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生态系统研究回顾与展望_蔡莉

第56卷第1期

2016年1月吉林大学社会科学学报Jilin University Journal Social Sciences Edition Vol.56No.1Jan.,2016□本刊特稿

创业生态系统研究回顾与展望

蔡莉彭秀青[美]Satish Nambisan 王玲

[摘要]生态视角的创业问题越来越受到管理领域学术界与实践界的关注,但对创业生态系统这

一核心问题的研究尚不清晰。创业生态系统是由多种创业参与主体及其所处的创业环境所构成的有

机整体,彼此间进行着复杂的交互作用,致力于提高整体创业活动水平。创业生态系统具有多样

性、网络性、共生性、竞争性、自我维持性和区域性六大特征。从政府参与和企业网络两个维度可

以将创业生态系统分为四种类型并进行对比研究。

[关键词]创业生态系统;创业企业;政府参与;企业网络

[基金项目]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重点项目(71232011)

[收稿日期]2015-10-08

[作者简介]蔡[DOI ]10.15939/j.jujsse.2016.01.001130022);彭秀青,吉莉,吉林大学管理学院教授,创业研究中心主任(长春

林大学管理学院博士研究生;Satish Nambisan ,威斯康星大学米尔沃基分校(University of Wiscon-

sin-Milwaukee )教授(Milwaukee 53201-0742);王玲,吉林大学管理学院博士研究生。

一、引言

根据全球创业观察(GEM )报告,中国属于创业活跃的国家。中国的全员创业活动指数(TEA )从2001年的12.3%增加到2014年的15.5%,创业活跃程度在不断提升;创业环境方面,2002年中国在37个成员国中排在第23位,2010年则在60个成员国中排在第13位,创业环境也有所改善;分单项环境指标与美国比较,中国在基础设施和政府政策上优于美国,即中国在硬件、规制的环境方面处于优势,但在文化与社会规范上则是美国优于中国,即中国在软件、规范的环境方面处于劣势。这种差异迫使我们反思中国在创业环境上需要改进的地方。从世界范围来看,以色列是全球以创新力强著称的国家,虽然其面积和人口只与中国的一个省相当,且自然资源贫瘠、周边局势紧张,但是以色列依靠其人才集中发展知识密集型的高科技产业,从新企业、风险投资、产业化三方面大力构建了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创业生态系统,值得我们学习。

为了把握创业生态系统研究脉络,本文对国内外文献进行了系统收集和分析。在“Elsevier Science ”、“Google Scholar ”等数据库中,以“entrepreneurial ecosystem ”、“entrepreneurship AND ecosystem ”为关键词检索到英文文献36篇;从“中国知网数据库”以“创业生态系统”为关键词检索到中文文献9篇。认真阅读、筛选后剔除掉偏离主题的文献以及书评,最终挑选出30篇英文文献和5篇中文文献作为分析对象。其中,30篇英文文献均是在2005—2015年完成的,5

·5·

吉林大学社会科学学报2016年第1期

篇中文文献发表于2009—2015年,多数是理论及案例研究,旨在剖析创业生态系统的内涵界定和构成等。

通过文献梳理发现,在学术界,Dunn 、Cohen 以及Isenberg 等学者提出了创业生态系统的概念并逐渐完善,通过分析世界各地的案例,发现构建创业生态系统是促进区域创业活跃的重要推

[1-3]动力。但创业生态系统并不仅仅是创业促进因素的简单汇总,这些要素间存在复杂的交互关[2]系,所以应该从系统视角进行整体分析。例如,硅谷历来被认为是最值得模仿的对象,Isen-berg 认为硅谷具备创业所需的六大要素,即市场、政策、资金、人才、文化以及专业支持,是构

[3]。成创业生态系统的“黄金标准”但他也指出,硅谷的成功是有条件的,是基于地理位置和创

业氛围等区域特殊资源所构建的,无法简单复制。

从实践来看,创业生态系统已得到广泛关注,但学术界对于创业生态系统的研究尚处于探索阶段,对内涵、构成、特征和类型划分等都缺乏一致认识。本文试图解决这些问题,对国内外相关文献进行系统收集、梳理和深入剖析,归纳创业生态系统的内涵与构成,总结分析创业生态系统的特征;在此基础上,对创业生态系统类型进行划分并对比分析,最后提出未来研究方向。

二、创业生态系统的内涵、构成及特征

(一)创业生态系统的内涵

创业生态系统起源于生物学中生态系统的研究。生态系统最早由Tansley 提出,认为其不仅包括各种有机生物体也包含无机环境,是通过生物体之间以及生物体与无机环境之间的复杂交互

[4]作用所形成的统一整体。而后,Moore 首次将生态系统引入企业管理领域并提出商业生态系统

[5]。的概念,将其定义为“一种基于组织互动的经济联合体”为了进一步明确商业生态系统的内

在结构特征,Moore 将其扩展为“一种由客户、供应商、主要生产商、投资商、贸易合作伙伴、标准制定机构、政府、社会公共服务机构和其他利益相关者等具有利益关系的组织或群体所构成

。之后,许多学者对商业生态系统的内部结构、特征、评价指标及内部交互机制的动态系统”

等展开了研究,随着商业生态系统研究的日益成熟,以Adner &Kapoor 为代表的学者关注于协同创新的创新生态系统

[3]态系统的研究。[7][6],而以Isenberg 为代表的学者们则致力于提高区域创业活动水平的创业生

创业生态系统的概念最早出现于2005年,Dunn 关注如何构建基于大学的创业生态系统,提

[1]出了创业生态系统的基本轮廓,但并没有进行明确定义。之后,其他学者也开始致力于创业生

态系统研究。归纳而言,主要分两类对创业生态系统的内涵进行了界定。一类是将创业生态系统视为创业企业(含新创企业和进行内创业的成熟企业)的外部环境,以Cohen 和Isenberg 等学者为代表。Cohen 提出创业生态系统是特定区域内相互作用的主体形成的群落,通过支持和促进新

[2]企业的创建和成长来实现可持续发展,创造社会和经济价值。而Isenberg 则从政府角度提出了

百森创业生态系统项目,通过形成具有区域特色的创业生态系统来改善创业环境,从而提高当地的创业水平。Isenberg 指出,当创业者/创业企业处于一个容易获得资金和人才、政府提供政策支持、当地有鼓励创新和容忍失败的文化、具备一定的基础设施和其他支持要素的环境中时,创

[3,8]业最容易获得成功。

另一类以林嵩、Vogel 、Mason &Brown 为代表的学者则将创业企业纳入到创业生态系统中,认为创业生态系统是由创业主体和所处的外部环境共同构成的统一整体。林嵩将创业生态系统定义为“由新创企业及其赖以存在和发展的创业生态环境所构成的,彼此依存、相互影响、共同·6·

蔡莉等创业生态系统研究回顾与展望

[9]。Vogel 提出创业生态系统是一个地理区域内的交互群落,由多种互相依发展的动态平衡系统”

赖的创业主体和环境要素(市场、监管体系等)构成并随着时间而演化,主体和环境共存并相

[10]互作用来促进新企业的建立。Mason &Brown 则认为创业生态系统是一系列互相联系的创业主

体(创业企业、投资机构、大学等)和创业环境(政策、文化等),通过正式和非正式的联系来提升绩效。[11]

如前所述,创业生态系统是从生物学中生态系统的概念逐步演化而来,生态系统是有机体群落系统和其所处环境系统的共生体系。因此,本文认为创业生态系统是由多种创业参与主体(包括创业企业及相关企业和机构)及其所处的创业环境所构成的有机整体,彼此间进行着复杂的交互作用,致力于提高整体创业活动水平(创业数量和创业成功率)。

(二)创业生态系统的构成

作为一个有机整体,创业生态系统的构成包括多种创业参与主体及创业环境要素,其中创业参与主体包含创业企业及间接参与到创业过程中的企业和相关机构,而创业环境是指主体创业过程中外部影响因素的集合,体现在环境要素上。表1对相关文献进行了归纳整理。与创业生态系统的内涵界定相类似,其构成研究也分为两类。Cohen 和Isenberg 等学者将创业生态系统作为创业企业的外部创业环境,既包含环境要素也包含相对应的环境主体。而以Vogel 和Mason &Brown 为代表的另一些学者则将创业企业涵盖在内,认为创业生态系统是由创业企业与其所处环境组成的整体系统。

表1

作者(年份)关于创业生态系统构成的研究文献构成

创业参与主体创业环境要素

政策优惠、人才库、资金支持、专业性政府、科技园、大学、社会网络、投资服务(咨询服务等)、基础设施、文化机构、支持服务机构(咨询公司等)、(社会规范等)和自然环境(地理位提供技术和人才等支撑的大型企业置等)

政府、客户、社会网络、投资机构、教

专业机构和公共机构育机构、政策、市场、资金、人力资本、文化和支持环境

道德、金融、技术、市场、社会、网络、

政策和环境支持系统

创业特定的环境要素:创业教育、投

资、文化、网络和支持体系

一般环境要素:基础设施、制度、市场

和地理位置

生态系统内的创业支持因素(培育和

支持创业主体的公共政策、文化等)研究视角将创业生态系统作为创业企业的外部创业环境Cohen (2006)Isenberg (2010,2011)Suresh &Ramraj 投资机构、政府、中介机构、社会网(2012)络等Vogel (2013)创业企业政府、相关机构和企业等创业生态系统是包含创业企业和外部创业环境在内的整

体系统创业企业Mason &Brown 资源提供者(如投资机构、科研机构(2014)等)、联结创业企业和环境的中介机

专业协会等)构(企业家俱乐部、

[2-3,8,10-12]资料来源:根据相关文献整理。

总结上述研究,本文认为创业生态系统同时涵盖创业参与主体和创业环境,其中创业参与主体包括直接参与主体和间接参与主体,直接参与主体是创业企业(含新创企业和进行内创业的成熟企业),而间接参与主体包括提供技术和人才等支撑的大型企业、政府、大学及科研机构、

·7·

吉林大学社会科学学报2016年第1期

投资机构(银行和风险投资机构等)、中介机构(会计和律师事务所等);创业环境包括自然环境(地理位置和景观等)、文化(集体精神和社会规范等)、市场(客户和社会网络等)、制度(政策法规等)、其他支持要素(基础设施和专业服务等)。如图1所示

(三)创业生态系统的特征

对于创业生态系统的特征,学者们从

不同视角进行分析,侧重点也各不相同。

通过文献梳理发现,创业生态系统具有六

个重要特征,即多样性、网络性、共生

性、竞争性、自我维持性及区域性。

1.多样性

创业生态系统具有多样性。一方面,

它是由多种类型的参与主体所构成,如创

业企业、提供技术和人才等支撑的大型企

业、政府、大学及科研机构、投资机构及

中介机构。这些主体发挥不同的作用,通

过主体间的合作以及资源、能力的互补驱

[13]图1创业生态系统的构成动创业生态系统的发展。如投资机构为

企业获得资金提供便利,降低了创业门槛,是生态系统成功的基石;大学也在充满活力的生态系统中发挥着积极作用,许多一流大学具备重要的创业和创新文化(如斯坦福大学),这是成功的

[14]生态系统所必不可少的成分。另一方面,即使同一类型的主体,如新创企业,在系统中的角色

[15]也有很大区别。由于技术、产品和服务所需知识的多样化,形成了大量的机会,产生不同类型

的新企业。这些企业在资源优势上有很大差异,在生态系统中也占据不同的市场空间和位置。如一些新创企业注重对新技术的研发,对市场的关注度较弱;而另一些新创企业则关注产品或服务

[15]的商业化,致力于占据更多的市场空间。随着创业生态系统的演化,主体间的差异性会更加明

显。一般来说,一个生态系统的多样性越高,表示其拥有的主体种类越丰富,或系统内的企业类型越多,这些企业处于不同的产业或者是产业链上的不同位置,其发挥的功能各异,有利于维持生态系统的健康发展。

2.网络性

创业生态系统包含多种参与主体,各主体嵌入在网络中,主体之间是相互联系、相互依存的。对一个完善的创业生态系统而言,当一个主体离开网络,系统对其他主体的价值会下降;当一个新的主体成功进入系统时,系统对其他主体的价值会上升。在生态系统内,主体通过交互

[13]和整合来创造价值并共同承担系统的命运。Galateanu &Avasilcai 也揭示了主体间的双向关系,

[17]体现出主体的互联性及生态系统的网络复杂性。此外,在生态系统中,主体间网络的不断扩展

还有助于网络效应的出现,形成一种正向反馈环,使主体不断增加,并伴随着系统的发展实现进[16]化或者慢慢消亡,这有利于维持系统的长期稳定和健康。

[19]在参与主体的网络结构下,主体间存在着复杂的交互作用,能够影响创业环境;同时,

改善的创业环境会吸引更多主体的进入,进一步扩展主体间的网络,最终形成一个良性循环。创业生态系统的主体包括创业企业、政府、相关企业和机构等。分析前人研究发现,学者们主要从创业企业之间的交互作用、政府对创业企业的影响和相关机构对创业企业的影响三方面研究了创业生态系统主体间的互动机制。首先,在创业企业中,新创企业间以及新创企业和成熟企业之间·8·[13,18]

蔡莉等创业生态系统研究回顾与展望

均存在互动。一方面,各企业基于各自的技术和知识进行合作,共同开发新产品/服务或开拓新

[15]市场。成熟企业是新创企业的重要合作者,新创企业通过为成熟企业提供互补产品而成长。另一方面,成熟企业为新创企业的创建和发展提供机会。创业者和创业机会不会在真空中出现,成

[20]熟企业内部的一些员工会进一步成为创业者,企业的发展也会衍生出机会。其次,有学者分析

了政府对创业企业的影响。建立一个可持续的创业生态系统必须有良好的政策环境和财政、教育

[21-22];同时,政府提供的各种政策也有利于企业等的支持,能够持续地吸引企业参与到系统中

[23]识别机会并配置资源,从而促进企业的创建和发展。而随着创业生态系统及其内部企业的发

展壮大,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参与政府的政策制定,帮助营造良好的创业氛围,同时有助于政府解

[3]决就业和经济发展问题。最后,现有研究还关注了创业生态系统中相关机构对创业企业的影

响,包括投资机构、中介机构、大学及科研机构,它们为创业企业的发展营造了有利的支撑体系。创业生态系统中,投资机构的参与有助于创业企业获得资金,降低创业壁垒,进一步提升创

[24]业成功率;而且,先进入的投资机构获得成功会引发资本的扩张,有助于金融市场的成熟,

[20]并间接影响整个投资价值链,形成创业的良性循环。此外,大学和研究机构的参与为创业提

供必要的知识和人才,显著地促进新企业的形成。而中介机构则了解创业企业的需求,能帮助其专注于自己的核心业务。[11]

通过参与主体之间的网络关系,各主体能够相互作用、共同努力,促进了创业生态系统的构

——市场看不见的手和政府看得见的手的交互建和发展,使得创业生态系统成为智慧进化的结果—

作用过程,真正实现“自上而下”和“自下而上”模式的有机结合。

3.共生性[8,10-11]

创业生态系统的参与主体间具有共生的特征,反映了系统的内部动态性。生态系统由于主体

[5]的共同创造价值的愿景而聚集在一起,其共同目标和愿景是由系统层面聚焦于独特的价值主

[25][26]张而形成的。通过嵌入在一个复杂的网络关系中,每一位参与主体都与其他主体共生并共

同演化,致力于将其自己的产品/服务整合成一致的、面向客户的解决方案。通过相互依赖,生

[13,27]态系统的各参与主体捆绑在一起,共同追寻机会以实现价值。因此,创业生态系统主体之间

的联系源于对各自机会的集聚,基于追逐机会的共同目标而互相依赖,不同的主体聚集起来构建了创业生态系统。

[13]及共同逻辑。首先,创

业生态系统的专业化源于各主体需要提供特定的产品或服务整合到系统中,最终共同实现价值创实现参与主体之间的共生需要具备三个基础:专业化、互补性[28]造。从资源视角来看,专业化能使绩效提升,因为主体间基于各自核心能力的合作驱动网络中

[28]的价值创造能力。其次,互补性是主体间共生关系存在的一个重要基础。因为参与主体是多样

的[28][13],互补性确保了主体的能力是累积的、协同的,没有互补性则无法实现主体间的相互依存

[7,13]和协同创造。互补性不仅是指主体在功能上互补,它们对于系统的责任也是互补的,基于

生命周期视角的产品或服务也是互补的。最后,主体间存在着共同逻辑,包括信任和共同意识,这些属性使主体能紧密结合在一起,有助于实现其共生。信任促使生态系统各主体坚持共同的行为规范,有助于系统成员间的协调。而主体间的共同意识并不仅仅是简单的合作意识,也是对协

[13][29]作目标和价值逻辑的共同理解。共同意识导致了嵌入在共同逻辑中的集体认同,从而促进

创业生态系统主体间的共生。

4.竞争性

除了共生性,创业生态系统中另一个值得关注的内部动态性是主体间的竞争性。为了获取有

[30]价值的资源,参与主体之间相互竞争,特别是在同一类型之间。Moore 指出,商业生态系统中,

·9·

吉林大学社会科学学报2016年第1期

主体间既合作又竞争,共同支撑着新产品以满足客户需求,同时通过良性竞争维持系统的长期发

[5][15]展。对于生态系统而言,企业之间的关系也很复杂,从完全的互相依赖到完全的掠夺行为。新创企业常常互相竞争以在生态系统中建立其地位,也可能与成熟企业合作以挤压其他企业或设定新行业标准以抢占先机。成熟企业也与新创企业合作和竞争,通过兼并和收购其他新创企业来实现规模扩张,挤压和吞并新创企业。对处于生态系统中的新创企业来说,面临着战略不断调整的挑战。为了使其命运与核心企业紧密相连,新创企业必须密切关注核心企业的战略变革。此外,成熟企业有时也希望减少对新企业创新或产品的依赖,通过自行发展事业部或收购企业来

[15]实现业务扩展和市场扩张。

5.自我维持性

为了实现长期生存,创业生态系统必须能够实现动态的自我维持和自我强化。生态系统的演

[19]化具有自发性,知识流动和能力积累都会引起系统的结构变动。系统内部主体和要素通过自发

地组织来进行自我维持和强化,使系统内部变得有序,从而解决内部矛盾和由于环境刺激造成的非平衡状态。创业生态系统通过内部主体及要素间的交互作用得到提升,当这些要素足够完善彼

[8]此相辅相成时,系统能够实现自我维持。Mason &Brown 指出创业生态系统具有自我强化的特

[11]性,一个良性的自我强化过程会促进创业生态系统的成长,从而培育和支持未来的创业活动。[30]

内部治理机制是实现创业生态系统自我维持性的关键,包括权力结构和任务协调。一方

[15]面,生态系统中有效的决策需要其具备权力结构。系统中主体间的关系反映了其网络位置,

也影响了其在系统中的权力。另一方面,生态系统的平稳运作还需要任务协调。系统中的规则和

[13,29],这些协调过程使系统能够存活并正常运转。通过这些治理标准规范了主体间的相互作用

属性,为生态系统的共同价值创造和自我维持性提供了保障。

6.区域性

创业生态系统具有区域环境依赖性,通常出现在具有特殊资源的地方,需要肥沃的创业土

[11]壤、对创业的高度认同、雄厚的知识基础和大量的相关人才,创业过程受到复杂的经济、社

[19]会和制度环境的交互作用影响。因此,可以根据当地资源、地理位置、文化等构建适合本地

[3]的创业生态系统。而且,创业生态系统在区域上的构建具有独特性,尽管每个创业生态系统的[13]

持续发展都需要有利的制度、市场、文化和其他支持环境要素,但要素的组合是独一无二的,具有不可复制性,因为其均是在一个独特环境下形成且要素的交互作用极其复杂。因此,不同区域的创业生态系统可能在资源基础、文化和制度要素上存在差异。丰富的资源基础便于创业企业对资源的获取和整合,浓厚的创业文化氛围以及有力的政策支持则有利于创业者对机会的识别和利用,促进创业生态系统的形成和发展,从而推动区域创业活动的进行。区域性是创业生态系统区别于商业生态系统的本质特征。但是,随着互联网的不断发展,主体之间可以通过互联网进行合作,因此创业生态系统的区域性特征会逐渐弱化,而且由于互联网的存在还可能出现跨区域的生态系统。

三、创业生态系统的类型划分及对比分析

在分析了一般创业生态系统的基本构成和特征的基础上,通过文献梳理进一步发现,各地区所呈现的生态系统存在很大差异。如美国硅谷以斯坦福大学为摇篮不断孵化创业企业,依靠大量的风险投资机构和中介“掮客”实现高效运转,形成自然集聚的创业生态系统;以色列则依靠人力资源集中发展高科技产业,政府从新企业、风险投资、产业化三方面大力构建创业生态系·10·

蔡莉等创业生态系统研究回顾与展望

统。对于中国来说,不同区域的生态系统也有着明显差异,如北京中关村的创业生态系统体现出政府引导的特征,在发展过程中企业和政府共同参与,由政府引导当地要素的集聚和融合;而江浙、深圳等地则创新创业氛围浓厚,由市场机制驱动创业生态系统的构建和不断演化。总的来看,政府和市场的不同作用是导致创业生态系统差异的重要因素,不同类型的系统具有不同特征,创业企业在不同类型系统中的成长路径也存在差异。因此,为了进一步深入研究,需要对创业生态系统的类型进行划分。

从主体角度来看,创业生态系统包含企业、政府和相关机构等多种创业参与主体,而企业和政府是最重要的两类主体,可以从企业和政府的作用角度出发来进行创业生态系统的类型划分。一方面,政府作用主要体现为政府在创业生态系统中的参与程度。经济学家提出的政府经济职能理论已经形成较为完整的体系,认为政府和市场均在资源配置中扮演着重要角色。市场的功能是不完善的,所以政府作为独立的主体参与微观经济活动,与其他经济主体互相联系以实现市场的良好运作。基于学者的相关研究,政府参与是指政府干预资源配置以消除市场低效与市场失灵,

[31]并通过外部监管和内部管理行为来维护市场秩序、保障公平竞争。在中国转型经济背景下,区

域发展不平衡,市场经济体制也不成熟,政府参与和市场调节的结合是现代经济社会的现实选择。一般来说,政府掌握着大量有价值的资源,政策的扶持和拉动对于创业生态系统的构建和发展起到重要作用,从政府参与程度对创业生态系统进行划分具有理论和现实意义。

对于创业生态系统来说,政府参与对其形成与发展具有重要作用。首先,政府可以通过长期的研发项目投入来培育特定产业,通过政策杠杆来引导创业生态系统的出现。政府控制着大量的

[33]稀缺资源,对项目批准和资源配置有较大的主导权,通过将资源优先投资于某个领域,激励

一些企业的进入以及相关行业、研究机构和教育设施的协调,也鼓励了企业及相关机构之间的合[32]作,促进创业生态系统的形成[23]。其次,政府也会对创业生态系统进行外部监管,监督质量并查处和惩罚违规行为以保障系统整体和消费者的利益,并通过制定产业发展规划和政策法规来引

[34]导经济活动并承担社会责任。最后,政府还会参与到创业生态系统的内部管理中。在创业生态

系统的演化过程中,政府从系统视角进行干预以避免恶性竞争,公平的竞争环境有助于建立可持续的创业生态系统。

企业作用主要体现在对创业生态系统的治理方面。企业是创业生态系统的核心。Nambisan &Sawhney 根据企业网络集中度和创新性质对商业生态系统类型进行划分,认为企业网络集中模式是一个核心企业起主要作用,集中进行网络领导和内部协调;而企业网络分散模式则没有核心企

[35]业,领导和协调责任分散在每个成员中。之后,Zahra &Nambisan 研究创新生态系统也沿用了

此种划分方式。创业生态系统是从商业生态系统发展演变而来,且企业网络集中或是分散也会导

[28]致创业生态系统的差异,创业企业在其中的成长路径也不同。因此,从企业网络的集中度来划

分创业生态系统具有理论和实际意义。

企业网络集中的生态系统通常是以一个成熟企业为核心,新创企业和相关机构围绕核心企业进行运作和发展。作为一个整合者,核心企业定义了生态系统的基本架构并吸引其他的网络成员

[36]。来设计和开发系统的不同“组件”本质上来说,核心企业为了其自身的发展而构造一个微环

境,基于其技术、产品或服务创造一个平台以在生态系统中占据主导地位,吸引新创企业在系统中运作以带来新的生命力,最终实现全体成员的利益。核心企业可以获得其他企业的知识来开发新产品或新服务,也可以通过并购或联合其他企业来拓展新市场。生态系统为新企业的产生提供了肥沃的土壤:核心企业能通过项目等为新企业提供资源支持,系统中丰富的信息有助于新企业

[11]进一步识别和开发机会,经验丰富的中介者也对新企业发展起到重要的支持作用。此外,价值

·11·

吉林大学社会科学学报2016年第1期

溢出不断吸引其他企业和机构的参与,促使系统不断演化。当然,在生态系统的建立和运转过程中,核心企业都起到监管作用,协调系统的内部主体,并带领这些主体随着外部环境的变动不断更新系统,确保其市场关联性,同时提供一个引人注目的愿景和未来,吸引和留住多样化的主

[15,37]体。

企业网络分散的创业生态系统并不围绕着核心企业运行,而仅仅是一系列创业企业的集聚,

[35]共同承担领导和协调责任。为了实现技术开发和市场开拓,在商业化机会和市场风险不确定的

[28]时候,一些创业企业在缺乏集中领导及相互关联平台的支撑下会自然集聚,依赖与相关领域

企业的广泛合作来实现新技术和新知识的商业化,合作关系的不断壮大又会带来新的机会,反复

[38]迭代最终形成创业生态系统。这类创业生态系统是以小的、灵活的和创新的企业为特征,多

出现在新兴行业和领域,因为新兴领域多数创新都需要这些企业联合形成多样的、复杂的知识基础[23]。此外,企业网络分散的创业生态系统在具体结构上也体现为两种不同的类型。一种创业生态系统是由规模较均质的创业企业所构成,这些企业均匀地分散在网络中。如Zahra &Nam-bisan 提出,在最初的药物开发时,小型生物医药企业可能是创新知识的关键来源,通过它们的合作来实现不同类型知识的集聚和整合,共同进行基础发现和创新并构建市场空间。另一种创业生态系统中的创业企业则并不完全是均质的,由于先入优势导致先动企业较跟随型企业规模更大,能实现更快速的发展。如Overholm 关注太阳能服务行业,五个创业企业率先发现了机会,联合相关企业和机构一起为最终客户提供一个全面解决方案,构建了一个新生态系统。之后,一些跟随型创业企业开始进入,并引入新的合作伙伴以提供互补资源及扩展市场,最终创造了一个

[38]完善的创业生态系统。

基于以上分析,本文认为可以从企业和政府的双元作用角度出发,根据企业网络集中度和政府参与程度将创业生态系统分为四种类型(如图2)

第一类是政府强参与、核心企业主导

的创业生态系统。如吉林省围绕一汽集团

形成的汽车零部件企业集群,由当地政府

提供一定的政策扶持和资金,致力于为核

心企业提供相应的配套支持,同时核心企

业的市场平台也有利于区域中小企业的创

建与成长,由此形成良好的创业氛围,促

进区域经济的繁荣和发展。因此,这类生

态系统通常出现在制度依赖性强、政府在图2创业生态系统类型划分[28]

资源配置中起重要作用的区域,主要由政

府、创业企业以及相关机构等构成,在参与主体上体现出多样性的特征。成熟企业作为资源核心提供平台,新企业围绕该平台提供产品或服务对接,或是被整合成为核心企业的产品或服务的集成解决方案的一部分,或者作为互补产品增加平台的价值。这些主体之间形成价值网络,通过协作实现基于平台的共生,通过良性竞争维持系统的长期发展。此外,在治理方面,主要由核心企业作为领导者实现生态系统的内部决策和任务协调,而政府起到整体监督的作用。

第二类是政府强参与、企业网络分散的创业生态系统。如北京的中关村科技园,由于拥有密集的人才和科技资源,在体制机制变革的情况下,部分科研人员首先开始创业并得到政府的大力支持,促进更多技术密集的创业企业、相关企业和机构的不断涌现。由于政府的不断推动和市场发展的需要,最终形成聚集大批创业企业、大学与科研机构、中介机构以及投资机构的创业生态·12·

蔡莉等创业生态系统研究回顾与展望

系统。因此,这类生态系统通常也出现在制度依赖性强的区域,政府通过提供优惠的政策扶持和显著的资源倾斜来吸引创业企业及相关机构,这些主体由于相关业务的合作及资源的共享逐步构建其关系网络,通过主体间的共生与竞争来共同创造价值,最终促进区域创业活动。此外,在治理方面,一方面由于此类生态系统的网络结构较松散,没有核心企业进行统一治理,因此由所有成员共同进行协调并基于市场机制的良性竞争维持系统的稳定发展;另一方面,在创业生态系统的演化过程中,政府进行系统干预和综合监督,通过制定规划和政策来引导经济活动,促进创业生态系统的长远发展。

第三类是政府弱参与、核心企业主导的创业生态系统。如处于浙江杭州的银江孵化器。银江作为核心企业,依托孵化器集聚相关企业和机构搭建关系网络,围绕智慧城市的技术平台共同开发市场,有效激励多方主体间的互动以充分整合平台内资源,最终实现共同成长。因此,这类生态系统通常处于市场环境较发达的区域,由市场驱动核心企业所构建,包含一群相配套的、多样的创业企业和相关机构等。基于核心企业塑造的平台激发主体间高度的交互作用,联合其他利益相关者去共同开发或创造市场机会,实现良性竞争和机会共生。在治理方面,通常也是由核心企业实现统一的协调与管理,通过设定及实施技术和市场标准来引导生态系统形成。

第四类是政府弱参与、企业网络分散的创业生态系统。如深圳华强北。由于改革开放和经济特区的发展,电子工业急速发展但无法满足市场的需求,因此政府联合相关企业设立电子元器件交易市场,大量创业企业和相关机构率先进驻来实现相关产品和服务的配套。随着市场的不断发展,机会的不断涌现,促使更多跟随型企业参与,使得生态系统也逐步壮大。因此,这类创业生态系统的发展通常是市场力量驱动所集聚形成的,体现出一定的区域性,政府提供的政策支持起到催化剂的作用。在行业发展的初期,缺乏相应的知识基础且合法性缺失,许多创业企业依赖与相关企业和机构的广泛合作来进行产品或市场的开发,通过主体间的共生和竞争实现创业生态系统的发展。此外,这类生态系统的网络结构也较松散,主要基于市场机制的良性竞争实现对系统的长期治理。

表2创业生态系统类型

政府强参与—

核心企业主导型诱发因素政策拉动核心企业的

平台吸引不同类型创业生态系统的对比分析主要参与主体成熟企业政府新创企业

相关企业和机构等

新创企业

政府

相关企业和机构等

成熟企业

新创企业

相关企业和机构等

新创企业

相关企业和机构等特征网络性:围绕核心企业的网络共生性和竞争性:基于平台的共生和竞争政府监督自我维持性:基于核心企业的治理,网络性:围绕主体间的业务联系形成合作网络共生性和竞争性:基于网络的共生和竞争政府自我维持性:基于市场机制的良性竞争,监督网络性:围绕核心企业的网络共生性和竞争性:基于平台的共生和竞争自我维持性:基于核心企业的治理网络性:围绕主体间的业务联系形成合作网络共生性和竞争性:基于网络的共生和竞争

自我维持性:基于市场机制的良性竞争政府强参与—企业分散型政策拉动市场推动市场推动核心企业的平台吸引市场推动政府弱参与—核心企业主导型政府弱参与—企业分散型

注:创业生态系统的多样性反映在主要参与主体上,四类创业生态系统都具有区域性特征,因此不予详述。

·13·

吉林大学社会科学学报2016年第1期

基于以上分析,本文发现这四类创业生态系统在诱发因素、构成和特征上具有显著差异(如表2)。首先,政府强参与的创业生态系统在诱发因素上体现为政策拉动,而政府弱参与的创业生态系统则体现为市场推动,具有核心企业主导的创业生态系统同时体现出核心企业的技术/市场平台的作用。其次,四类创业生态系统的主要参与主体有一些差异,如表2所见。最后,四类创业生态系统都体现出多样性、网络性、共生性、竞争性、自我维持性和区域性六个特征,但在具体表现上存在一定差异。对于核心企业主导的创业生态系统而言,主要是围绕核心企业形成网络结构,实现基于平台的共生和竞争,并由核心企业实现统一治理;对于企业网络较分散的创业生态系统而言,则是由于主体间的业务联系形成松散的合作网络,并基于该网络实现主体间的共生和竞争,在自我维持性上则主要体现为基于所有成员共同协调以及市场机制的共生和竞争进行治理,以维持系统的发展;此外,对于政府强参与的生态系统来说,政府的系统干预和长期监督也对系统的自我维持性起着重要作用。

四、未来研究展望

本文对创业生态系统研究进行了系统梳理和深入剖析。基于现有文献分析了创业生态系统的内涵和构成,并归纳出创业生态系统的多样性、网络性、共生性、竞争性、自我维持性和区域性六大特征。在此基础上,从政府参与和企业网络两个维度将创业生态系统分为四种类型并进行对比研究。分析发现,现有研究多集中于理论探讨和案例分析,仅关注了创业生态系统本身,如创业生态系统的内涵、构成和特征等,而对更深层次的研究则相对缺乏。根据已有研究不足,结合较成熟的创业理论,本文认为未来创业生态系统的研究需要重点关注以下几个方面。

首先,深入剖析创业生态系统的构建及演化机理。研究创业生态系统形成所需的宏观条件,包括制度环境、市场环境、区域文化或地理条件、生态系统的内部制度体系等。在微观层面,企业行为(如创业者认知等)如何影响创业生态系统的形成也是一个有趣的研究问题,可以通过

——系统的产生和重实证研究来揭示系统内微观层面的变化如何导致创业生态系统的宏观变动—

构。此外,创业生态系统的形成是一个长期演化的过程,应该从其内部运行机制出发,深入分析构成创业生态系统的参与主体以及主体间的交互作用机制,以此来纵向探讨生态系统的演化方式和演化机理,基于创业生态系统生命周期的发展阶段探索不同阶段下的系统特征及外部要素的适度匹配性。而且,在创业生态系统类型划分的基础上,还可以通过典型案例揭示不同类型创业生态系统的构建基础、诱发因素以及纵向演化过程。同时,由于区域创业活动的复杂性,从系统层

[19]面对创业生态系统进行评价和测量也是必要的。

其次,从微观视角出发,关注创业生态系统内部主体间的作用机制如何促进创业企业的成功,包括主体间网络和动态竞合机制。一方面,创业生态系统中存在着互相依赖的网络结构,这是一个有利的信息转移机制,创业企业通过与不同利益相关者有意义的交互,实现知识资源的共享。通过这个网络,企业能够对生态系统中一些优秀企业进行模仿,并与经验丰富的主体交流以快速获取和吸收必要的信息,进行高效的创业学习。而且,高质量的关系网络构建了一个有助于知识分享和创造的环境,这进一步吸引企业参与其中并积极分享其知识。这些企业通过彼此学习

[39]建构能力,通过团队合作实现隐形知识的共享,开发独特的、难以模仿的动态能力。另一方面,企业之间存在复杂的竞合关系。为了实现生存与发展,企业之间相互竞争以获得稀缺资源,进行挤压和吞并;但与此同时,企业之间也相互合作,基于各自的技术和知识共同开发新产品、服务或开拓新市场。而且,在不同类型的创业生态系统下,政府参与程度和企业网络集中度方面·14·

蔡莉等创业生态系统研究回顾与展望

的差异会影响创业主体间的学习机制和竞争与合作机制。

第三,进行企业与创业生态系统的互动研究,揭示生态系统下的创业问题。具体可以分析企业的创业活动对创业生态系统演化的影响机制,以及创业生态系统的发展进一步对企业的机会开发与资源整合的影响。除了分别研究创业生态系统的演化以及其内部企业间的交互作用之外,未来还应该跨层面探讨系统整体和内部企业的互动机制。一方面,在创业过程中,企业不断识别和开发机会并整合所需资源,维持自身的生存与发展。在此过程中,企业随着自身的发展不断与相关企业及机构建立关系,部分企业及机构会加入到此生态系统中,这有助于整个系统的发展壮大,促进了创业生态系统从简单到复杂、从低级到高级的持续演化。另一方面,创业生态系统的发展也有助于内部企业新技术的开发和新市场的开拓。生态系统中,企业间的互相依赖使其能够专注于自身核心业务以构建差异化能力,弥补其生产、营销和分销等其他能力,促进新技术的开发;企业之间的合作能使其互相应用专业化知识,获得多样化知识以适应初生市场或开拓新市场。

[参考文献]

[1]Dunn K.The entrepreneurship ecosystem.MIT Technology Review ,2005,(9).

[2]Cohen B.Sustainable valley entrepreneurial ecosystems.Business Strategy and the Environment ,2006,15(1):

1-14.

[3]Isenberg D J.How to start an entrepreneurial revolution.Harvard Business Review ,2010,88(6):40-50.[4]Tansley A G.The use and abuse of vegetational concepts and terms.Ecology ,1935,16(3):284-307.

[5]Moore J F.Predators and prey :A new ecology of competition.Harvard Business Review ,1993,71(3):75-83.[6]Moore J F.The Death of Competition :Leadership &Strategy in the Age of Business Ecosystems .Boston :John Wiley

&Sons Ltd.,1996.

[7]Adner R ,Kapoor R.Value creation in innovation ecosystems :How the structure of technological interdependence

2010,31(3):306-333.affects firm performance in new technology generations.Strategic Management Journal ,

[8]Isenberg D J.The entrepreneurship ecosystem strategy as a new paradigm for economic policy :Principles for culti-

vating entrepreneurship.Presentation at the 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and European Affairs ,2011.

[9]林嵩:《创业生态系统:概念发展与运行机制》,《中央财经大学学报》,2011年4期。

[10]Vogel P.The employment outlook for youth :Building entrepreneurship ecosystems as a way forward.Conference

Proceedings of the G20Youth Forum ,2013.

[11]Mason C ,Brown R.Entrepreneurial ecosystems and growth oriented entrepreneurship.Final Report to OECD ,Par-

is ,2014.

[12]Suresh J ,Ramraj R.Entrepreneurial ecosystem :Case study on the influence of environmental factors on entrepre-

neurial success.European Journal of Business and Management ,2012,4(16):95-101.

[13]Thomas L D W ,Autio E.The fifth facet :The ecosystem as organizational field.DRUID ,Copenhagen ,Denmark ,

2014.

[14]Graham R.Creating university-based entrepreneurial ecosystems :Evidence from emerging world leaders.MIT

2014.Skoltech Initiative.Cambridge :Massachusett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

[15]Zahra S ,Nambisan S.Entrepreneurship in global innovation ecosystems.AMS Review ,2011,1(1):4-17.

[16]Hartigh E D ,Tol M ,Visscher W.The health measurement of a business ecosystem.Proceedings of the European

Network on Chaos and Complexity Research and Management Practice Meeting ,2006.

[17]Galateanu A E ,Avasilcai S.Symbiosis process in business ecosystem.Advanced Materials Research ,2014,1036:

1066-1071.

·15·

吉林大学社会科学学报2016年第1期

[18]Pierce L.Big losses in ecosystem niches :How core firm decisions drive complementary product shakeouts.Strategic

Management Journal ,2009,30(3):323-347.

[19]Acs Z J ,Autio E ,Szerb L.National systems of entrepreneurship :Measurement issues and policy implications.Re-

search Policy ,2014,43(1):476-494.

[20]Isenberg D J.What an entrepreneurship ecosystem actually is.Harvard Business Review ,2014,5.

[21]Nadgrodkiewicz A.Building entrepreneurship ecosystems.Economic Reform Features Services ,2013,12:18-21.[22]Soto-RodríguezE.Entrepreneurial ecosystems as a pathway towards competitiveness :The case of Puerto Rico.Com-

petition Forum ,American Society for Competitiveness ,2014,12(1):31-40.

[23]Li J F ,Garnsey E.Policy-driven ecosystems for new vaccine development.Technovation ,2014,34(12):762-

772.

[24]Arruda C ,Nogueira V S ,Cozzi A ,Costa V.The Brazilian entrepreneurial ecosystem of startups :An analysis of en-

trepreneurship determinants in Brazil and the perceptions around the Brazilian regulatory framework.In Entrepreneur-

2015.ship in BRICS .Switzerland :Springer International Publishing ,

[25]Nambisan S ,Baron R A.Entrepreneurship in innovation ecosystems :Entrepreneurs ’self-regulatory processes and

their implications for new venture success.Entrepreneurship Theory and Practice ,2013,37(5):1071-1097.[26]Afuah A.How much do your co-opetitors ’capabilities matter in the face of technological change ?Strategic Manage-

ment Journal ,2000,21(3):387-404.

[27]Hughes M ,Ireland R D ,Morgan R E.Stimulating dynamic value :Social capital and business incubation as a path-

way to competitive success.Long Range Planning ,2007,40(2):154-177.

[28]Zahra S ,Nambisan S.Entrepreneurship and strategic thinking in business ecosystems.Business Horizons ,2012,55

(3):219-229.

[29]Gawer A ,Phillips N.Institutional work as logics shift :The case of Intel ’s transformation to platform leader.Organ-

ization Studies ,2013,34(8):1035-1071.

[30]Li Y R.The technological roadmap of Cisco ’s business ecosystem.Technovation ,2009,29(5):379-386.[31]汪旭晖、张其林:《平台型网络市场“平台—政府”双元管理范式研究———基于阿里巴巴集团的案例分

》,《中国工业经济》,2015年3期。析

[32]鲁国强:《论自由市场与政府干预》,《当代经济管理》,2012年1期。

[33]蔡莉、单标安:《中国情境下的创业研究:回顾与展望》,《管理世界》,2013年12期。

[34]Sheng S ,Zhou K J ,Li J.The effects of business and political ties on firm performance :Evidence from China.Jour-

nal of Marketing ,2011,75(1):1-15.

[35]Nambisan S ,Sawhney M.Making the most of the global brain for innovation.International Commerce Review ,

2009,8(2):128-135.

[36]Nambisan S ,Sawhney M.Orchestration processes in network-centric innovation :Evidence from the field.Academy

of Management Perspectives ,2011,25(3):40-57.

[37]Gawer A ,Cusumano M A.Industry platforms and ecosystem innovation.Journal of Product Innovation Management ,

2014,31(3):417-433.

[38]Overholm H.Collectively created opportunities in emerging ecosystems :The case of solar service ventures.Techno-

vation ,2015,39:14-25.

[39]Cai L ,Hughes M ,Yin M.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resource acquisition methods and firm performance in Chinese

new ventures :The intermediate effect of learning capability.Journal of Small Business Management ,2014,52

(3):365-389.

[责任编辑:赵东奎]

·16·

ABSTRACTS

Entrepreneurial Ecosystem :Review and Prospects

CAI Li ,PENG Xiu-qing ,Satish Nambisan ,WANG Ling (5)

Abstract :Entrepreneurship from the ecological perspective has received increasing attention from scholars and practitioners in the field of management.However ,the key concept of entrepreneurial ecosystem remains unclear.Based on a systematic review of existing researches ,we clarify the definition and component of entrepreneurial ecosystem and analyzed its characteristics ;then on this basis ,we categorize entrepreneurial ecosystem into four types and make the comparative analysis.Finally ,future research directions of entrepreneurial ecosystem are proposed.

Keywords :entrepreneurial ecosystem ;entrepreneurial firm ;government involvement ;network of firms

Labor Allocation Distortion of Different Industries

and Its Relationship with Inter Labor Market and Wage Gap :1978—2013

BAI Pei-wen (17)

Abstract :From 1987to 2013,the distortion curve of labor allocation showed little change and remained the same as before.While labor allocation distortion in non-agricultural fields increased ,the difference of labor allocation distor-tion between non-agricultural and agricultural fields decreased significantly as a major cause of industry labor allocation distortion.The former has begun to increase since 2010.Wage differences between various industries reflect the distorted allocation of labor resources among departments ,while distortions of labor market within the industry contributes to the labor resources distortions in general.The distortions caused by wage differences is high but has begun to decline ;labor distortions in the first and third industries are not high ,having increased since 2005;however ,there is a high degree of distortion and a downward trend in the secondary industry.The general provincial labor distortions have a downward

agriculture and agriculture are in line with the national distortion curve while inter-pro-trend ,and the distortions of non-

vincial distortion tends to increase.The mean distortions in the three industries of provinces are below that of the state ,but the mean wage distortions of provinces have been above that of the state since 2005.Besides ,distributions of degree of distortion in provinces are governed by certain rules in accordance with regional differences.

Keywords :labor allocation distortion ;inter labor market ;wage gap

The Decomposition of Potential Output and Output Gap and Its Application in China :

A Study Based on Bounce-Back Model

DENG Chuang ,XU Man ,XI Xu-wen (28)

Abstract :Production function ,multivariate state-space model and time series decomposition have been three meth-ods commonly used in estimating potential output and output gap in recent years.By analyzing and comparing the merits and demerits of these methods ,this paper adopts the bounce-back model in estimating the potential output and output gap in China.On the basis of the decomposition results ,this paper investigates the main factors influencing potential output and relations among output gap ,inflation rate and economic growth rate.It shows that the decomposition results based on the bounce-back model are reasonable.The potential output and output gap reflect the long-term growth trend and

s macroeconomy respectively.They are useful indexes and an important interface to ana-short-term fluctuation in China ’

lyze the macroeconomic growth and fluctuation problem.

Keywords :potential output ;output gap ;economic growth ;business cycle ;bounce-back model

·187·


相关内容

  • 天地之中 对话世界文明 --嵩山论坛回顾与展望(上)

    天地之中 对话世界文明 --嵩山论坛回顾与展望(上)为华夏文明传承创新区"破题" 打造华夏文明与世界文明交流平台 天地之中 对话世界文明 --嵩山论坛回顾与展望(上) 本报记者 李晓光 通讯员 韩心泽 杜帅武 根植中岳嵩 ...


  • 水文科学研究进展的回顾与展望_徐宗学

    第21卷第4期 2010年7月水科学进展ADVANCESINWATERSCIENCEVol.21,No.4Jul.,2010 水文科学研究进展的回顾与展望 12徐宗学,李景玉 (1.北京师范大学水科学研究院,水沙科学教育部重点实验室,北京1 ...


  • 2010年公司总结

    创业立足三农 开拓再谱新篇 (2010-2011公司年度发展回顾及展望) 回顾篇 尊敬的各位合作伙伴.各位领导.各位同仁,大家好! "又是一年春好处,赢得商誉满神州"! 充满创业激情.充满开拓情怀的2010年已经过去了: ...


  • "我与祖国共奋进"主题教育实践活动方案

      一、活动宗旨   以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为指导,全面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以理想信念教育为核心,以增强青年的责任感和使命感为重点,以推动广大青年在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中成长成才、建功立业为目标,通过用马克思主义科学理论 ...


  • 环保行业研究报告

    TMFOX VENTURE PARTNERS 环境保护行业研究报告 环保行业的创新方向和投资重点 项目融资辅导营 2014/1/23 报告用途 本研究报告为商弈投资的被投资客户.项目融资辅导营被孵化的客户提供行业分析并帮助他们进行产品创新. ...


  • 赣州市第四次党代会精神宣讲报告会学习心得2

    赣州市第四次党代会精神宣讲报告会学习心得 赣州市第四次党代会是我市在关键时期召开的与全市920万党员及人民的政治生活密切相关的大事.大会主题贯穿了以人为本的主线,符合人民的要求.国家的要求.是赣州未来发展的纲领性文件.对寻乌的发展有深远的影 ...


  • 主体功能区建设的经济学理论分析

    ValueEngineeringNo.10,2009 价值工程2009年第10期 doi:10.3969/j.issn.1006-4311.2009.07.004 主体功能区建设的经济学理论分析 ToAnalyseonEconomicThe ...


  • 北大核心[商业时代]杂志约稿

    北大核心<商业时代>杂志 刊名: 商业时代 期刊刊号ISSN : 1002-5863CN : 11-4105/F Commercial Times 主办: 中国商业经济学会 周期: 旬刊 出版地:北京市 语种: 中文; 复合影响 ...


  • 2014,中国互联网发展展望

    年终结尾,人们都习惯于总结.展望.互联网一直备受关注,自然也少不了被一次次地总结和展望.关于2014年互联网行业的预测,就是其中之一,我们不妨看看都有哪些预测. 2014互联网预测之公司 小米公司将推出系列智能家电产品,形成以小米手机为中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