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教戒律的历史发展与特色

见 见

戒律之于宗教,就如同法律之于国家、校规之于学校。任何一个人类团体必皆有其维护团体基本运作发展之相关规定,团体中成员若皆能共同持守,不仅团体能有效发挥其最大功能,团体中成员亦皆能从中受益,宗教亦然。对于宗教而言,经典教理阐发其核心思想,而戒律则为落实教理的首要,若无对于戒律的严格持守,宗教亦难发挥其对于人格的提升与淑世的功能。因此,每一宗教皆有其所属之教团戒律,要求其信徒持守,道教亦然。本文欲对道教戒律之历史发展做一分析探讨,探究戒律在教团组织中的发展情形及其功能,并从中归纳出道教戒律发展特色。

一、道戒的历史发展

道教戒律的发展,与道教的发展过程是不可分的。现就道教在中国社会发展的四个阶段①——创建和改造期、兴盛和发展期、宗派纷起和继续发展时期、逐渐衰落时期,对道教戒律之发展概况略作探究。

创建和改造期——乃张陵创教至魏晋南北朝时期。东汉末年,五斗米道与太平道创立,道教始兴。此时期的道教,尚无正式之戒条,而是多以神之诰谕方式出现“道诫”规范人心,如太平道奉《太平经》,其中有“不孝不可久生诫”、“贪财色灾及胞中诫”等,属于一种劝谏而尚未形成严格的禁制。五斗米道的《老子想尔注》中亦着重强调奉守“道诫”的重要性。在其思想体系中,“道”是一,“守一”的具体方法便是遵守道诫,故云:“今布道诫教人,守诫不违,即为守一矣;不行其诫,即为失一也”。“人不行诫守道,道去则死。”②由此持守道诫更得以成仙不死,即“奉道诫,积善成功,积精成神,神成仙寿”。因此。道诫乃为生活中落实形而上的“道”的重要桥梁③,以及其仙道纲领的首要条目,甚且,“王者法道行诫,臣下悉皆自正矣”。④道诫更可为统治者治世之方。而三张初创五斗米道时,曾制定了“诚信不欺诈,有病自首其过”及“又依《月令》,春夏禁杀又禁酒”⑤的规定,称为科律,或可视为最初的教戒。当时值东汉末期疾疫流行,死于大疫者无数,百姓之中多有迷信者,以为鬼魅收杀人,导致人民倾财竭产祭祀诸鬼,仍受其患,于是“太上患其若此,故授天师正一盟威之道、禁戒律科,检示万民逆顺、祸福功过,令知好恶。”⑥足见当时教戒的另一作用(或说另一起源),是为令民众了解祸福功过原由,借由正确的持戒行善避恶,而达趋吉避凶之效。而天师道的《想尔九戒》⑦对规定行持之事始有明确之条列,亦被视为最早之戒律。依据陆修静《道门科略》所载,当时天师以神的名义设立命籍,教徒定时集会以核户籍之实,并于同时检查教徒有否违反戒律、禁忌的行为⑧。教徒在散会返家后,亦须向家人传达“科禁威仪”,共同遵守⑨。因此,此时期之道戒,虽尚未完全成型,然在教团之中,对于教徒禁戒律科等的持守,已有一套严谨的推行方式与审核制度。

道教由东汉过渡至南北朝,其教团组织则由原始民间宗教逐渐上层化而成为社会主流宗教。其间经过东晋葛洪建立道教成仙理论体系,而至南北朝寇谦之与陆修静的改造成功,不仅发展成以仙道为中心的官方化新道教,道教之教规仪范亦始定型。而各派的戒律,亦至此时方有较成熟的发展,开始有正式戒条出现。如天师道早期的想尔九戒,由于持守不易,则进一步具体化、世俗化而开展成老君二十七戒,乃至老君说一百零八戒。促成道戒发展的原因,无外乎是道教教团在魏晋年间的组织松弛,危及其发展,故而进一步具体制戒,要求教徒遵守以维组织纲纪⑩。于是,多借诸神之旨谕,如元始天尊或太上老君所传,宣设种种戒律以整纲纪除弊端,进而巩固道教之社会地位,如老君说一百八十戒(11) 与《正一法文天师教戒科经》 (12)皆反映了此种思想。而道教在上层化过程中,吸收儒家封建伦理思想,与修道密切结合之特色,亦表现在此时期的道戒之中。如:寇谦之以礼度为首改革天师道,亦增订戒律,更借《老君音诵戒经》以儒家伦常充实戒律内容而达整顿教团纲纪之目的,明确提出道教的任务乃为“佐国扶命” (13)《太上经戒》中将人分三品,所受戒品不一:上品人无犯故无所持戒;中品人受十戒、五戒;下品中之上品人应受一百九十九戒、观身三百大戒或受千二百威仪戒,下品中之下品人无人心,受戒无益。其戒品系统完整,且其“十戒”中,首条即为“不得违戾父母师长,反逆不孝” (14);葛洪将纲常名教与道戒融合为一(15) ,认为道戒之目的在于成仙,而持守以儒家忠孝仁恕信义和顺等封建伦理思想为基础之种种禁戒,方为“有德”,方能“得福”,而后乃“求仙可冀”(16) ;以士族宗教出现的上清派与灵宝派更提出“三合成德”的理论,即德、仁足方能合道之说,故其所列戒罪目便有“不忠于上”、“轻凌长官有司”、“论议世间曲直”(17) 等内容,不仅所列戒律更较天师道为多,其吸收儒教思想亦更为突出。因此,此时期的道戒可谓正式成型,借鉴佛戒条列方式,再融入儒家思想内容,而为教团纲纪与成仙之主要途径。

兴盛和发展期——隋唐至北宋。从隋至唐,随着道教教团组织与义理在此时期空前繁荣,道教戒律亦得到了系统的整理与编篡。如张万福之《传授三洞经诫法箓略说》(18) ,以人有贤愚不等,故法门亦有顿渐分等之理念,整理出十六种戒目,并标明其所传授之各种不同对象,其主要目的在于对当时已发展庞杂的各教派戒律,作一系统的整理,令道门中人明了戒目分类,不至混杂。朱法满亦作《要修科仪戒律钞》,为当时道教科戒的类抄,不仅汇总各教派戒律及愿念共一千一百条,其中更以“经以检恶,戒以防非”之理念为基础,融合经中教理与戒律精神,综整出戒律条目之形而上意涵,如一戒是发无上自然道意;二戒是二观,观气观神;三戒是三舍,舍身命财;四戒是四寄心,慈爱善忍;五戒是五念等(19)。道教在隋唐时,其思想理论盛于一时,上清派道士潘师正以“一切有形,皆含道性”之概念会通于道教戒律之研究,而总结戒律含有得戒与无得戒两种(20)。有得戒者,乃有文字可寻持之戒目;无得戒者则纯靠道性的解悟,其弟子司马承祯结合儒家与佛教止观思想,在其论著《坐忘论》中提出修道须先受三戒,依戒修行,自始至终,可得真道。而其所谓三戒,乃其坐忘修道行门中的五渐门、七渐次之概括,内容为简缘、无欲和静心(21)。于是,持戒不再仅仅局于文字教条,更重要是心地上无得无失的功夫,道戒行持之观念由此得以提升,且亦略见道戒之发展有由繁转简之趋势。至唐末,杜光庭把传统的斋戒思想与道门戒律结合起来,建立了道场戒约,以约束参与道场之道士(22)。

至五代战乱频仍,道教组织又趋于涣散。后随国家统一,大宋王朝立,道教组织亦受到统治者的整饬,并将之纳入官方祭祀之一,于是道教又逐渐恢复其稳定社会之功能。因此,在北宋期间,道教亦同唐代道教一般具有明显的官方性质,统治者的崇奉促成了其教派之复兴(23)。素有“小道藏”之称的《云笈七签》正是在此情境下,因运而成。北宋天禧年间,任著作佐郎的张君房为“上以酬真宗皇帝委遇之恩,次以备皇帝陛下乙夜之览,下以裨文馆校雠之职,外此而少畅玄风年”,将道教各方面经论,抄录编纂而成虽为概论性质,却齐备道藏精华之《云笈七签》(24)。其中所汇编之道教戒律亦有多种,如化胡经十二戒、初真十戒、清戒、上清大洞戒、灵宝戒、八戒等(25)。由是可知,隋唐北宋期间,道教戒律随着道教发展隆盛,亦得到较多发展,虽各派戒目众多,但不乏有系统之整理。

宗派纷起和继续发展时期——南宋后至明中叶。南宋期间,由于受到北方金国的武力压迫,道教在战乱中遭到严重破坏后,随着时代社会的需要,又开展另一场新的发展,于是,在北方金国由民间崛起太一、大道和全真三个新教派,南方则除内丹派南宗与净明道之外,更出现许多新的符箓道派,呈现宗派纷立之局面。此时期由于新教派方立,尚未形成各派特有之戒律规范,用以规范道士的如全真道《重阳立教十五论》(26)与金丹南宗白玉蟾的《道法九要》(27),皆是从各方面论述道士之修行要则及其生活规范。元朝建立后,由于蒙古王朝对宗教实行宽松政策,使得道教新旧诸道派均更加兴盛并逐渐合流(28)。于是,大道教与金丹南宗皆并入全真道,太一道则和其它许多符箓派一样皆并入正一道,后此二则形成中国晚期两大道教宗派。其中,全真道全兴于元初,重视教制与戒律,乃为其特色之一,即如《重阳金关玉锁诀》中谓修天仙之道,“第一先须持戒清净”。从初期的《重阳立教十五论》,随其道派和道观的逐渐发展,陆道和便编《全真清规》(29)。清规毕竟不同于戒律,一般而言,戒律为防止犯罪的警戒条文,而清规则为违反戒律的惩罚条例,于是,清规之中便有“迁出”、“罚香”、“罚油”等处分。关于全真戒律方面,初期仅遵依道教传统的戒律,《重阳教化集》卷二《读晋真人语录》云:“大凡学道,不得杀盗饮酒食肉破戒犯愿。”其戒律大略以戒杀盗酒肉为主(30)。戒法之传授乃始于丘处机。他吸取佛教“三坛大戒”之法(31),而制定“三堂大戒”,又称“百日圆满三坛大戒”,其内容由“初真戒”、“中极戒”与“天仙大戒”三部分组成,乃为全真道授受传承之根本戒律,初订之时,仅单传秘授,不得广行,至明末清初王常月乃变此旧制,而改以公开传授。

明初,出于封建统治的需要,道教受到统治者的尊崇,后至世宗,又由于其对于长生的渴望追求,更使得整个明王朝几乎变成一个道教之国,于是在明中叶前,道教发展到极为贵盛的局面(32)。但权贵集身时,便开始出现腐化现象,道士素质低下,“天下僧道多不守戒律,民间修斋诵经,动辄较利厚薄,又无诚心,甚至饮酒食肉,游荡荒淫,略无顾忌” (33)。于是,便有正一道士张宇初,念“吾道近代以来,玄纲日坠,道化莫敷,实丧名存”而“常怀振迪之思” (34),因而作以训诫道徒之《道门十规》,针对弊端,欲清整道教纲纪,强调“凡行持之士,必有戒行为先,次以参究为务” (35),而住持领袖蓄众之方应“先严戒行,规矩为要,警以罪福因果之报”(36),所倡乃初期全真派参学苦行之风,对道教界亦有其深远影响。

明中叶后,道教亦随着中国封建社会的衰微而呈显衰弱之景象。入清后,日趋衰微的道教,曾出现了中兴道律的重要人物,即全真道龙门派第七代律师王常月。王见其道门“教相衰微,戒律威仪四百年不显于世”(37),于是以弘律为己任,以清整戒律为中兴龙门之主要措施,不仅继承了丘处机所立“三坛大戒”的这个体系,建立公开传戒制度,更将戒行精严的核心主张融入全真教修行理念之中,强调持戒之要在于心,“持戒在心,如持物在手,手中之物,一放即失,心中之戒,一放即破”(38)。生死出入,皆只因心头一念。因此,真正做到“持戒在心”,就能入圣成真。并将内丹修炼理论贯穿于戒律说中,强调明心见性,认为命在性中,明心见性须从持戒降心、日用常行中去朴实用功,性见则命在,即能得道。此外,亦将道教戒律与世俗王法相提并论(39)。王常月的弘律不仅得到朝廷的支持,并于顺治年间受帝封为国师,后更于南京、杭州、湖州、湖北武当山开坛说戒,促使久衰的全真龙门派逐渐复兴,又应统治者与民众之需,而隆盛一时,之后,支派繁衍,不少支派更流传至近现代。王常月因而被后世道徒誉为龙门中兴之祖,而其所立之传戒制度亦施行至今。

因此,综合上述各历史分期之情形,可总结道教戒律于道教之创建与改造期,自东汉末年之道诫始,后随教派之上层化,道戒亦借鉴佛戒之形式及吸收儒家思想之内容而得到充实,至有北朝各教派戒律始定型并与成仙思想融合;于隋唐北宋期间的道教兴盛和发展期,不仅戒律发展繁盛,更得到有系统之编纂与整理;至南宋后宗派纷起和继续发展时期遂有清规出现;明清道教曾出现整顿教团中兴教门之清规戒律,影响一时并奠定了现代道教戒律之基础。

二、道戒发展特点

从早期的道诫、老君想尔戒至清初的三堂大戒,道教戒律的历史发展,可归结为下列几个特点:

(一)戒律内容以老子思想为基础而开演

道教自创教即前溯老子为其祖,以老子思想为其教义内容,其教戒亦体现这一特色。老子崇“道”,认为人与天地皆应效法“道”的精神,自然无为而成就天地万物。因此,“无为”是老子所首倡,而其所衍生出的柔弱、少欲、守静其实皆不出“无为”的范畴。早期天师道尊《道德经》,《老子想尔注》从宗教的观点阐释老子思想。后所出现的早期戒律,如想尔九戒:“行无为,行柔弱,行守雌,勿先动,此上最三行。行无名,行清静,行诸善,此中最三行。行无欲,行知止足,行推让,此下最三行。”其或将老子思想内容直接作为戒律内容,或基于《老子想尔注》的思想而立戒(40),皆显其立基于老子思想立戒之特色。在想尔九戒的基础上,后又发展出“老君二十七戒”,由行无为柔弱衍生出勿喜、勿食含血之物、勿慕功名、勿杀等;由行无名清静诸善而衍生出勿贪高荣、勿求名誉、勿轻躁、勿恣身好衣美食等;由行无欲知止足推让而衍生出勿贫贱强求富贵、勿与人争曲直等。故二十七戒实为想尔九戒之世俗化与具体化。之后,道教戒律在老子思想的基础上,参照佛教戒条的形式又吸收儒家伦常思想而继续发展。如《正一法文天师教戒科经》中开首便言:“道以冲和为德,以不和相克”乃以老子“道”中“调和”的特性为基础,结合儒家伦理纲常,而强调“天地合和”、“国家合和”与“室家合和”之必要性,主张以“不可不勤事师”、“不可不敬事亲”、“不可不孝事君”、弃利去欲、无为不争等为达“和”奉“道”之行径,由此而开展出“不得淫浂不止”、“不得情性暴怒”、“不得佞毒含害”、“不得秽身荒浊饮酒迷乱”、“不得贪利财货” (41)等同具老、儒思想特色的五戒条。于是,传教者强调透过对有形教戒的持守,人们便能体悟到玄虚之道的内涵与实质。老子思想,在蕴含儒家伦理观念的戒条中,得到进一步新的开展。

(二)随历史演进因应时代道派发展的需要而演变

以天师道而言,在张鲁降曹北迁及其逝世后,旧有之组织系统和科律制度便无法持续,于是导致整个魏晋时期天师道组织混乱,教戒松弛的严重现象(42)。 除了老君说一百八十戒是应当时为清整纲纪之需而制,北魏时寇谦之亦对旧有弊端百出之教团组织予以改革,于是藉太上老君赐他《云中音诵新科之诫》(43)二十卷为由,增加对于道官祭酒行为之约束教戒,如禁止道官祭酒乱民取财、废房中黄赤之法、改革道官祭酒父死子继之陈规旧制等教戒。又如全真道在立教之初,为规范教门而有《立教十五论》,一方面则依道教传统戒律行持,随着教团组织的扩大,宫观日渐的扩大,为因应道士集体生活的需要,故而陆续编订清规,后终有《全真清规》的问世。以及明张宇初与清王常月为整顿教门而立之《道门十规》与公开传授三堂大戒之制,皆是在不同时代背景的社会环境中,因应各教派之需要而产生。于是,道戒随着教派的兴衰,适时而发挥其稳定教团发展之功能,或在立教之初,或在衰颓之际,或对个人修持,或对教团组织,皆有其不可忽视之作用,在道教发展历史中亦为重要之一篇。

(三)不同教派立戒不同

道教戒律发展是在各时代背景下,应各教派所需而产生,再加上各教经典侧重有所不同,其所形成之各教派戒律必不尽相同,乃至有时同一教派不同经典所载戒律,亦会有所出入,如天师道之《太上老君戒经》与《正一法文天师教戒科经》中所列五戒不同(44);灵宝派之《洞玄思微定志经》与《洞玄智能经》中所列十戒不同(45)。然其内容总不出道家的见素抱朴思想、儒家的忠孝节义以及佛家的诸恶莫作等范畴。既是如此,道戒的戒目便会随着教派的分化情形而有繁与简的变化。一般认为最早的道戒为想尔九戒,三行九条为道俗同尊,之后随着道教发展,教派纷立,戒律也就丰富起来。至隋唐道教全盛之际,道教戒律乃最为繁多,不仅各教派兴盛发展,所立教戒不同,且依身份不同更立有不同戒品。于是戒品丰富,如张万福《传授三洞经诫法箓略说》中的整理便有十六种之多。各教派中,如天师道男生女生弟子受十戒方为正一弟子、正一道士受三皈戒和正一戒、正一法师受二十七戒、三十六戒、一百八十戒(46);上清派上清道士受三皈戒、洞真法师受洞真观身三百大戒(47);灵宝派初盟弟子受闭塞六情戒、中盟受智能上品大戒、大盟受三元百八十戒(48)。至宋明后教派衰微,戒律便不再有此丰富之分类,化简如全真道的三堂大戒。因此,道戒之发展随道教教派之兴衰,乃经历了由简而繁,由繁而简的历史进程。

三、结论——道戒发展的历史意义

在道戒发展的整个历史过程中,道教戒律的繁简演化等,皆与其当时教团所处背景、教门兴衰、宗派分合等因素有密切关系。由此可知,戒律不仅是个人修行之根本,教团组织得以成形运作之绳要,更是一个宗教兴萎之关键。乃至在一个动乱的时局中,宗教戒律更具稳定社会之规范力量,其对于社会之正向功能愈显,宗教亦愈能得以彰盛。

注:

①卿希泰:《中国道教史》,四川人民出版社,1996年,第1卷第2-9页“导言”。

②④《老子道德经想尔注》,《藏外道书》第21册第273-285页。

③《中国道教史》,第1卷第197页。

⑤《三国志》卷八《张鲁传》及注,中华书局标点本,第1册第263页。

⑥《道门科略》,见《道藏》第24册第77页。

⑦即《太上老君经律》中的“道德尊经想尔戒”。

⑧《中国道教史》,第1卷第185页。

⑨《道藏》第24册第780页。《道门科略》:“会竟民还家,当以闻科禁威仪敕大小,务共奉行。”

⑩《中国道教史》,第1卷第245-246页。

(11)《太上老君经律》,《道藏》第18册第218-221页:“吾遥从千万亿里观之,诸男女祭酒托老君尊位,贪财好色,擅色自用,更相是非,…老君告弟子曰往昔诸贤仙圣,皆从百八十戒得道”。

(12)《正一法文天师教戒科经》,《道藏》第18册第232页:“诸欲奉道,不可不勤事师,不可不敬事亲,不可不孝事君,…为人若不能与法戒相应,身心又无功德,欲求天福难矣”。

(13)《中国道教史》,第1卷第122页。

(14)《太上经戒》,见《道藏》第18册第222页。

(15)《中国道教史》,第1卷第324页。

(16)《微旨》第114-115页:“览诸道戒,无不云欲求长生者,必欲积善立功,慈心于物,恕己於人,仁逮昆虫,乐人之吉,愍人之苦,赒人之急,救人之穷,手不伤生,口不动祸,见人之得如己之得,见人之失如己之失,不自贵,不自誉,不嫉妒胜己,不佞谄阴贼,如此乃为有德,受福于天,所作必成,求仙可冀也。”

(17)《太上洞玄灵宝三元品戒功德轻重经》中《三元品戒罪目》,见《道藏》第6册第880-881页。

(18)《道藏》第32册第184-185页。

(19)《道藏》第6册第936-937页。

(20)《道门经法相承次序》,《道藏》第24册第786页:“所言戒者,法有二种,一者有得戒,二者无得戒。有得戒者,即《太玄真经》所谓三戒、五戒、九戒、十戒、百八十戒、三百大戒之例是也。无得戒者,即谓上机之人,灵识惠解,业行精致,离诸有心,不婴尘染,体入空界,迹蹈真源,不求常乐而从善自臻,不厌人间而诸恶自息,本自无持,今即不犯,无犯是名无得。既其无得,亦复无失无得,故谓为真。”

(21)《坐忘论》,《道藏》第22册第891页。

(22)《中国道教史》,第2卷第467页。

(23)《中国道教史》,第2卷第525-526页。

(24)卿希泰:《中国道教》,知识出版社,1994年,第2册第34-36页。

(25)《云笈七签》卷四十,《道藏》第32册第275-280页。

(26)《重阳立教十五论》,《道藏》第32册第153-154页。论中述十五题:住庵、云游、学书、合药、盖造、合道伴、打坐、降心、炼性、匹配五气、混性命、论圣道、论超三界、论养生之法、论离凡世。

(27)《中国道教史》,第3卷第123页:“《道法会元》卷一所收白玉蟾撰《道法九要》,述行法道士学道行法之要则,分立身、求师、守分、持戒、明道,行法,守一,济度,继袭九要”。

(28)《中国道教史》,第3卷第178页。

(29)《道藏》第32册第156-161页。

(30)《中国道教史》,第3卷第90页。

(31)佛教之三坛大戒分别为初坛授沙弥、沙弥尼戒,二坛授比丘、比丘尼戒,三坛授出家菩萨戒。

(32)《中国道教史》,第3卷第415-416页。

(33)《明太宗实录》卷128,《明实录》,第8册第1592页。

(34)《道门十规》,《道藏》第32册第146页。

(35)《道门十规》,《道藏》第32册第149页。

(36)《道门十规》,《道藏》第32册第150页。

(37)《碧苑坛经》卷上,《藏外道书》第10册第168页。

(38)《碧苑坛经》卷上,《藏外道书》第10册第169页。

(39)《初真戒说》云:“明有王法,幽有道法,道律治己,王律治人,二者表里,以扶世教,今者,只知有王纲之律,不知道法之戒;只知道法之戒,不知王纲之律者,是谓偏见也。”

(40)钟肇鹏:《老子想尔注及其思想》,世界宗教研究,1995年第2期,第57-62页:“今存《老子想尔注》不及全书一半,而‘九行'之中已有七行相符,则《想尔九戒》之出自《想尔注》可以推知。”

(41)《正一法文天师教戒科经》,《道藏》第18册第232页。

(42)《中国道教史》,第1册第486页。

(43)即《老君音诵诫经》,收录于《道藏》第18册第210-217页。

(44)前者所列之五戒,乃禁杀、盗、淫、妄、酒;后者列五戒,则为不得淫浂不止、情性暴怒、佞毒含害、秽身荒浊饮酒迷乱、贪利财货等。

(45)刘锋:《中国道教发展史纲》,文津出版社,1994年,第231-232页。

(46)刘锋:《中国道教发展史纲》,第238页。

(47)刘锋:《中国道教发展史纲》,第234页。

(48)《道藏》第32册第185页。

(作者单位:四川大学道教与宗教研究所)


相关内容

  • 档案管理 | 维护道观档案的完整与安全

    道观档案管理,就是科学地管理道观档案,为道观管理.教务活动以及道学研究服务.道观的档案应由道观实行统一管理,以便于利用.维护道观档案的完整与安全,是道观档案管理的基本要求.道观档案管理的内容和环节,应从目前和长远利用道观档案的需要和方便着眼 ...


  • 中国文化概述期末论文-道教

    中国文化概述期末论文 姓名:朱健 班级:文理基础学院11工16 学号:[1**********] 电话:[1**********] 道教文化概说 世界三大宗教--基督教.伊斯兰教.佛教在中国均有广泛的传播,道教是唯一植根于本国.发源于我国古 ...


  • 道教起源与发展

    道教起源与发展 道教是中国土生土长的宗教,距今已有1800余年的历史.道教奉老子为教祖,尊称他为"太上老君",以<道德经>为其主要经典.道教是以先秦道家为思想渊源,吸收.融合其他理论和修持方法,而逐渐形成的我 ...


  • 2016年[世界宗教研究]杂志目录

    <世界宗教研究>杂志 主任:李建欣 成 员:辛岩.于光.于静.袁朝晖.王京 编 审:李建欣 副编审:辛岩 于光 于静 <世界宗教研究>是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在国内首创的宗教学专业学术刊物,迄今已有30余年历史 ...


  • 道教哲学中的生态伦理思想

    第19卷第1期Vol.19No.1华中师范大学研究生学报 CentralChinaNormalUniversityJournalofPostgraduates2012年3月March2012 道教哲学中的生态伦理思想 王晓伟 (华中师范大学 ...


  • 道教的创立与发展宋乾元

    道教的创立与发展 姓名:郭振飞 学号: 11411507 论文摘要: 道教发源于原始社会,战国时期由老子集大成于一身,创立道家学派.至汉朝时,早期道教综合多种思想应运而生.魏晋时期道教逐渐理论化,而在唐宋时期,得到统治者支持的道教蓬勃发展, ...


  • 道教饮食戒律禁忌

    道教饮食戒律禁忌 韩璟瑞 修真道士在日常生活中的讲究 (1)早不言梦. (2)午不言杀. (3)晚不言鬼. 三厌,在道教泛指三种腥味肉类食品:一般称大雁为天厌:犬为地厌:鲤.鳝.龟为水厌.在全真教的道观传统讲究不食五荤三厌,归依道教初级五戒 ...


  • 略谈道教格言警句对现代人的启示作用

    略谈道教格言警句对现代人的启示作用 众所周知,中国历史上留传有许多格言.箴言.警句,均言简意赅,含义深刻,给后人以很大启示和鼓舞.如屈原<离骚>中"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苏东坡的"发奋识 ...


  • 当海西建设小石垫为海西建设添神韵

    当海西建设小石垫·为海西建设添神韵 ---记谢荣增道长主持石竹山道院重兴发展中和 引领省.福州市道教协会成为海西构建和谐寺观教堂的事绩 道教圣地石竹山道院离省会福州和长乐国际机场五十公里,位于福清市城西石竹湖畔.此山"石能留影常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