺鲁先生向本刊记者回忆,他永远记得他第一次见到杨绛的情景,那时他还是孩子,在钱家那个被称为绳武堂的几间大厅里跑来跑去,新婚的杨绛带给他一把有蛇皮外套的蒙古刀,他喜 ...


  • 社会工作优势视角理论的综述研究

    [摘 要]优势视角从一种看问题的思维方式到一种成熟的社会工作理论的历程中,经受了诸多的磨砺和关注,但是真正对其在社会工作领域的文献综述还没有,因此本文试图对优势视角理论的源起.理论的内涵.理论在社会工作的实践状况作出初步的探索并指出优势视角 ...


  • 2017年社会工作者考试[中级社会实务]答题技巧及历年案例

    2017年社会工作者考试<中级社会实务> 答题技巧及历年案例 关于面临困境的分析,在通用过程中实际上属于预估的内容.服务对象所面临的困境往往是多方面的,既有因服务对象自身原因导致的困境,也有因外在环境原因导致的困境,主要应从以下 ...


  • 关注孩子的心灵成长

    关注孩子的心灵成长--听朱虹老师讲座有感 九月二十七号有幸聆听了朱虹老师演讲的<关注孩子的心灵成长>.到会的每一名家长在聆听的同时也在思索着自己的教育方法是否得当?自己的孩子该如何教育?在这里形成了心灵的碰撞.我作为一名家长,以 ...


  • 青年教师学期小结2篇

    时光荏苒,白驹过隙,转眼又一个学年过去了。今天,我们全校的青年教师济济一堂,在这里召开青年教师学期工作总结大会。首先,我很荣幸能够有这样的机会,作为青年教师代表在这里发言,感谢学校领导的信任,师傅、同事的热心帮助以及在座所有人对我的鼓励和支 ...


  • Yes_I_Can青少年抗逆力__小组活动策划书及细节表

    10.活动具体内容 第 1 页 共 13 页 第 2 页 共 13 页 第 3 页 共 13 页 第 4 页 共 13 页 第 5 页 共 13 页 第 6 页 共 13 页 第 7 页 共 13 页 第 8 页 共 13 页 第 9 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