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国家想象视野中的_林海雪原_人物形象_张贤智

贵州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JournalofGuizhouNormalUniversity(SocialScience)2006年第6期(总第143期)

民族国家想象视野中的《林海雪原》人物形象

张贤智

(贵州师范大学文学院,贵州贵阳 550001)

摘 要:革命文学是当代文学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通过人物形象想象性的描写,充分展开对民族国家的想象,完成了新中国在新的历史形势下对意识形态的要求,《林海雪原》就是这样一部作品。

关键词:想象共同体;民族国家;仪式化;传播

中图分类号:I206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1-733X(2006)06-0106-04

ResearchontheNationalisticStateStructureofImagination

fromtheCharactersoftheNovel“LinHaiXuYuan”

ZHANGXian-zhi

(SchoolofLanguageArts,GuizhouNormalUniversity,Guiyang550001China)

Abstract:InordertoadapttheideologicaldesirabilityinnewChina,revolutionarynovelsplayanimportantroleincontemporaryliterature,whichrenderanimaginativenationalisticstatethroughthedescriptionofmythologicalnovelscharacters.“LinHaiXuYuan”iscrucialworkinChineserevolutionarynovels.Theauthor,Qubo,rendersthereadersanimaginedcommunityofna-tionalisticstatefromthedescriptionoftheexternalcharacters,theoriginandtheattitudetodeath.

Keywords:ImaginedCommunity;imaginativenationalisticstate;ritualization;spreading

民族国家是“一种想象的共同体”,“它是想象的,因为即使是最小的民族的成员,也不可能认识他们大多数的同胞,和他们相遇,或者甚至听说过他们,然而,他们相互联结的意象却活在每一位成员的心中”[1]6。同时“兴起18世纪欧洲的想象形式———小说与报纸”,对“民族的想象共同体的诞生会是如此

[1]23重要”,“因为这两种形式为`重现'民族这个想象共同体,提供了技术上的手段”。美国学者本尼迪

克特·安德森的观点为我们探讨革命文学的想象和诉求提供了很好的研究视角。很长时间以来,描写中国共产党领导的革命斗争的小说、散文、戏剧、诗歌等文学,占据了文学文本的主导地位,从而也进入了大、中、小学生的思想、精神和气质培养的全部过程之中。它们以“红色经典”的姿态,成为青年人成长中的“偶像”和“榜样”。正因为这样,经过长期的、有目的的、系统性的宣传教育和意识渗透,新中国较完善的重建了一整套的思想观念和价值系统,代替了过去传统的意识形态和之前出现的各种纷繁芜杂的思想。小说这种被社会各阶层接受和欣赏的文体,通过自身的特殊表现形式,为新中国构建了属于无产阶级的“民族国家想象共同体”,为广大百姓创建出一系列可供仿效的民族英雄式的人物,从而较好地完成了至上而下的“官方民族主义”和“群众性民族主义”的完美结合。“十七年文学”由于受这种思想意识的指导,英雄人物总是高、大、全,反面人物则是假、丑、恶。两种人物泾渭分明,非此即彼,在人性的背景下,这些人物过于平面化和抽象化,以至于因长期受这样的文学作品和影视作品影响,读者的审美情趣和思考模式也在某种程度上被固定化、概念化。《林海雪原》就是这样的典型,从中可以看出作家是通过怎样的想象性描写,使英雄人物神话起来,美化起来;反面角色是如何作为对立面存在,从而完成想象的共同体来强化社会主义意识,最终完成民族国家的重构。收稿日期:2006-10-10作者简介:张贤智(1977-),男,湖南常德人,贵州师范大学文学院研究生。研究方向:现当代文学。

一、英雄人物、反面人物截然不同的体貌想象与抒写

《林海雪原》中最有典型对比意味的是作者曲波对小白鸽和蝴蝶迷的描写。小白鸽白茹“一对美丽明亮的大眼睛像能说话似的闪着快乐的光亮。两条不长的小辫子垂挂在耳旁。前额和鬓角上漂浮着毛茸茸的短发,活像随风浮动的芙蓉花。”土匪头子蝴蝶迷“要论起她的长相,真令人发呕,脸长的有些过分,宽大与长度可大不相称,活像一穗包米大头朝下安在脖子上。”事实上,作为“模特儿”的蝴蝶迷是很漂亮的,而白茹的原型并不漂亮,当曲波被问何以要极度丑化蝴蝶迷而美化白茹,曲波回答得快而直率:“我为什么要把敌人写得那么美?我不愿意把我们的军人写得丑,因为他们的心灵是美的”。回头看中国传统观念,善与美往往是相连的,《庄子·盗跖》篇孔子的说法最为有名:“凡天下有三德:生而长大,美好无双,少长贵贱见而皆悦之,此上德也。”曲波在小说中是把敌我斗争“进步与反动”的二元对立转化为善恶对立来处理的,因此,在外貌形象的表现上我军是正义之师,是善的,在他的思想里、模样上理所当然应当是美的。这种有意识的脸谱化的描写有强烈的心理隐喻作用和深层的民族心理审美习惯。中国戏曲的脸谱艺术对人物性格、身份有指示作用,一出场就能给人明显的善恶判断,脸谱的夸张性、装饰性,具有强烈的寓褒贬、别善恶的鲜明性。京剧《群英会》中,“豆腐块脸”的蒋干,一出台就使观

[3]众感受到了这个人物的卑琐,豆腐块脸,脸当中一块白,一字眉、菱形眼,看长相就不是个好人。又如

《三国演义》写张飞是“豹头环眼,燕颔虎须”,“作者的用意乃在突出这些人物的奇异性。唯其如此,才能凸现艺术人物的鲜明形象,很容易产生强烈的视觉效果。”[4][2]410显然,《林海雪原》继承并运用了中国传统心理审美和集体无意识价值评判系统,为满足现代性的诉求,作者对新英雄人物和反面人物在形体特征上进行了类似脸谱化的想象与虚构,这种体貌想象与抒写外化了敌我双方在道德是非平台上的视觉效果,很好的完成了由感官带来的心理道德伦理审判,进而转化为正义与落后的对立。在第一章《血债》中,“团参谋长少剑波,军容整齐,腰间的橙色皮带上,佩一支玲珑的手枪,更显得这位二十二岁的青年军官精悍俏爽,健美英俊”。主人公一出场就给人英姿飒爽、风度翩翩的感觉,在读者的心目中留下了深刻美好的第一印象,这是党的领导者和决策者的形象。不愿投靠匪营的猎户姜青山,“那人年纪二十四五岁,身材长的特别魁梧有力”“穿一身白茬羊皮大衣,腰束一条皮带,上挂两个子弹盒,胸前佩着一把皮鞘短剑,脚穿一双高筒鹿皮靴,脚踏一副又窄又长的短速滑雪板,打扮得像一个古典武士。两只有神的眼睛,射出刺人的光芒,两道长而浓的眉毛,增加着他那眼睛的威风,前额正中有一颗美丽的佛爷痣。”“魁梧有力”、“古典武士”、“威风”透露出浓厚的价值判断和审美倾向。与之对立的土匪头子座山雕的模样则是“他那光秃秃的大脑袋,像个大球胆一样,反射着像啤酒瓶子一样的亮光。一个尖尖的鹰嘴鼻子,鼻尖快要触到上嘴唇。小嘴巴蓄着一撮四寸多长的山羊胡子,穿一身宽宽大大的貂皮袄。”完全一副老奸巨滑、鄙薄猥琐的形象,让人心生厌恶。其他如假道士宋宝森、匪徒刁占一、“一撮毛”刘维山、九彪都有或多或少的令人厌恶的外表。人物的出场,给人印象最深和直接的就是人物的体貌特征,作者通过对人物外貌的强化和夸张,以期达到烘托和展现人物性格的作用,使读者产生爱憎分明的思想情感,强化作者受于读者的社会价值评判和认识。

二、英雄人物、反面人物的根源想象与抒写

在阶级斗争、民族斗争十分激烈的时代,文艺构思以“阶级斗争支配一切”的因果命题和哲学思想来表现政治概念、塑造人物形象、描写自然环境,从而成为时代社会政治斗争的形象演绎。红色政权讲究人的出身,用阶级的观点、理论来划分不同的人群,不同的人群有什么样的特质,就扮演相应的角色,《林海雪原》就充分体现了作者的主体想象和认知。少剑波的社会出身和家庭状况是“六岁那年就死了双亲,姐弟俩孤苦无依的生活。那时姐姐只有十八岁,她靠教书来养活幼小的弟弟。”杨子荣是雇农出身,是抗日老战士,从小家里人就受地主的压迫,因为自己的牛吃了山上的草,被地主逼得家破人亡,从此走上革命道路。姜青山是年轻的猎手,自己被抓进匪营,和土匪不共戴天……。总之,凡是革命的、积极的、进步的、有觉悟的统属于贫下中农和工人队伍。反之,蝴蝶迷“是仙洞镇上大地主姜三膘子的女儿,他家有好地两千垧,家大业大,牛马成群,老妈子侍女一大堆,护院的炮手上百名”,许大马棒不知几

辈以前他许家就成了衫岚站上的恶霸。假定河道人原来是为日军服务的间谍,后来投靠了伪军,是座山雕的师兄,奸淫妇女,逼死百姓。其他如刁占一、栾警尉、马希山、侯殿坤等,不是土匪就是恶霸,要不就是走狗和蒋军的余孽和帮凶。可见,在作者的文本空间里,只有无产者才是革命的根本动力和领导者,20世纪三四十年代的社会革命运动中,农民一直被视为革命的主体、革命的生力军。在毛泽东的思想中,农民是最伟大的,他们最有可能起来推翻旧的统治,而有钱有权有地位的反面角色是一群旧社会和旧制度的维护者,他们用手中的权势来控制和压制广大的无产者。这里给了我们一个抽象但清晰的概念:无产者※革命者、革命群众,革命者、革命群众→无产者。因为这个关系,所以党领导的军队必然是人民的军队,在哪里闹革命都自然要和人民大众、普通百姓融成一体。同样,资本家※反动派,反动派→资本家。这群人是脱离了群众的,因此受到人民的唾弃,最终的结果必然是灭亡。作者通过正反人物根源性的想象与抒写形成很明晰的两条线,一条战线上站立着的是英雄正面人物或先进分子,另一条阵线上的势必就是反动人物或不觉悟的人,他们的性格属性、个性特点就是与生俱来、先天注定了的。

三、英雄人物、反面人物面对死亡的浪漫性和恐惧性想象与抒写

一个人物的高大当然不能仅仅是前两者的表面属性。在革命文学中,人物要成为经典,成为世人仿效的楷模,意志的坚定与理想的崇高才是最本质和核心的内涵与标准,而所有这一切都体现在英雄人物面对生死考验时的抉择和态度。面对许大马棒和蝴蝶迷等对当地老百姓的围攻,鞠县长喊到“同志们,只有斗争了才有胜利,拼了吧!”死亡来临时,她高呼道“同志们,誓死不当俘虏。”革命者面对死亡时总是群情激昂、视死如归。这种视死如归、大义凛然的英雄形象,以及在赴死时的口号和手势动作都具有典型的仪式化模式和功能,定格在还活着的革命者的心中,令人一想起就热血沸腾。高波每次遇到困难和意志消沉的时候,脑海里总会浮现出姐姐慷慨就义的仪式化景象,于是像充了电似的又斗志昂扬,其他革命者莫不如此。实际上,读者在为革命者的死感到痛心的时候更多的是汲取了精神养料,为革命献身、为新的民族国家的建立奋斗的种子已经扎根在读者的意识里。高波和其他革命者(包括读者),从英雄人物的死亡中感受到最多的不是死亡恐惧,而是这种死亡本身的崇高。一旦英雄面对死亡的浪漫性抒写成为仪式和仪典,就会产生由这种仪式化功能带来的巨大模范作用。“我们民族的集体精神意识就蕴藏在这种仪式之中,它们虽然不能被直接感知并描述出来,但却内在地影响着人们的思维模式与

[5]行为规范。”于是,千万革命者将这种崇高的死视为无尚的光荣。无产阶级的奋斗目标就是要建立与

旧制度不同的民族国家体制,革命者有着坚贞不移的对党的忠诚,在他们看来,牺牲是为了民族国家的建立,惟有如此,他们的同胞和在民族概念下想象出来的和他们一样的千千万万受苦受难的人,才可以

[1]125过上他们为之奋斗的生活。正因为“有能够建造事实上的特殊的连带”,这些革命的先驱者总是满

怀豪情,仿佛是虔诚的教徒在为心中的真主献身,这就是民族主义、民族国家想象共同体所产生的魅力。作者告诉我们,因为他们代表的是最广大老百姓的利益和党的利益,他们的死也是紧紧和群众联系在一起的。在《二道河桥头大拼杀》中,高波领导的小分队遭到敌人的埋伏,在危机关头他首先考虑到的是群众利益。“他心里一翻腾,这才知道壕沟里还有没有突围的活着的群众,也许是他们负了伤走不动了。这哼叫声,顿时阻止了高波马上转移突围的念头,他这爱民如父母的高尚品德,立即使他的决心转变,不能扔下一个活着的群众,这里的活人突围,我必须是最后的一个。”等到群众都撤退了,他已经失去了突围的机会,最后牺牲了,但是他杀了19个匪徒,救出了几百个群众。可以说他的死是为了他人,为了群众,这里的他人和群众就是“不可能认识他们大多数的同胞”。革命者的理想是为了这个阶级和民族的利益———非个人化和物质化的目标。在《调虎离山》一章中,作者写少剑波的心理“他为党,为阶级,为人民,赤胆忠心,生死不惧”,杨子荣在回答少剑波关于前途问题时说:“现在咱这不在前途上走着吗?现在我这个侦察兵就已经是我的前途了,因为我是在通往共产主义的大道上走着。”“为革命而死之所以被视为崇高的行为,也是因为人们感觉那是某种本质上非常纯粹的事物。”[1]139在革命者的眼里,党的利益、人民的利益,“共产主义”新的民族国家的建立就是“非常纯粹的事物”,高波的形象正是千万个革命者、革命领导的象征。毛泽东曾指出,“指导伟大的革命,要有伟大的党,要有许多最好的干

[6]277部。”并向全党发出号召“我们党的组织要向全国发展,要自觉地造就成万数的干部,要有几百个最

好的群众领袖”。正因为此,就有无数的革命领袖毫不顾及生命地去实现这个目标,并且感到无比高尚和光荣。相反,匪徒刁占一被刘勋苍逼得走投无路的时候,“他跪在地上,连连磕头央求,老大饶命,三老四少,孩子不知好歹!”面对刘勋苍的大战刀,口口声声:“饶命,饶命。”并很快供出自己的底细,很殷勤的揭了栾警尉的老底。当栾警尉看到自己无处遁行的时候,吓得涕泪俱下,扑倒在地,苦苦求饶,并开始出卖他的同胞。马希山的一支部队中计后,吓得往后退,是在被马希山杀了几个逃跑的人后才稳定了局势。侯殿坤快被抓时,战战兢兢的喊“别打!别打!缴枪!缴枪!”为什么作者笔下的反面人物会如此贪生怕死呢?座山雕在得到“先遣图”后,感慨的说:“你想想这部分力量要是落到马希山他们手里”“我他妈变成穷光蛋,用什么本钱来讨封啊!”可见他们的目的就是个人的升官发财、扩充地盘。面对死亡时的态度是最能体现一个人的价值观和世界观的,在这个紧要关头表现出的无私与崇高,作者把革命者的大无畏精神和为人民献身的精神推到极致。敌人面对死亡时的委琐和畏惧,以及无耻的求饶,表现了他们天然的私心私利,指明他们所谓的目标没有任何坚定的价值标准,纯粹是为了升官发财。

“现代政治能量———无论是资本主义的,还是社会主义的———都在很大程度上取向民族国家,试图通过意识形态方式来扩大民族国家的权力和能力。”[7]89[6]《林海雪原》正是如此,从人物的外貌、出身、对死亡的态度三方面浪漫化想象的抒写强化了民族国家想象。作者曲波通过对敌我双方的想象,并把这种想象合理化、逻辑化,在文本世界中形成鲜明的价值判断体系,让读者在阅读中产生爱憎分明的阶级立场,自觉的向某个阶级靠拢,向某个阶级远离。正如《林海雪原》的模式,“红色经典”以及主流文学才创造出许许多多符合理想意识形态与标准的“新人”、“新英雄”形象,这种“形象的官方化,以及与之相联系的单一语调,形象从双重的层面转化纯严肃的层面,变成单义的东西;黑与白、肯定与否定,截然分

[8]554开并相互对抗。”这些经典的当然诠释者和捍卫者,通过图书馆、博物馆、出版社、学校、传媒等文化

机构(或国家意识形态)得以传播、保存、阐发,影响社会,起了确立民族国家的文化认同、确立国家意识形态合法性的重要作用。

参考文献:

[1]本尼迪克特·安德森.想象的共同体民族主义的起源与散布[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5.

[2]庄子[M].安继民,高秀冒注译.郑州:中州古籍出版社,2006.

[3]郑毓华.独具魅力的东方艺术奇葩———中国戏曲[J].大舞台,1996(3).

[4]史红伟,张兵.略论明清小说中的人物类型化问题[J].复旦学报社科版,2001(5).

[5]吴晓群.古代希腊的献祭仪式研究[J].世界历史,2000(3).

[6]毛泽东.为争取千百万群众进入抗日民族统一战线而斗争[M]//毛泽东选集:第一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91.

[7]大卫·雷·格里芬.后现代精神[M].北京:中央编译出版社,1998.

[8]巴赫金·拉伯雷研究.石家庄:河北教育出版社,1998.

责任编辑 郭利沙  英文审校 孟俊一


相关内容

  • 谈[创业史]革命叙事的经典化

    摘 要:本文阐述了<创业史>革命叙事经典化的过程.认为柳青在"十七年"的政治环境中,对主流意识形态保持适当妥协的同时,形成了一种民族的政治想象. 关键词:<创业史> 经典 叙事主体 革命叙事 &q ...


  • 传承·重构·再造:"红色经典"电影简论

    作者:张宗伟 当代电影 2011年10期 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经由官方.民间和学界的多年言说,"红色经典"作为"事件性话语"逐渐浮出水面.进入新世纪,"红色经典"电视剧改编热潮将 ...


  • 九年级上册每课要点--1沁园春 雪

    九年级上册每课要点--1沁园春 雪 我们伟大的祖国风景秀丽,疆域辽阔,历史悠久.3000多年来,有过不少的英雄好汉.帝王将相,试问:真正称得上英雄人物的是谁? 是无产阶级人民大众.毛泽东同志在<沁园春·雪>一词中形象地回答了这个 ...


  • 莫言小说的英雄主义

    DOI:10.13669/j.cnki.33-1276/z.2010.02.009 第10 卷第2期2010年6月 温州职业技术学院学报 Journal of Wenzhou Vocational & Technical Colle ...


  • [转载]关于我国文革前八十年代初长篇小说的创作解析欣赏

    这是一篇在八三年的大学中文系讲座笔记.把它转载出来供大家共欣赏.在外面大雪纷飞,室内温暖如春的时光中怀念,且读读一堂由大学教授讲座的文学大课,这些曾有文学梦的中老年网友定会很惬意,回顾各自历经三十余载历经风雨历程.,经历改革开放的阵痛或坎坷 ...


  • 现当代文学重点

    名词解释 1. 朦胧诗 指称70年代末80年代初出现的以北岛.舒婷.顾城.江河.杨炼.梁小斌等为代表的一批在文革中成长的青年诗人的具有探索性的一股新诗潮.它多强调主体的真实,追求象征性与意象化的表现手法,蕴含着感伤情调和反叛精神,其代表作品 ...


  • 征文心得体会

    品读<林海雪原> 感悟安监事业 --读<林海雪原>心得体会 人事处 蔡 小说<林海雪原>是我们中华民族精神文化宝库中一块壮丽的瑰宝.我怀着对长篇小说<林海雪原>和现代京剧<智取威虎山&g ...


  • 小学语文文学文本阅读教学策略

    第一章 小语教材中文学文本(名家名篇)特点 第一节 文学文本的功能定位 文学文本不同于文章体文本,它"有远功"而"非实用".它作用于人的精神世界.它以理想主义精神.丰富的情感.高雅的审美,烛照人类世界 ...


  • 当代文学测试题

    <中国当代文学>(上)练习题 第一章 "十七年"文学概况 一.解释:1.第一次文代会第一次文代会:第一次文代会于1949年7月2日至19日在北平召开.它不但实现了全国文艺界的大统一.大团结,而且确定了毛泽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