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请到我的梦里来

3

我们的路

——寄语友人

□董凤芝

你 附 在我 耳 边 说 : 你 看到 正 在 K 歌的那两个当年的 “小弟” 如今春风得 意的样子, 还有出手阔绰的举动, 心里 很不 好受 。你 说: 他 们有 什 么呢 ?想 当年, 在学校当班长时, 我指东他们不 敢往西 , 对我是忠 心耿耿、 唯命 是从 。 可现在, 他们或手中有权或有钱, 而我 却还 在为 生活 四处奔波 , 心里极 度失 衡, 无法在这同 学相 聚的 美 好氛 围中 待下 去。我听 着你酒后 的 真言 , 未置 可否。 我们都生于 60 年代后期, 到了这 个年龄, 工作、 生活都趋于稳定。同学 中有在个 人事 业上 大有 成 就的, 有在 工作单位任一官半职的, 但无论怎样, 都是我们同学中值得骄傲的事情。至 于你心里的失衡, 我想, 还是你的性情 所致吧。 想 当年 , 我 们 的父母 都 是 煤矿 工 人。说背景, 我们都没有。所以, 在学 校时的起 步都 是一 致的。 那时 候, 只 要在同学中胆大、 豪爽讲义气, 便能成 为同学中的 “老大” 。可经过这么多年 的努力, 身边的同学有的上了大学、 有 的进 入社 会开 始打 拼, 经 过 多年 的摸 爬滚打、 千锤 百炼 , 逐渐成 熟, 成 为有 担当的人。他们的成绩全由自己的双 手去 开拓 , 这其 中的 辛苦 与 努力 只有 他们自己知道。 而这过程, 靠的全是自己, 有谁帮 过他们呢? 你 亦曾 在某 单位 部 门 任职 , 随着 企业破产, 你走入了迷茫。也许, 你曾 寄希望于 他们 帮你 走出 困 境, 可最终 却还在生活的泥潭中挣扎, 所以, 你认 为他们 “没有什么” 。我当然明白你话 中的意思。可世上没有规定哪一个人 必须担当 帮你 的义 务啊 !就算 帮你 , 但以你的孤傲、 固执和自命不凡, 你能 在同学的手下做一名打工者吗?当年 的 “大 哥” 又 怎 会服 从 于 “小 弟 ” 的管 理? 细细想来, 你工作的漂泊不定, 是 不是你的性情所致呢? 一个人的性情决定他的命运。所 以, 改改你那与众不同的个性吧! 人 要与 时 俱 进, 思维 不 能 永远 停 留在过去的 “辉煌” 年代, 社会在进步, 我 们 的 思 想 意 识 也要 跟 上 时 代 的 步 伐。 为了生活而辛劳, 是件光荣的事, 如果你的忙碌有利于社会、 人群, 那就 更应该心安理得, 何必瞧不起自己? 如果你一味的还在这种自怨自艾 的生活中 打不 起精神, 终 被 环境 所不 容, 将忧伤以终老。 所以, 你的 努力 和有 始 有 终才 是 你成功的力量! 父亲节到了, 而我却再也无法见 到父亲了。 我夜夜等着父亲托梦来, 竟杳无音 信。 深夜的窗外, 回忆是陈旧的忧伤, 想念的泪, 想念的痛, 在午

夜梦回。总 是忘不了父亲走时的样子, 父亲去世 已两月有余, 在这段日子里只要看到 像父亲的身影, 我的心里就很痛, 多么 希望有灵魂存在, 来拉近父女间的距 离呀!如果有天堂, 我相信父亲在天 堂的某个角落, 微笑地看着我们。 回想 最后 一 次 梦 到父 亲, 是父 亲去世的 前一 夜, 梦 到父亲走到 门 厅前 的 鞋架旁蹲下 身子 穿鞋 , 因为 父亲 病重 已 五年 了, 身体太虚弱 了, 下楼肯定吃 不 消 , 所 以 我 连忙叫道 “爸, 别 走, 千万别 走” 。父亲 听到 后 回头冲我 微笑, 并 不 答言 。梦 醒 了, 打电话告之母 亲, 母 亲 说 父亲 早上 吃 的 龙须面 , 喝的米粉, 比往常吃的 多一点, 挺精神, 别担 心。我的心 稍 稍踏实了 些 , 可到了 下午, 我却心 慌 得坐立不安, 匆匆处理完工作搭上车 直奔父母家。

副刊

2015 年 6 月 19 日 星期五 责任编辑: 皇甫华

父亲,请到我的梦里来

□冯立云

到家后第一眼看到父亲, 听到他 如常地说 “回来了” 心才安稳了。晚饭 时大家围坐在父亲的床榻前共餐, 父 亲默默看着大家进餐说过会儿再吃, 不 曾 想这竟是父亲 与 我 们的 最后晚 餐。晚上我再想给父亲喂点饭时竟不 能够了。父亲小便失禁了, 这在父亲 身上是从未有过的事, 等换洗完毕后, 我搂着父亲和他说话, 他竟不语, 我呼 唤着父亲, 他只微微含笑看着我, 呼吸 从急促慢慢转向微弱, 眼神仿佛在望 向远方, 我大声呼唤父亲 “爸, 别走, 千 万别走” …… 父亲不再理会我, 安详 地走了。多年来我做过无数次父亲离 世的梦, 每一次哭醒过来都庆幸一番, 父亲在病痛中创造了数次连大夫都称 为的奇迹, 可这次父亲却真的离开了 我们。恍惚间梦境与现实重叠, 我知 边白 天 黑夜总有两三 个 人陪 着。 五 道父亲是在梦里与我告别呀! 年的病痛折磨让父亲身心憔悴, 脾气 父亲走了, 去了一个称之为天堂 反常, 白天还好, 可到了夜晚, 父亲却 的 地方 。在那 里是不是不再有病 痛 是在一分一秒地熬时间, 我们想办法 的 折磨 了 ?行 走 自 如吗?您 是否还 来缓解他的痛苦, 即便是让他闭目养 会 像在世时 那 样, 准备 上 好 吃 的 东 神一 会儿也 好 。我上 班 走时看到父 西, 期盼 着我 们一起 来看望 您, 并和 就又剥了小橘子瓣放进 您共享天伦?每次当我们祭奠您时, 亲精神尚好, 他 的 嘴里, 我 问甜 吗? 父亲点头 , 如 您是不是还像在世时那样, 依依不舍 常地 将嚼过 的 橘瓣吐 到我的 手 里 说 地一直目送我们到很远很远, 直至远 “走啊? ” 我回答 “哦 ” 。但当我起身拎 离了眺望的视线

? 包时, 却发现父亲满面含春双手抱拳 您在天堂看到我们了吗?您的后 作起身状, 冲着我连连说 “谢谢” 。我 代子孙都很努力, 都很健康, 他们生活 被惊 到了, 一 时间 以为 父亲糊涂 了。 得都很幸福, 此时的您, 是不是又露出 保姆说: “大爷, 她是你闺女呀! ” 。我 了我们曾经最熟悉的那欣慰的笑容? 对父亲说: “爸, 你说啥呢?说谢的应 回想父亲 生 前 我 最后一次 离 家 该是我” 。父亲只是笑着看我并无答 时的情景, 心里很痛。父亲当时离不 言。当我把这一情况告诉家人时, 大 开人 了, 我们 兄弟姊妹轮流 看护 , 怕 家都说除了有时会出现幻听幻觉外, 母亲 累 着又请 了保姆, 所以 , 父亲身

其 实父亲 一直 都很 清 醒, 直 至 去世。 每 个人 都 道 出了 与 父亲离 别 的 最后 情景。哥哥说他陪伴的最后那晚, 父 亲格外兴奋, 一晚上跟他和侄子讲了 很多, 也 嘱咐了很多, 让 哥哥改改脾 气, 让 侄 子少 喝酒 好好过 日子等等 ; 弟弟说他值班那天, 爸爸说了好多后 悔 的话 , 不 该和 母亲 发脾气 , 不 该和 子女喊 叫 , 总说 自己 不 对不 好 ; 姐姐 说她走时没敢和父亲告别偷偷走的, 因为 她 听保姆 说 只要 她 一 离 开父亲 就怀疑她回青海了, 并叹着气说见不 着了。姐姐常年奔波于乌海与青海, 这次是有急事只去几日便回来, 一走 竟成永别, 这成了姐姐心中抹不去的 伤痛。也 许 父亲 冥冥 中预感 去日不 多了, 难舍亲人之情溢于言表吧。 父亲 啊 , 远 在天 国 的您 , 是不是 还 在凝 视 故园的 花草树木 ? 是不是 还 在眷顾 曾 经的亲 情 乡情 ?还 是一 切的一切都已渐行渐远? 父亲, 给家人托梦来吧!我们想 你!您的儿女再次叩首, 为您祈福在 另一个世界平安健康喜乐。

日 出 甘 德 尔 ︵ 摄 影 ︶ 杨 利 军

端 午

胡文美

少时只记粽子香, 不济青黃盼端阳。 门楣绿影悬艾符, 玉腕彩线绕吉祥。 蒙学方晓为屈原, 诗颂初吟读涉江。 骚韵冤魂千古在, 忧思浩瀚汨罗长。

常 胜

每当我走近绵延不绝的乌拉山 父亲的音容笑貌就会浮现在眼前 仿佛正奔忙在抢险的拦洪大坝 仿佛还劳作于泥泞的地头田间 刚出窑的砖块, 曾烫伤你孱弱的脊背 炙热的骄阳, 曾烤干你割麦的热汗 乌梁素海的冰雪, 覆盖你铲苇的车辙 三更半夜, 你登上抢装火车的跳板 三圣公大桥, 还记着一个民工的名字 黄河决口, 你和村民挡住洪水泛滥 总排干的队伍, 传颂着你英雄的事迹 河套渠网, 流淌着你的智慧和果敢

记忆中的水泵房

□齐美萍

水泵 房 坐 落 在 乌达 区教 子 沟 矿五 栋房南 面的 一座高坡 上

, 空旷 的红砖大院 后面 是荒滩, 前面是 居 民 区 。 水泵房 院 里 种 着 大 片 的 扫 帚梅、 沙枣 树 和 杨 树 , 得 天 独厚 的 灌溉条件 , 使它 们 枝繁叶茂、 郁郁 葱葱 , 堪 称方 圆数 十里的一 块风 水 宝地, 也是孩子们的乐园。 水泵房院里的小山包上有一口 深井, 井边装有木栅栏, 防止人们挑 水时掉进井里, 水房停水时, 人们就 从这 口井里 挑水 , 冬天 井口周围 结 满了冰溜子, 极其难走, 大人们怕出 危险 就绝不 允许 孩子 们去 水泵房。 到了夏天, 没了大人的限制, 孩子们 就会 在井口周围 嬉戏 , 跑得 满头 大 汗时, 就 用拴 在栅栏上 的小 铁桶吊 上一桶清冽的水, 浑身浇个透, 再接 着玩, 或者歪心思上来了, 抱起一块 大石 头扔进 井里, 看石 头落 水溅 起 水花, 听深井里 “咚” 的一声闷响, 然 后一 个个哈哈大 笑, 四散跑 开。有 个胆大的孩子坐在小铁桶里想让别 的孩子把他送到井里, 再吊上来, 看 有多 刺激, 结 果上面摇轱辘 的孩 子 失了手, 小铁桶和孩子飞速下坠, 差 点落进井里, 恰好有人来挑水, 眼疾 手快 , 才在 小铁桶接 近水面 时控 制 住了下坠。 水 泵房 大 门 左侧 有个 低矮 的 水房 , 水房 下面一米 多高的 墙上 开 着一 个不 大的 方孔 , 只容两只手 探 出探进。方孔下方的墙里伸出一 截水 管, 平 时人 们挑 水就把水票 从 方 孔 里 递 进 去 盖章 。 所 谓 的 “ 章” 就是 一枚 大号 铁钉 的钉帽, 蘸着 红 色印泥在 水票 上使 劲压 个戳, 水票 就 算 用 过 作 废 。 盖章 的 人 最早 是 个 老汉 , 后 来 老汉退休 了, 女 儿小 洪补员 接 替 了 他 的 工作 。 小 洪梳 着两 条 垂肩 小 辫 , 脸很 白 , 眼睛很 小, 小 得 只有 一道 缝 , 她 戴 着个 瓶 底厚 的近 视镜 , 看东西时双 眼眯缝 着似 闭似合, 镜 片下 就像泡涨的 猪 皮 被 割 了 一 刀 。不 过 别 看 她 长 得 不算漂亮 , 却有 一个 魔鬼身 材。 她 上班 几天 后, 就 烫了个在当 时颇 为 时髦 的大 波浪披肩 发, 蓬蓬松松 的 发顶下, “酒瓶底” 就不那么显眼 了, 人 也耐 看了不少 。她穿 了一 件 改 过 的 草 绿色 大 翻领 双 排扣掐腰 军装 , 配一 条笔 直的 军绿色马裤 呢 大喇叭裤, 裤脚宽得能罩住高跟 鞋, 别提有多么惹眼。她在前面 走, 后面 有 小 伙 子 吹 口 哨 , 她坐 在 水房里 “盖章” , 就有不安分的手从 方 孔伸 进去 趁机捏她的 手, 还 有挑 水 的 人 从 后门 绕 进 水房 给 她 放 些 瓜 子、 糖什 么的, 她 就在 那 人 的 水 票 上少 给盖 一个 戳, 水房 因为 小洪 很是 热闹 了 一 阵 子。 后 来 居民 通 了 自

来 水, 水房 就 锁 了 起 来, 日子 久 了, 水房 周 围 荒 草 蔓延 , 蒺藜匍 匐, 一副衰败的样子。 水泵房 后面 是 一个 大 坡, 紧贴 墙 根 处 有个 一米 宽半 米 高 的 泄 洪 口, 泄洪 口中间的铁栅栏防止 人畜 出 入, 但 可以流 水。 泄洪 口外 面的 一 段坡 道用 水泥 加固, 形 似一 个宽 滑梯, 孩子们没事就来这里打滑 梯。一个星期天中午弟弟和一帮男 孩 在这里玩 , 有个中 年妇 女赶 着驴 车 路过 , 她向孩 子们 问路 时别 的孩 子 都不 说话 , 弟弟却 自告 奋勇 要给 领路, 妇 女就 把 弟弟抱 上 了 驴 车 。 弟弟走了很 久都 没回来, 有个 孩子 慌 了就去告 诉母 亲, 母亲 顺着 孩子 指 的方向追 了好远也没 见到 人影, 就向亲戚四邻求援, 拉网式寻找。 当 晚注 定 是个不 眠之 夜, 后半 夜了 家里还 是冰 锅冷灶, 母 亲见 各 路人 马回来 都摇 头摆 手说 没找 到, 浑身瘫软一屁股坐在地上起不来。 天 亮以后 , 机修厂 的一 个 熟人 把弟弟送了回来。原 来, 赶驴车 的 妇女拉上弟弟以后, 快马加鞭越 走 越 远 。 弟弟 感觉 到不 对 劲 就 放 声 大哭 , 哭声 惊 动 了 一 个 过 路 人 , 他 见一 个孩子 哭闹 大人 不闻 不问 , 还 把 车 赶 得 飞快 就 觉 得 这里 面 有 情 况, 就上前拦 住驴 车。 可是 他还 没 开口 , 那 位妇 女就 扔下 弟弟 跑得 没 了踪 影, 就这样过 路人 把弟弟带 回 他 们 单位广播室 。 当 时 广播室 已 下班 , 所以第 二天 才通 知说 有人 捡 到一 个孩子, 可以前来 认领 。那 位 帮 着我 家 找 了 一 晚 孩 子的 熟人 闻 此喜 讯, 二话 不说 就把 弟弟抱了回 来。 一晚没 见的 孩子 失而 复得 , 父 母犹如做了场噩梦, 他们千恩万 谢, 给那 位工 人送 了一面大大的 锦 旗, 此后 , 再不 许 我 们 姐 弟 去 水泵 房玩 儿。从 此我 们远 离水泵房 , 很 少再去那片乐土了。

困难时期, 你食野菜中毒曾昏迷不醒 泥里水里, 落下的风湿骨病彻夜难眠 老胃病折磨得腰躬似虾骨瘦如柴 透支的肺叶, 让你呼吸费劲寝食难安 文革中, 你看不惯奸贼丑恶的嘴脸 被关进黑牢, 折磨得气息奄奄 你把抛向荒郊的蒙族兄弟背回家里 诬陷你为黑线上的骨干 生活艰苦, 看不见愁眉苦脸 平反昭雪, 你也没有索要和抱怨 你对打人凶手是那样的宽容 你让出落实政策的指标又是何等坦然 你虽然没有创造惊天动地的伟业 可你和千千万万河套人托起希望的田野 你没有给我们留下丰厚的财产 可精神财富却如黄金般珍贵灿烂 勤劳的双手, 让我们知道了生存的道理 刚直的性格, 让我们明白何谓松风石胆 邻里的口碑, 让我们读懂了人

生的价值 泛黄的奖状, 说明高尚人格来自于平凡 你教会我们如何面对逆境 只有真金才不怕烈火烤炼 你把我们送到乡村和边疆 大风大浪才能检验合格的舟帆 你要我们守得住寂寞和清贫 贫则独善其身, 达则广济守廉 你要我们学习蜡烛的奉献 宁可化为灰烬也要将光明点燃 父亲, 你多像一颗顽强的石子 众多的砂石汇成雄伟的大山 你多像一粒普通的麦粒 堆积的麦粒能救助可怕的灾年 你多像山中的一朵小花 虽不起眼却能点燃大山的灿烂 你更像一只奋飞的大雁 把平常人的追求写进深邃的蓝天 元考上了, 他个人不光又添了一 项工程师资质, 也为地质勘探设 计院 添 了 一 个什 么 “岩土” 勘探设 计空白。今后, 他们地质勘探设 计 院 就 可以 承揽 这 类 “岩土” 勘探 设计项 目 了。 去交警中队的路上, 孙元边 开车边无心地说, 可让车上坐着 的我心里老大的过不去, 我心想 在这 “拜金” 的世界, 难得有这么 热心为他人的年轻人, 这小伙子 可 交往 。 今 天, 又 是 雨 天, 邻 居 听说 我 从内蒙护理 老母 亲回来了, 在一家 小 酒 馆 请 我 吃 饭 。我 又 遇 到了 孙 元、 徐淑娟小 两口 也在 小酒 馆与 单 位的 同事一 起吃 饭, 方知半 年多 没 有见的孙元 金榜魁首 了, 让 我好 生 兴奋 , 直 感叹 小 伙 子是 “飞翔在云 贵高原上的草原之鹰” 。

雨中情

□朱相月

早 晨 起 来, 推开窗户, 地面上 已是 湿漉 漉的了。这雨不知什么时候悄然而至, 毫无 征兆 就 静静 地下 了 起来。这 可 能 就是 春 雨 润无声吧! 雨 丝 慢 慢 地 飘 落下 来, 织 成 了 一 张温 柔、 恬静 的 帘子。我的心, 被 这 景致 所 吸 引 了, 欣欣 然 走出 户 外, 体 味 在 雨 中独 行 的 快 乐。 是的, 我 喜 欢 下 雨 的天 气 , 喜 欢 在 细雨 中慢行 , 不 撑伞 地 走 进 雨 的世 界 , 领略那妙 不可言的舒适。 我喜欢走在那少见行人的林荫道上, 仰 着脸, 接受雨丝的爱抚; 伸出手, 接住上天的 馈赠 。我只是 爱 这 雨中 的 氛 围和 独 行 的 快 乐, 爱这清新空气中带来的那份满足。 倾 盆 大 雨 的时 候 , 看着 从 楼 房 顶 上 倾 泻 下 来的 白 亮 的 水 带 , 盼 望 它 将 这个世 界 好好 清 洗 一 番 。 那 灰暗 的天 空 , 那有些阴 沉悲凉的气氛, 偶尔也会令我心情压抑。 但我知道, 雨过后, 天 空 会 晴 朗, 那 树、 那 草都被冲洗得清新碧翠; 就是那花儿, 也 都 更添 就 一 段 含 羞 带怯 的 风 致 了。这 正 是 我 所 希 冀 的, 也是我 最 想看到的 另 一 番 美 景。 雨, 淅淅沥沥地下个不停。我的心仍然 被它俘获 , 我就那样痴痴地站在窗前, 听雨、 看

雨, 然后是幻想。

飞翔在云贵高原上的草原之鹰

□实 君

我 客 居 云 贵 高 原 遵 义城 有 十 多年 了, 平常 难得 见土 生土 长的 内 蒙草 原老乡 。大 前年 , 我在 新迁 居 的小 区见到了一 对小 两口 , 难得 是 真 正 的 内蒙 老 乡 。 小 伙 子 姓 孙 悟 空的孙, 单 名: 一元复始 的 “ 元” , 姑 娘名字靓 丽—— “ 徐淑娟 ” 。小 两 口, 男的 长得 高高 大大 像内蒙老 家 的红 松般挺 拔, 女的是 内蒙 草原 上 的小 白杨细 溜溜 的身 材, 脸 庞更 是 秀 气 。 小 两 口 都 在 地 质勘 探 设计 院工作, 是工 程师 。孙 元是 成都 理 工大 学毕业 , 徐淑娟是 江苏 一个 大 学, 具体 是 什 么 校名 我 没 有 记住 , 二 人 都 不是 什 么 “ 官 二代 ” 、 “富二 代” , 都出身 普通家 庭, 凭个 人的 专 业知识被招聘到贵州的。 小两 口得 知我 是内 蒙来 的大 叔很是尊敬, 见面总是 “ 老 师、 老 师” 的笑 脸招 呼。 小两 口亲不亲 故 乡 人 的 熟 络 不 光挂 在 脸 面 还 落 到 了平 常生活: 有 次我想请孙 元开 车 到二 百多 公里外的 县里 办个事 , 哪 想到, 小 孙 说 他 工作忙 走不 开 , 要 把 车 钥匙 给 我 让 我 自 己 开 。 且 不 说 我不 会开 车 , 更 没 有 驾驶本 , 小 孙 把 二 十 多 万 刚买 了 几 个月的 车 借 给 我, 这 又 是多么 大 的信 任 , 让 我心头的热流淌了好几天。 还有一次, 我爱人开车被人 碰了 “瓷” , 有一年多时间我找不 到干这事的人碰 “瓷” 证据, 还被 交警部门个别 “小辈” 给了几个 “ 窝脖 ” , 让 我很 憋 气 , 眼 看着 快 要 过 了 二 年 诉 讼 时 效 期 。我 凭 着也 曾 搞 过 十 几 年 刑 事 侦查 的 工作 经 历 找 到了 交警 大 队 一 个相见 恨 晚 的领导, 他当我面在办公室打了 两个电话了解情况, 一通联系立 马 定下 让 我 第 二 天到 管 辖交 通 事 故 的 中 队申述 。 谁知第 二天, 瓢泼大 雨 下得 像 是天要 漏了, 我 家的 车爱 人开 着上 班 去了。 给 我 爱 人 处理 交 通 事 故 的 中队 在开 发新 区, 如果我坐 公交 车 到开 发新 区要两个小 时。再, 交 警部门 已经 给过 我脸色 , 届时我万 一 赶不到, “小 辈” 们再 给咱一 个合 理 推托, “碰瓷 ” 这事怕 真得要 成了 石沉大海。 没办法, 我又张口请孙元送 我一趟, 小 伙子 没 二 话 , 不 一会 就 把车开到了我楼下, 在去交警中 队的路上, 我才知孙元正在家里 复习功课, 准备迎接几个月后地 质部主持 的 晋级考试 。这 次 考试 孙元单位格外重视, 单位让孙元 半年内只管复习功课, 复习期间 不 但 工 资、 奖金照发, 晋了级, 单

位 还 要 奖 给 孙 元 二 十 万 。 因为 孙

文艺副刊

( 第 162 期 )

硬笔书法

高 瑞

PDF 文件使用


相关内容

  • 父亲给了母亲生命,母亲在父亲面前只能认命

    父亲给了母亲生命,母亲在父亲面前只能认命 清明之际,写一篇相对比较现实的文章,写给自己,写给旁人,写给这个到处充满爱的凡尘. 其实这篇文章早就应该写,只是一直不敢写,不知如何写,此刻,在大多数友人.故人.亲人在祭祀回家的路上,在悼念已故家人 ...


  • 中国梦里有我,我的梦里有中国

    中国梦里有我,我的梦里有中国 那天中国展开大步 何时睡狮吼响惊世歌 冲天开觅向前路 巨龙挥出自我 罗文的《中国梦》,唱出了习总书记和我们十四亿群众对中国梦的希翼,触动并点燃了每个中国人内心深处的“中国梦”。我们都是怀揣激情、怀抱梦想的人,我 ...


  • 沉淀的记忆

    记忆中的父亲总喜欢端坐在月明的夜晚,品着酒的香醇与浓烈,给我的感觉是那样的惬意.如今看着那灯红酒绿下的畅饮者,却丝毫找不到从前的那份温存,有的只是对父亲的思念和深深的自责. 也许是命运的捉弄,我没能见父亲最后一面.父亲走得悄无声息,身边没有 ...


  • 盗梦空间剧本节选

    伊曼斯和尤瑟夫握了握手.尤瑟夫望着科布. 尤瑟夫: 哦,科布先生.我听说了很多关于你的事 .(示意他们坐下) 请. 尤瑟夫把猫从斋藤的椅子上赶了下来. 尤瑟夫: 傻猫. 尤瑟夫走到一个架子前用手摆弄那些药瓶.这些瓶子都没有标签. 尤瑟夫: ...


  • 网摘:老牛舐犊

    老牛舐犊[lǎo niú shì dú] ]:<后汉书·杨彪传>:"愧无日磾先见之明,犹怀老牛舐犊之爱." 东汉末年,曹操进攻刘备,在斜谷界口驻扎,陷于进退两难境地,部将夏侯淳询问夜间口令,曹操随口说鸡肋.杨 ...


  • 梦是夜的花朵阅读答案

    梦是夜的花朵 (1)最近孩子睡觉特别早,而且总是说梦话,像是在和一个人聊天的样子. (2)自从孩子的妈妈去世后,我明显的感觉到她变得不愿说话了,从前那个好动的女孩子一下子变得文文静静.我多么希望她还像以前那么淘气啊,到处翻弄她收藏的&quo ...


  • 父亲写给女儿的信

    亲爱的女儿: 此刻你已经睡着了,我想,也许你正在梦里想到了什么.我知道,白天醒的时候,你是不快乐的,所以,也许你的梦里也充满了忧伤与不快.看着你,爸爸心好痛. 女儿,中考的成绩出来后,你遭遇了对自己的重新估价,小小的年纪,便初尝失败的苦涩, ...


  • 一片碎了的红枫叶

    一 文茵看着这片红枫叶,做了一个让丈夫儿子觉得突然而意外的决定:明天去省城.丈夫和刚开学没几天的儿子都停下筷子抬起头,瞪大眼睛,吃惊地看着她. 文茵打算去趟省城他们就如此惊愕,难道文茵是一个足不出户的无知山野村妇?当然不是!她是河西历史文化 ...


  • 散文精选:我的好母亲

    2014-06-09 16:40 梦里,满身的皱褶和一头白发,总是碰触我心底的柔软,扯痛敏感的神经.思念,一触即发.由此执笔,对母亲的牵挂源源不断的涌至笔尖... ...父亲走了,并且带走母亲眼眸里闪烁的阳光.那日渐浑浊的眼神,显得空洞寂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