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因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

他年若离散天涯,定是我不再爱你,不再寻你。你便离去,后会无期。

好。我愿意陪你,让这无期没有前路。

心语

Chapter1

闭上眼,有风轻轻从耳旁吹过,微微拂起发梢,阳光暖暖地照在身上,冬日暖阳,在这午后令人醺醺然。靠在略显斑驳的墙上,葵恩懒懒地享受着阳光的轻抚。这短暂而难得的静谧时光。想要把它无限拉长,变成缓慢而绵长的时月,静止不前。

颜安,我是随遇而安的女子,倥偬岁月的罅隙里,也只是想要简单而安宁的平淡生活,简单幸福。遇见颜安的时候,葵恩直截了当地将内心对于生活的希冀告诉了那个男子,她不想,彼此用漫长的岁月去猜度,甚至因这猜度有嫌隙。她亦觉得,没有必要将漫长的时光用来打发这猜度。

颜安看着眼前女子慵懒的神情,自相遇那一刻便知道这个女子想要的是怎样的生活,只是没想到她会这样坦荡荡说出来。葵恩,也许这才是你,简单直接,没有猜度,亦不会将自己的心事隐藏,然你这样实是容易使身边的人受伤的。

所以,无论再爱,不能接受这些的,便可离开。葵恩睁开眼看着眼前男子平静的面容,眼神笃定地一字一句说出来,看着男子略微闪过的一丝无奈和苦笑,嘴角掠过若有若有的笑意,重新闭上眼靠在墙上。她知道,颜安是极纵容自己的,却仍时不时想要稍微改变一下这个不是自己能改变的女子。他只是试图挣扎而已。而自己,每每将那试图的挣扎扼杀在起步的路上。

颜安终于落败下来,继续看眼前女子慵懒的模样。无论自己怎样努力试图去改变她,她却很容易便将自己摧毁败落。她是自己的劫难,自己却心甘情愿沉溺于这劫难中。纵使万劫不复。

Chapter2

毕业后,颜安找了一份算是很好的工作,虽不说自己如何欢喜,但待遇却是很好的,自己也便安心下来。日日早起,坐早班车穿过大半个城市,看空荡荡的车厢载着寥寥几人穿过寂寥空旷的街道。日复一日,自己也便享受这清寂的安宁。

意识到这车上有与自己一样寂寞的人时,颜安才开始细细审视坐在前面几个座位的女子。平淡的眉眼,淡淡然的神色,散落在腰间随意的长发。她也与自己一样,只看着车窗外寥寥的晨光,偶尔在听到一些歌词时偏头看向屏幕,看似有一丝动容,然后继续将头转向车外。

许是这时段,还有这一陈不变的景致让颜安心有厌倦,抑或只是眼前的女子那抹淡然让景致失去了色彩,颜安开始将目光转向那个女子。在固定的站台上车下车,颜安看着她上车,然后坐在固定的位置,然后看着她下车,瞬间消失在站台广告牌背后。公车启动之后看见她出现在路旁的昏暗里,手放在包里向前走。时日久了,颜安笃定她定不知自己每日看着她,是那般清冷的女子,对外界不闻不问。

如此一段时日,颜安对她的好奇更重,便跟着她下车,静静跟在她身后看着她向前走。穿过空旷的十字路口。走过晨曦微现的街心公园。走过昏黄的路灯下,看影子越拉越长。颜安看着她走过街角,然后右转走进一个有门卫守着的大门。颜安看见门口写着几个字:某某总队。颜安试图看她走去了那里,却发现场院里一片漆黑,没有灯,看不见人影。

颜安公司就在附近,对这个单位也有了解。某个厅级单位下属总队,是那个厅级单位旧址,很多单位已经搬离到城南,这里空闲下来,却也没有拆除,如今只剩这一个总队在这里。颜安不知道她是否在这里上班,只是时间太早,7点,还有一个半小时才到正式上班时间。

如此几日,颜安总是跟在那个女子身后,看她走进场院没入黑暗。颜安站在路灯下抽了一支烟,捻灭灯火之后看了一眼场院里的黑暗,然后转身离开,走过尚空旷的街角去公司。

Chapter3

从一开始,葵恩便知道身后总有一道目光追随,她是敏感的女子,这般赤裸裸探寻的目光,早已察觉,只是看他无恶意,便也随他。她刚从城南租住的房子搬出来,暂时没有找到合适的地方,便搬回城北与父母住在一起。

当初在外租住,一是觉得自己需要更多的空间来读书、写字,另外也是不愿让父母觉得毕业了还要仰仗家里。谁知兜兜转转半年,便匆匆搬了回来。还有被人赶出来的嫌疑。城市建筑正在向着更高的钢筋水泥冰冷盒子发展,那不高不矮不新不旧的建筑也便失去了存在的意义,在城市滚滚的拆迁车轮里化作了尘埃。

葵恩穿过十字路口没入街角,觉察出来那个男子跟随在自己身后。处处灯火通明,路上有车呼啸而过。她走进场院里,向着停在场院深处的那张车走去。感觉到身后跟随的目光停顿下来,她没有回头。站在黑暗里隐了身影默默看着手机里保存的文字,等待司机到来坐上这趟车到位于城南的单位里。

时日越久,葵恩也习惯了身后男子的跟随。她想他终是寂寥寂寞的男子,在路上跟随,也无非是用一段时间来排遣内心的寂寞。自己也是寂寞的女子,用路上漫长的清寂打发这难捱的时光。在黑暗里,将寂寞隐去。

一日葵恩起晚了,没有坐上平日坐的那趟车,看到车厢后排没有那个熟悉的身影,心里隐隐失落。

在平日下车的站台下车时,看见昏暗的灯光下站了一个人,正静静地看着自己。心里惊然一动,看着那个男子没有言语。站了一会儿,葵恩看他也没有说什么,便转身沿着平日所走的路离开。那个男子微微一动,似有话语要说,却终究没有说出来。照旧跟在了她身后。

葵恩走得很慢,似乎在等待。颜安看着前面女子稍显缓慢的步伐,却不知要如何开口。缓慢行走。到场院门口时,颜安还是没有话语,葵恩站在门口,看了一眼时间,转身看着身后的男子。你回去吧,我七点半的车到城南,时间到了。我该离开。

颜安看着女子晨光里静好的神色,知晓女子亦不排斥自己。好,那我走了。颜安看着女子点了下头走进场院,然后转身站在路灯下点燃了一根烟。看烟雾在晨光里缓缓升起,被车奔驰而过的气流吹散开来。七点半,颜安看见场院深处慢慢驶来一辆车,车开过的时候,看见阴翳里葵恩转过来的脸,只一刹那便消失在街角。

看着车消失不见,颜安捻灭了手里尚有一半的烟,走向城市中心地带的办公楼。

Chapter4

他年若离散天涯,定是我不再爱你,不再寻你。你便离去,后会无期。颜安,这是我对这段爱情的界定,我从来都是任性的女子。天蝎座的女子,不爱了便是不爱了。你知,我是决绝的女子。

颜安看着葵恩阳光下温暖的面容,微微点头,既已决定牵手走下去,无论未来怎样艰辛,都不会轻易放手。

颜安,你来听。葵恩将一只耳麦递给颜安。颜安听见里面在唱世界不管怎样荒凉,爱过你就不怕孤单。

颜安,倘若你对我说,亲爱的,别来无恙。我定会回复你那一句。因为爱过你,就不怕孤单,像七堇年说的那样,要从荒凉图景中走出繁华来。

好。颜安伸手握住葵恩阳光下依然微微冰凉的手。你不愿意要的后会无期永远无期,牵了你的手。我们不孤单。

2012年1月24日午后阳光暖煦,记下这个最初设想里该是分离的故事。想来应该有一些细微的温暖。简单的幸福。

文章结尾之后迟迟未发,看到冥王星里进行的 时有爱情 时,忽然想参与。时有爱情,我便只记得匡匡《时有女子》所言:我一生渴望被人收藏好,妥善安放,细心保存。免我惊,免我苦,免我四下流离,免我无枝可依。但那人,我知,我一直知,他永不会来。

我想爱情,不是轰轰烈烈的山盟海誓,不是嘈杂浮华的你是风儿我是沙。只是你知,有那么一个人,愿意陪你走下去,愿意在你寒冷的时候予你一只手的温暖,愿意在你伤悲难过之时予你一个怀抱,抑或,只是简单的在你身边就好。时有爱情,希望爱还在。

壬辰年正月初八,午后续记。


相关内容

  • 只因,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散文欣赏]

    于万千的人群中,于无际涯的时光里,一个人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恰巧奔赴到你的人生中来,有几分命运,也有几分注定-- --引子 又是一年月圆夜,漫步于阑珊,有袅袅的风熏了眉,醉了眼. 与你相识,不知道算不算一场命中注定,穿越沧海桑田,你我 ...


  • 一句话的温暖

    无论什么时候,我们都渴望被温暖.面对学业的压力,面对未知的将来,有时候难免彷徨.无奈.寂寞.伤感--这些时候,他人的关怀尤其显得珍贵.俗话说"良言一句三冬暖,恶语伤人六月寒",一句好话能让人觉得舒心,能给予信心和希望,在 ...


  • 真的很想再看你一眼

    夜很深了,却无一丝的困意.独自一个人呆呆的坐在电脑前,轻触键盘把你思念,万语千言难以诉说对你的无限留恋,真的很想再看你一眼了却我的心愿.但是很害怕再有贪念,再有缠绵的纠结和心软. 摇头叹息已成了习惯,我们最终还是在人群里走散.不管是擦肩而过 ...


  • 火把节之夜(组诗)

    彝族/柏 叶 火把节之夜 透过星光,我看见了无数燃烧的火把 还有无数在火把的光芒之中行走的人群 这时候,我想起了一个多年前在森林里迷途的孩子 记得那是一个漆黑的夜晚,所有的人 所有的道路,所有的歌声,所有的梦想 都被黑夜熔化了,同时被熔化了 ...


  • 有一种爱情,不求朝朝暮暮,只求再看你一眼!

    相爱的两个人恨不得时时刻刻都在一起,相恨的两个人恨不得今生今世都不愿再相遇.前一种是因为爱情,后一种是因为恨意.但是,还有一种爱情是不求朝朝暮暮,只求再看你一眼就好. 因为这种爱情是暗恋,亦是思念,只将这份思念放在灵魂深处隐藏着,能放多久就 ...


  • 红色少年的故事_第十五章 五月七日民国奇耻

    一 1915年5月,长沙的天气渐闷热起来,空中积满厚云,阳光似乎努力想从云层里挣扎出来,渗出淡淡的光,投在洒扫得没有一丝尘土的火车站月台. 月台上每隔不到一米,便肃立着一个荷枪实弹的士兵,沿铁轨迤逦向北一字排开.警戒线外挤满了湖南各界的缙绅 ...


  • 任长霞先进事迹报告会演讲稿

    各位领导、同志们、新闻界的同行们:   我叫牛晓农,是郑州电视台的一名记者。三年来的跟踪采访和频繁的工作交往,我耳闻目睹了任长霞许多感人至深的先进事迹,亲身体验了任局长的工作作风,深切地感受了老百姓对她的真情厚爱。   忘不了20XX年4月 ...


  • 婴幼儿营养与保育名词解释

    二.名词解释 1. 组织:由细胞与细胞间质组成 2. 器官:是人体的由不同的细胞和组织构成的结构(如心.肾.叶.花),用来完成某 些特定功能,并与其他分担共同功能的结构一起组成各个系统. 3. 卤门:又叫"顶门",婴儿头 ...


  • 大人不记小人过

    李局长的儿子李同结婚了,李家 在老家柳林庄摆了五天婚宴,今天是第五天,前来赴宴的是李同的同学和老师们. 十点钟以后,宾客络绎来到,李同的同学也是三六九等.职业各异,交通工具啥样都有:轿车."面的".皮卡.摩托车--李局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