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陶芬庄园里的"火虱子"

  一、临时调换勤务兵   1942年夏天,位于德国南部黑森林边缘的封闭小镇施陶芬迎来一队不同寻常的客人——至少一个连的德军包围了镇子最大的农场,农场主和家人被军车送走了,整个大院子由军人接管。   第二天,一辆蒙着帆布的军车开进院子,副驾驶座上跳下一名德国军官。他叫欧内斯特,是这次行动的小组长。欧内斯特来到车后边,冲车上招招手,说:“小伙子们,可以下车了。”随着应声,十名苏联年轻士兵跳下卡车,并迅速站成一排。欧内斯特点点头,命令道:“布洛辛,你先带他们安排好住处,然后到农场主的会客厅会合。今天,我们什么都不干,好好品尝一下葡萄酒之都的美酒。”   欧内斯特是德国一个特工分部的负责人,这次奉命带着这十名投降的苏联士兵,进行为期半年的集训,目的是让这些曾经的苏联士兵潜回苏联,伺机暗杀苏联军队里的高官,以达到“擒贼先擒王”的目的。因为这些苏联人不会德语,欧内斯特虽然会一点俄语,但也不是太精通,所以,除了欧内斯特和十名苏联士兵外,这个院子里还有三个人,一个是厨师赫尔曼,另一个是会说俄语的勤务兵卡尔,还有一个就是欧内斯特的贴身侍卫马克。赫尔曼和卡尔早到了两个小时,正在厨房里忙着做饭。   一个小时后,所有人都聚集在农场主的待客厅里,座位不够,晚来的就站着。   欧内斯特已经命人打开了一大桶葡萄酒,立时,屋子里酒香宜人。   “伙计们,今天你们可以开怀畅饮,把这半年的酒都喝完,只要喝不死就行。”屋里人都笑了起来。欧内斯特接着说,“不过,从明天起,谁也不许再喝酒,违令者军法处置!好了,小伙子们,开始吧!”说完,欧内斯特接过卡尔递过的一大杯葡萄酒,走到窗前,慢慢品起来。其他人也都抢着拿杯子倒酒,一时间,屋里笑声喧哗,就像一个热闹的年轻人的派对。   第二天早上,欧内斯特刚起床,侍卫马克报告,说卡尔可能昨晚喝酒太多了,现在上吐下泻,昏迷不醒。   欧内斯特赶紧来到卡尔的宿舍,看到卡尔嘴唇发紫,浑身哆嗦,床前地板上满是吐出的秽物。欧内斯特皱着眉头说:“快,先送医院。”马克赶紧找人抬着卡尔,往小镇唯一的医务室跑去。   由于今天就是正常训练,欧内斯特只好打电话给上司,请求再派一名勤务兵过来。四五个小时后,一辆军用汽车开进院子,一名精悍的年轻德国士兵菲利克斯向欧内斯特报到。欧内斯特接过菲利克斯带来的档案,看了一会儿,皱起了眉头,问:“你是犹太人?”菲利克斯立正报告说:“是的长官。我是犹太人。但我会俄语,我想我一定能完成所有交给我的任务。”   当时,希特勒视犹太人为“德意志的敌人”,所以,十几年前,希特勒就颁布命令,禁止犹太人特别是纯粹的犹太人服役于军队。但由于纳粹当局的这项歧视政策,很多高素质的兵源被排除在外,而那些“纯种德国人”,很多并不愿意当兵,这就使得决策者们不得不考虑起用犹太士兵。为此,希特勒专门抽出时间研究这件事,最后决定,把这些犹太人“改造”成雅利安人血统并注册在案。尤其是容貌上与雅利安人没有重大差异者优先考虑。这看上去是希特勒自欺欺人,但也被认为是以毒攻毒的战略。比如米尔奇元帅,就有一半的犹太人血统,可一晋升到高位,就“变成”了纯粹的雅利安人,成为反犹太人的一员。当然,这些犹太人之所以愿意“变种”,一是可以逃脱被杀的厄运,二是还有晋升的可能。   想到这里,欧内斯特将档案袋放到抽屉里,然后让马克带菲利克斯先熟悉一下院里的情况。   二、诡异的死亡   可能是抱有升迁的侥幸心理,所以,菲利克斯报到后,没有休息,就开始工作了。在这里,勤务兵的任务是帮助厨师做饭,打扫院子和训练场,按时晾晒十名苏联士兵的被褥,打扫宿舍卫生。看着忙得满头大汗的菲利克斯,在一边暗暗观察的欧内斯特点了点头。   训练进行得还算顺利。很快,三个月过去了。   这天早上,欧内斯特一身戎装出现在队列前。他先读了上司发来的命令,接着说:“小伙子们,为了使你们无后顾之忧,这几个月,我的战友费尽千辛万苦,已经将你们的家人秘密接到芬兰的集中营。所以,按照计划,再训练一个月,你们就会被秘密派往苏联的各个部队。记住最初的誓言吧!”   队列里开始窃窃私语。很显然,他们没有料到盖世太保会拿他们的家人当人质。虽然德国人说得好听,是为了解除他们的后顾之忧,保护他们的家人,但明眼人一眼就可以看穿,他们的亲人现在成了人质,原有的一点侥幸心理也慢慢消失了。现在,他们只能死心塌地地为德国人做事了。   欧内斯特冷笑了一下,说:“知道这次行动为什么取名‘火虱子’吗?因为虱子被大部分雅利安人视为最可怕的动物。你们就是那些可怕的虱子,带着火一样的激情,去完成伟大的使命。前边三个月,我们已经掌握了基本的野外生存和暗杀技巧,从今天起,就是双人、三人甚至多人格斗训练!好,现在先分组进行双人格斗训练吧!”说完,一挥手,十名苏联年轻人分成五组,开始进行徒手格斗训练。欧内斯特在一边看着,忽然看到一个奇怪的对打组合——身体强壮的谢罗夫和相对瘦弱的布洛辛。不过,奇怪的是,谢罗夫似乎并不是布洛辛的对手,几个回合下来就开始气喘吁吁,额头渗出大滴的冷汗。   “停!”欧内斯特大喝一声,走到谢罗夫和布洛辛跟前,用犀利的目光看着谢罗夫,严厉地呵斥道:“你怎么回事?昨晚没睡觉吗?”谢罗夫赶紧立正答道:“报告长官,睡觉正常。只是……”“只是什么?”欧内斯特追问道。谢罗夫又是一个立正,大声说:“长官,我觉得这几天身体不舒服。”欧内斯特围着谢罗夫转了一圈,大声说:“我才不管你的身体是不是舒服!难道执行任务的时候,因为身体不舒服,就可以放弃吗?”说着,欧内斯特脱掉外衣,阴沉着脸对谢罗夫说:“看到了吧,我就是你要刺杀的目标。来吧,拿出你的真本事来!”谢罗夫本来刚才听到家人被软禁有点情绪,现在看到欧内斯特叫阵了,大喊一声:“服从命令!”话没说完,一个箭步冲上去,照着欧内斯特就是一个直拳。欧内斯特并不慌张,头一歪闪过拳头,抬左手顺势抓住谢罗夫的手腕,左手一个黑虎掏心,正中谢罗夫的胸口。谢罗夫大叫一声,随即软绵绵地倒在地上。   “起来,你这个懦夫!”欧内斯特踢了谢罗夫一脚,但这次谢罗夫并没有服从命令,他大声地呻吟着,浑身缩成一团。   “报告长官,谢罗夫可能受伤了。”布洛辛上前看了看,报告说。   “这么不禁打,怎么去执行任务?”欧内斯特说着,一指其余的九个人,“难道你们都像他一样无能吗?”   “不是的,长官!你打不到我!”说话的是个大高个,满脸络腮胡子。   “好啊。那你上来试试?”欧内斯特不屑地看着他。   络腮胡子往前走了两步,立正道:“服从命令!”说完,冲到欧内斯特跟前,将欧内斯特拦腰抱起,转了一圈,轻轻扔到了地上。   欧内斯特站起来,拍拍被摔疼的屁股,笑着说:“好样的,再来!”但几个回合后,欧内斯特又被络腮胡子一拳打中下巴,一屁股蹲坐下去。   欧内斯特被打,竟然没有生气,高兴地站起来,说:“对,就是这样。你们就是要练就摧毁一切敌人的本事!”   这时,有人喊道:“看,谢罗夫好像不行了!”欧内斯特回身一看,谢罗夫浑身颤抖,嘴唇都咬出血来了。眼看要出事,欧内斯特赶紧命人将谢罗夫送往医务室。   谁知,当天谢罗夫就死在医务室里。   这十个人都是精挑细选的精英,还没训练完就先死了一个,上司兰伯特非常生气,带着几个医生连夜赶了过来,他想查一下死亡原因,他不信一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能被欧内斯特一拳打死。   果然,检查结果让所有人大吃一惊。谢罗夫体重近90公斤,但身上的血液量只有3000毫升,还不到正常人的一半。而且,血液中的红血球很少。   “莫非有人下毒?”欧内斯特皱着眉头问。   兰伯特点燃一支烟,狠吸了几口,低声但很严厉地说:“这事一定要调查清楚,不然,接下来还会有第二个谢罗夫、第三个谢罗夫……”欧内斯特赶紧立正答道:“请长官放心,我一定严查此事!”兰伯特嘱咐道:“此事只有你我两人知道,不要给别人泄露半点,以免打草惊蛇。”   三、伙夫是间谍   送走兰伯特,欧内斯特叫过马克,低声说:“谢罗夫之死非常蹊跷,我猜测可能有人给他下毒。不然,血液量不会这么少。从今天起,你暗暗盯着厨师赫尔曼,我怀疑是他给谢罗夫的食物里下了毒。”   马克说:“如果是赫尔曼下毒,他为什么不一起下毒,让我们都中毒?”欧内斯特说:“我现在也只是怀疑。因为谢罗夫爱吃牛排,有时大家改善伙食,做别的,谢罗夫也会要一份牛排。这就为赫尔曼下毒提供了条件。你想,赫尔曼和我们一起吃饭,如果食物都下毒,他不也一起中毒了?所以我猜想,赫尔曼就是在改善生活时,给谢罗夫的牛排下了毒。”马克听完,点点头,又摇摇头,问道:“可现在谢罗夫死了,没人吃独样了,赫尔曼还怎么下毒?”欧内斯特说:“你怎么这么笨!你就不会在吃饭前点一份特殊的?”马克点点头出去了。   午饭后,马克来到欧内斯特办公室,从兜里掏出油乎乎的羊排,交给欧内斯特,欧内斯特立即派人送到兰伯特那里,但经检查,并没有什么异常。   这天,赫尔曼去镇上买菜,马克化装悄悄跟了出去。赫尔曼走出大院,没有直接去菜市场,而是向小河边走去,走到河边,赫尔曼看看四下无人,坐到一棵树下,然后又站起来,向菜市场方向走去。马克见他走远了,走到那棵大树下,扒开落叶,发现有一个树洞,伸手进去,掏出一个小瓶子,里面有一张纸条。   回到大院子,马克立即把小瓶子交给欧内斯特,欧内斯特一看,气得咬牙切齿:“还真是他干的!来人,把赫尔曼给我带过来!”   不一会儿,赫尔曼买菜回来,刚进门就被马克用枪顶住了脑袋。   “马克,别开玩笑,会走火的。你看,今天我要了上好的羊排,给你的……”   “少废话,跟我来!”说着,马克用枪指着赫尔曼,将他押到欧内斯特的办公室。一进屋,赫尔曼就看到了欧内斯特面前桌子上放的小瓶子,立时什么都明白了。他把菜篮子往地上一扔,昂着头说:“既然你们都知道了,要杀要剐随你们的便!”欧内斯特冷笑一声,问道:“谁让你这么干的?你的上线是谁?当然,你不说我们迟早会明白的,因为你放进树洞的情报,今晚就会有人来取。不过,你如果坦白交代,我可以考虑在上司那里为你说几句好话……”   “呸!鬼才相信你这杀人魔鬼的话!告诉你吧,我这样做不是卖国,我只是想报仇!”   “报仇?”   “是的。”赫尔曼指着欧内斯特说,“就是你这个败类,奸杀了我的女朋友芭芭拉,我要为她报仇!”   “所以你就和苏联特工勾结?”欧内斯特摇摇头,“不对啊,你说要找我报仇,可你为什么害死了谢罗夫?你这前言不搭后语的话,也想糊弄我吗?”   “我原以为慢慢找机会杀了你,现在,没时间了……”说着,赫尔曼突然伸手从腰里拽出一把匕首,冲向欧内斯特。随着一声枪响,赫尔曼扑通一声趴在欧内斯特面前的地板上。   开枪的是马克。   “浑蛋,你为什么打死他!”欧内斯特暴跳如雷。   “报告长官,我看他要刺杀你,来不及多想!”   “滚!”欧内斯特怒吼道。   马克只好收起枪,退了出去。   既然打死了间谍,这件事也就算告一段落。欧内斯特写了一份报告给兰伯特,将这件事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因为暂时没了厨师,现找又怕不保险,欧内斯特就让马克先当厨师。虽然饭菜没以前香了,但毕竟不用担心会有人下毒。   四、一起去见鬼吧   处理完了这件事,欧内斯特立即部署下一步的计划。他要先安排这些苏联人到前线,趁乱混到苏联队伍中去。为了万无一失,兰伯特已派人查清了前线各部队的番号,好让这些人混进去后不至于被发现。   转眼就到了第四个月的中旬,可能因为训练强度太大,或者马克的手艺太差,剩下的九名队员都不同程度地消瘦下去,就连欧内斯特本人,也瘦了不少。欧内斯特想,待这件事结束,好好回去休息一个月。因为兰伯特许诺,训练完成后,可以许给他一个月的假。想到还有半个月就可以拥着美女快活了,欧内斯特不由得笑出了声。   但随即,欧内斯特就笑不出来了。因为九名队员出现了不适症状。开始,欧内斯特以为是伙食不合口,就请示兰伯特又调来一个厨师。但情况并没有改观,布洛辛第一个在训练中倒了下去,症状和谢罗夫当时一样。   “这就怪了?下毒的厨师已经死了,怎么还会出现这样的情况?马克,这事你怎么看?”   马克吞吞吐吐地说:“我也不太清楚。不过……不过……”   “不过什么?快说!”欧内斯特命令道。   马克立即立正说:“报告长官,我出去买菜时,听小镇居民聊天,说这个宅子的主人原来是一个巫师,我们强行占有了他的宅子,他可能会诅咒我们……”   “扯淡!”欧内斯特骂了一句,“既然这样,把主人叫来,我们也要走了,给他点钱吧。”   马克答应一声出去了。   几个小时后,战战兢兢的男主人走进欧内斯特的办公室。欧内斯特皮笑肉不笑地说:“谢谢你为国家做贡献,让我们暂时使用你的房子。不过,我们不是抢夺,只是暂时征用,下个月我们走了,你就可以回来住了。”说着,欧内斯特脸一沉,问道,“听说你以前是个巫师?”男主人赶紧说:“是。不过,那是几十年前的事了,现在我种植葡萄,酿酒,不干那活了。”   “可是,有人说你不满我们住了你的房子,临走时发下了诅咒。可有此事?”   男主人一听,吓得腿一软,坐到地上,语无伦次地说:“谁说的……我……我哪敢啊……可是……”   “行了,我不杀你。”欧内斯特站起来,走到男主人面前,“如果你施了诅咒,就解了吧。”说完,扔下浑身哆嗦的男主人,出去看训练了。   虽然男主人说解了诅咒,但也没能阻止事态的恶化,快到半年的时候,九个苏联人全倒下了,一个个面黄肌瘦,失去了战斗力,根本没法派到前线去。   兰伯特听到报告,命人将九个苏联人带过去,经过检查,和谢罗夫当时的症状一样。但是,他虽然不相信是男主人的咒语造成的结果,但查来查去,也没有结果,只好上报说是因为“咒语”。庄园男主人被抓枪毙,此事也就不了了之。   后 记   转眼到了1987年,早已定居美国的原勤务员菲利克斯病入膏肓。临终之时,菲利克斯拿出一本书稿,说现在可以解开当时的谜团了。   书稿的名字叫《施陶芬庄园里的“火虱子”》,书中说到,虽然厨师赫尔曼是间谍,但没人知道,菲利克斯才是致使“火虱子”小组全军覆没的背后杀手。当时,苏联情报部门了解到,德国正在实施一个“火虱子”计划,就派已加入特务组织的赫尔曼混了进去,但赫尔曼进去的目的是为了报仇,对杀死全体“火虱子”的行动不愿配合。经过研究,苏联情报部门只好退一步,让他帮助菲利克斯以公开身份进入大院。所以,第一天晚上,赫尔曼趁人不注意,在勤务兵卡尔的酒杯里放入了慢性毒药,致使卡尔不得不离开岗位,住进医院。这样,菲利克斯就混了进来。至于“火虱子”全军覆没的原因,并不是饭菜里下毒,而是训练服的纽扣。苏联特工制造了五十个添加了放射性元素碘131的纽扣,让菲利克斯带进大院。因为菲利克斯是勤务兵,又帮着队员洗衣服,所以,没有费多大劲,就把队员训练服上的纽扣全部换了下来,致使“火虱子”行动小组全军覆没。因为这种放射性元素除了可以杀死血液中的红血球,还可以无形中消耗人体的血液,而以当时的科技水平,很多国家都还检测不出来。这些队员整天穿着带有放射性元素纽扣的训练服汗流浃背地训练,没想到已经走到了生命的尽头。   “你要问我这样做的原因,很简单!为什么希特勒要杀我们犹太人?我要为我死去的家人报仇!仅此而已。”   菲利克斯用尽最后的力气,对前来采访的记者说出了最后一句话。


相关内容

  • 武装党卫军部队简介(九)--第九"霍亨斯陶芬"装甲师

    9th SS Panzer Division 'Hohenstaufen--武装党卫军第九"霍亨斯陶芬"装甲师,武装党卫军下辖38个师的第九序列,由于武装党卫军在战争中的优异表现,因此这支几乎是纳粹党党魁的私人武装得到了 ...


  • 三年级下册语文期中试卷及答案2015

    三年级下册语文期中试卷及答案 2015第一部分:积累运用一.看拼音写词语.疲倦 精湛 叮嘱 缠绕 特殊 窟窿 熟悉 羡慕 盘缠 欧洲二.给加点的字选择正确的读音,打"√"琴弦(xián xuán) 教诲(huǐ huì) ...


  • 读南山子[扪虱]有感

    南山子的散文集里有一篇短文<扪虱>.读后感到真是难为他了,能够将扪虱这种俗极了的事情写得那样有趣. 现在城里(包括大多数农村)的孩子们估计不知道什么叫虱子.我小时候,许多城里的孩子也不知道什么是虱子.但我住的是大杂院,院里大约住 ...


  • [疯狂动物城]的观后感范文

    <疯狂动物城>讲述了在一个所有动物和平共处的动物城市,兔子朱迪通过自己努力奋斗完成自己儿时的梦想,成为动物警察的故事. <疯狂动物城>的观后感范文一: 记得小时候上语文课,明里暗里讲阶级斗争的课文并不少.明的有< ...


  • 从[带灯]看贾平凹笔下的象征意象

    摘 要:贾平凹2013年出版的作品<带灯>中有着丰富的象征意象:带灯.萤火虫.虱子.综治办等.这些意象共同构成了作品的核心,表达了作者对当前乡土中国重重危机的担忧与不安. 关键词:<带灯> 贾平凹 象征意象 < ...


  • 萤火虫与虱子_王德威方喻飞

    品 书 录王德威萤火虫与虱子 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就令的农村问题千头万绪,带灯既不萤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愿意伤害农民,又要维持基层社点光,不必等候炬火.-鲁迅会的稳定,久而久之,心力交瘁, 如果你身上还没有虱子,那难以为继.她将何去何 ...


  • 蚊子.臭虫.跳蚤.虱子和老鼠(一)

    圣经说人是上帝造的,先造一个亚当,再用亚当的一根肋骨造了夏娃,那为什么上帝又造出那么多不利人类生存的万物呢?比如说蚊子.臭虫.跳蚤和老鼠,这些小东东体积小小,灵活异常,传播疾病,捉又捉不到.俺这半辈子里就有过和这些小东东的亲密接触,而且是非 ...


  • 红枣树的主要病害及防治方法

    红枣知识 红枣以其独特的价值和口感为广大群众喜爱,不管是老人还是年轻人都对红枣有一种特殊情感,这并不仅仅体现在它的营养价值层面还在于其吉祥的寓意.但是红枣的种植并不简单,也面临许多的病虫害,下面我们为大家介绍一下枣树面临的主要病害及防治方法 ...


  • 纪昌学射箭

    甘蝇是古时候的一位射箭能手.他只要一拉弓射箭,将箭射向野兽,野兽就应声而倒:将箭射向天空飞翔着的飞鸟,飞鸟就会顷刻间从空中坠落下来.只要看到过甘蝇射箭的人,没有哪一个不称赞他是射箭能手,真是箭无虚发,百发百中.甘蝇的学生叫飞卫,他跟着甘蝇学 ...